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背叛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右侧的门通向因格利斯无所不收的图书室——这座山谷里真正的宝藏。朴素的木门毫无装饰,甚至有点歪歪扭扭。而门上……多了一个符号。

    就连伊斯也花了一点时间才分辨出来。那符号极浅,藏在木纹之间,不像是刻上去的,倒像是自己长出来的。

    可它原本并不存在。

    伊斯走过去,沉默地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他不认识这个符号,但至少看得出它像什么——它像那几块石板上的符号。

    安克兰留下的石板。埃德说其中每一个符号都是一个名字……那是神之语,一个名字已几乎能包含所有。

    他带着某种微妙的神情伸手触摸时白鸦笑了起来。

    “这可不是我画上去的。”她说,“你的木头人可以作证。”

    伊斯沉着脸收回手,看向穆德,他的木头人便开始慢吞吞地挥舞自己的手臂。

    这符号的确是自己长出来的……就在伊莱的攻击之后。所以,这是是魔法留下的痕迹——而白鸦的魔法在这里受到极强的限制,她不能离开这栋木屋,也不能改变屋子里的任何东西。

    “不过,也许。”白鸦白皙细长的手指晃到他眼前,刻意像施法般扭来扭去扭成朵花:“也许我把它画在了你的脑子里?”

    伊斯还是不理她——他的任何反应都会让她更加兴奋。

    如果这是因格利斯留下的……他的确拥有一块石板,但他很清楚地告诉过伊斯,他并不了解那些符号的含义。

    既然不了解,又如何能使用?

    ……他骗了他吗?

    伊斯不想接受这种事实。尽管他对那个老法师其实并没有多少了解……可他大概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只把他当成一条龙,却还能那样平常地对待他的人。

    木门依然轻轻一推就开,门内排列整齐的书架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一直延伸到他看不见的地方。这个独立的空间被魔法所控制,一旦遭到入侵便会自行封闭……但伊斯并不觉得是伊莱?克罗夫勒的攻击触发了什么。

    他根本连远志谷都没能进来。

    这其中有什么不对。伊莱的攻击,白鸦的“求助”,这个符号的出现……

    在这种时候。

    他迟疑片刻,准备把门关上。换做从前他更有可能进去一探究竟,但现在……

    穆德的手触及他的后背——那硬邦邦的感觉不容错认。他以为它想对他“说”什么,但在他回头之前,那力量突然变大,猛地一推。

    伊斯身不由己地向前迈出一步,踏进了门内。

    他心中一空,一时竟有些茫然。

    回头时他看见门边的白鸦……和穆德。木魔像依然那么忧郁地看着他,似乎那一推不过是无心之举。可图书室的入口分明已开始扭曲——隔着向内收缩的空间,白鸦美丽的面孔可笑地变了形,眼中那一丝嘲弄和同情却异常清晰。

    “别生气……”

    她的声音还能断断续续地传到他耳边:“我们……这是为了你好呢。”

    他没有试图冲出去——已经来不及了。他只是定定地看着穆德……虽然什么也看不出来,

    他其实一直保持着警惕,但那警惕是对白鸦的,因为穆德不会背叛他……它怎么可能背叛他?

    “门”在他眼前关上。那看上去依旧是一扇可以随时打开的木门,但伊斯知道,即使真能打开,也很难说到底是通往何处。

    他木然地站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还呆呆地握着那杯花草茶。

    手指微微用力,脆弱的玻璃杯便碎裂开来,依然滚烫的水落在他手上,印出一片绯红。

    他花了一点时间才能正常思考。他早已不是那么易怒,甚至能理智地告诉自己穆德或许并没有背叛……它不过是个魔像,它的灵魂像一点轻雾,一旦找到它的弱点,就能轻易改变。即使有错,那也是他的错——他不该把一个毫无心机的魔像和一个狡猾又强大的女法师放在一起……

    心上那一点刺痛却始终分明得难以无视。

    最后他索性沿着书架一路走下去,右手轻挥。与创造空间的魔法相关的书籍各自从书架上飞出,半悬在他身边。

    至少在这里,魔法依旧能运行。

    而这地方不过是因格利斯创造出来的……萨克西斯的父亲甚至在万年前就能施展更为精妙的法术——在一根手杖里创造出一个小小的世界,容得下万物生长。

    他就不信……他连离开这里都做不到。

    .

    “很难确定它到底通往何处。”

    伊卡伯德说。

    然后他停下来,停了好一会儿。

    埃德猛地回过神,讪讪地坐直——牧师显然是发现他走了神。

    “你应该知道,我们的世界并不是唯一的。”伊卡伯德淡然继续下去,似乎刚才的停顿根本没有发生,“近千年前……魔法更为昌盛之时,人们曾经一度热衷于‘旅行’至另一个世界。各种各样的空间入口数不胜数,对各个世界的记录也多半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直到人们发现,这样的旅行,带来了一个可怕的后果——就是这种通往异空间的裂缝。”

    那是再强大的施法者也难以控制的东西。它很难被关闭,亦不知通向何处。与其说它连接的是另一个世界,不如说的连接的是一无所有的虚空。它会导致魔法的混乱,甚至让一整个区域“消失”于这个世界,仿佛被彻底吞噬。

    于是穿行于各个世界的魔法渐渐被禁止——当所有的记载都被刻意销毁,亦无人传授,一种法术的消失其实也花不了多少时间。直到现在,大多数施法者甚至觉得那种法术根本不曾存在。

    “只有极少相关魔法物品被谨慎地保留下来……”

    “异界之环?”埃德脱口道。他对那玩意儿实在印象深刻。

    伊卡伯德扫他一眼,淡漠的眼神对埃德来说是明晃晃的两个字——“废话”。

    他红着脸闭上嘴,恭恭敬敬地听着。

    “有一种说法,来自罗穆安?韦斯特。”伊卡伯德说,“所有的世界都漂浮在虚无之海中……就像漂在水里的垃圾。”

    埃德的嘴角抽了抽。但他意识到伊卡伯德并没有用人们更常用的“疯法师”来称呼那个独立特行的家伙……他的语气里甚至带着一丝隐约的敬意。

    “那么,这些裂缝可能的确直接通往虚无之海——正如你所怀疑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