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基石(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伊卡伯德捧出了一个小小的世界。

    那更像是个小岛……小到可以托在双手之中。它悬在浑圆的光罩里,方寸之间有起伏的山石与树木,甚至似乎能看到细小的花朵随风摇曳。潺潺的流水从唯一的湖泊中流出,绕过整座小岛,在这个世界的边缘如蛛丝般垂下,渐渐消失在虚空之中,化为一层轻雾。雾气翻腾向上,又重新凝结成水流。微光照耀之下,一片生机勃勃,简直让人怀疑会有一个小小的人儿钻出森林,抬头仰望天空……就像人类最初诞生之时一样,满怀敬畏与好奇。

    而此刻俯视着这个世界的他们,是否恍若神明?

    娜里亚瞪大了眼睛,满脸惊讶与赞叹。就算是对伊卡伯德全无好感,她也不得不承认,这牧师口中平平无奇的“实验”的造物,实在精巧绝伦。

    “……是假的。”埃德小声告诉她,“里面大概除了石头和水之外都是假的。”

    创造另一个空间是相当困难的法术,创造一个能有生命循环不息的空间……更近乎传说。

    “这是维厄斯的魔法造景?”拉瓦尔凑近了细看,也颇有些好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伊卡伯德点了点头:“正好能用。”

    埃德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艾克?维厄斯是数百年前一个“不务正业”的法师,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用魔法创造各种各样的微缩景观上。据说他的确是试图创造一个拥有生命的世界……但事实上他最终能做到的,不过是用魔法让他创造出来的东西“看起来”栩栩如生。

    即便如此,他所留下魔法造景也是相当珍贵的,尤其受到贵族们的喜爱——虽然没什么用处,但好看呀!

    辛格尔家就收藏了一个,所以埃德才能一眼认出……那可花了里弗不少钱。

    而在伊卡伯德口中,这价值连城的珍宝,得到的评价不过是“能用”……看起来,即使是在遭到一系列沉重的打击之后,低调无比的水神神殿依旧财大气粗。

    “重要的是这个。”伊卡伯德轻触光罩,在他指尖,微光如涟漪般一层层散开,隐藏其中的纹路与光点若隐若现。

    埃德心中一动。

    “这个……好像星图。”娜里亚说。

    埃德曾经在他房间的地板上摊满各种星图。看得多了,她自然也印象深刻。

    “这是魔法防御的一种。”拉瓦尔耐心地向她解释,“牧师们召唤恶魔时会事先在召唤区域之内设下这种防御,以免召唤而来的怪物逃脱。”

    “……为什么你们要召唤恶魔?”娜里亚忍不住问道。

    她知道莉迪亚做过同样的事,那惨烈无比的结果让她对此充满厌恶。

    “如果不了解我们的敌人,又如何能击败它们呢?”拉瓦尔回答。

    娜里亚觉得这个理由相当……扯淡,但她没办法对一直这么温和的老祭司说出什么不敬的话来,只好紧紧地闭上了嘴。

    “我们可以继续了吗?”伊卡伯德面无表情地问。

    “当然。”拉瓦尔微笑,“这法术似乎有所改变?”

    “是的。”伊卡伯德回答,“我叠加了这个法术——一层防御……一层是反转的防御。”

    “……出不去也进不来?”埃德明白过来,“就像……”

    “就像我们所身处的这个世界。”伊卡伯德说,“就像我们所受到的……保护。”

    这一声“保护”语气微妙,让拉瓦尔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他不止一次地听说过伊卡伯德?贝利亚的大名,但显然,在强大的力量之外,这位声名赫赫的牧师……似乎更像一位法师,骨子里便少了几分虔诚与谦恭,多了几分冷漠与桀骜。

    他不信肖恩感觉不到……但圣骑士团长对此视而不见,而埃德似乎也习以为常。

    “我们固然可以开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牧师的声音恢复了淡漠,“但并非毫无限制。自身的力量愈强,所受到的阻碍也愈强。我们可以将之视为……为了保持某种平衡。如果某种存在强大到足于毁灭这个世界,它反而根本无法进入。然而维持这种防御的力量,却并不是永恒不变的。”

    拉瓦尔点头赞同:“一位谨慎的牧师知道该何时将他所召唤的恶魔送回地狱……或适时加强防御。”

    “这防御就像一张网……或像这片大地上交织的水流。”伊卡伯德的双手笼在光罩上,微光黯淡下去,让他们能够更清楚地看到那张“网”,一些明亮的光点将其连接起来,像缀在发网间的宝石。

    “流水循环不息,”他说,“但也有其源头。北方高耸的雪山,环绕这个世界的大海,明霓沙漠中永不枯竭的墨洛湖——然而一旦水源不复存在……”

    他手指微动,几处光点在一瞬间的闪耀之后消失不见,连接其间的网亦随之消失。

    “你是说这个……”

    埃德看了看那个蛋——老实说他并没有觉得其中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是‘水源’之一?”

    “水源,或基石。”伊卡伯德垂下了双手,看着那渐渐恢复,却忽明忽暗闪烁不定的光罩,“或‘神之骨’……不过是种称呼。”

    埃德沉默了一小会儿。他觉得这种说法与那位伯兰蒂的战斗法师的猜测听起来十分相似,却又有种他此刻还难以陈述的不同。

    “所以说……”拉瓦尔沉吟着开口,“斯科特所做的……”

    娜里亚悄悄地戳了戳埃德的腰,戳得他浑身一抖。

    “肖恩……”她用极低的声音问他,“是不是睡着了?”

    埃德转头看向肖恩。始终坐在那里的老人垂着头一动不动,双眼似乎真的已经合上。

    ——他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睡着?

    心脏猛地提了起来。埃德已经听不清拉瓦尔到底在说什么,也顾不得失礼地探身去碰肖恩放在桌面上的手。

    但伊卡伯德比他更快。

    “肖恩?弗雷切!”他叫道,声音尖锐到刺耳。

    他抓住了肖恩的肩头……那个曾经似乎永远坚如磐石,能够让所有人依靠的圣骑士团长,在他们惊骇的视线中毫无生气地倒向一边。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