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七章 时光的尘埃(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的嘴唇蠕动着,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不是脱口而出的那一句,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内心深处,他其实更希望伊斯是个普通人……那样的话,他们的人生是不是会变得不同?他们是不是也可以拥有更平静和简单的生活?不需要面对更多的困难,不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埃德忍不住苦笑。他知道自己缺乏一往无前的勇气,如果有路可退,他总是想要退缩,缩回更安全和温暖的地方……但无法改变的“如果”,是最没有意义的假设。

    “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人,就不会再为了斯科特而竭尽全力了吗?”他问。

    伊斯怔怔地看着他,没有回答——也不需要回答。

    “这样的话,”埃德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也许你是条龙更好一些。”

    伊斯勉强扯了扯嘴角。

    “瓦拉曾经告诉我,”埃德想了想,轻声说道,“如果你记得自己每一个选择的目的,就不会忘了自己到底是谁……”

    他不知道这是否能对伊斯有所安慰。然而拐过一个街角,旅馆的大门已经近在眼前,而艾伦·卡沃就站在门外。

    圆石祭刚刚结束,一场狂欢后的人们还没有回到巴拉赫,空旷无人的街道上,满头白发的老人的身影,看起来突兀又孤单。

    埃德心中一紧,加快了脚步。

    “抱歉,我们回来晚了。”他说,刻意让语气更轻快一些,“您这是要去那儿?”

    “我以为你们天黑才会回来。”艾伦神情平静,“我正准备去拜访一位老朋友。”

    “需要我陪您一起去吗?”埃德殷勤地问,“反正我们今晚才回斯顿布奇……不过,我看城里的人好像都还没有回来呢。”

    “圆石离这里有大半天的路程。”艾伦沉吟着,很自然地转回了旅馆,“我还是晚点再去吧。”

    埃德低头忍住笑,伊斯沉默地跟在他们身后。

    艾伦回头看了他一眼,仿佛漫不经心般问道:“希德尼神殿那边情况如何?”

    “……人太多。”伊斯说。

    “非常多。”埃德补充,“信徒们塞满了广场和神殿,我们根本无法靠近。”

    他其实无意隐瞒,却不由自主地轻描淡写:“不过,我们看到了那条……龙,他们把它藏在米亚兹-维斯……它的确有心跳。”

    “……然后呢?”艾伦问,“你们就这样什么也没做?”

    他可不会相信。

    “那东西……有些古怪。”埃德避重就轻,“我们觉得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尴尬——他们莽莽撞撞四处闯祸,现在倒突然知道“不要轻举妄动”了。

    艾伦的眼睛里泛出点笑意,却没有戳穿他。

    金雀花旅馆不像城里其他地方那样空荡荡的。博雷纳派来的守卫和侍者安静而谦恭,服务周到,却又不会打扰仅有的三位客人。

    埃德轻声提起莉迪亚,提起白鸦的推测。艾伦沉默了很久,蘸着茶水在桌面上画出一个简单的符号,像两个同心的圆,各有一个小小的开口,朝着相反的方向。

    “它刻在安克兰地底的祭坛上。”艾伦说,“莉迪亚声称那是某种属于死灵法师的印记,虽然有些不同……后来凯勒布瑞恩告诉我,对于一个使用于法术的符号而言,些许的不同,代表的或许便是截然不同的东西。而这个符号——连他也辨认不出。”

    他停了下来,有一小会儿,他的眼神茫然地飘远,像是沉入久远的记忆之中。

    “……他来找我。”他喃喃低语,“凯勒布瑞恩……他来告诉我,莉迪亚会在安克兰的地底唤醒她无法控制的力量,那力量将毁灭一切……我们试图阻止她……那时我以为我们成功了,尽管付出了难以承受的代价——不,有时我甚至会想,如果不去阻止她,是不是反而不会失去那么多?……我知道同样的痛苦也折磨着凯勒布瑞恩,而他的自责或许比我更深……”

    半精灵曾经问过他:“你是否相信预言。”

    那时伊斯还不到一岁。他们像平常那样聚集在克利瑟斯堡,依然爱哭却更爱笑的伊斯带给他们从前没有过的欢乐,几乎足以让他们忘掉,那并不是一个稚嫩可爱的小男孩儿,而是一条不知何时会醒来的,危险的冰龙。

    凯勒布瑞恩把自己排除在这样的欢乐之外。他总是远远地看着,眼神冰冷又复杂。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艾伦这样告诉他,某种意义上,那也是在说服他自己,“但你瞧,事情或许并不会变得那么糟……”

    “有一天他会杀了斯科特。”凯勒布瑞恩打断了他,“这不是‘担心’,而是……预言。艾伦·卡沃,你是否相信预言。”

    他并不相信预言……但他相信凯勒布瑞恩。即使那份信任让他们失去了劳根和尼亚,也让他失去了一条腿。

    他接受了这样的代价,也只能接受——他还有一个女儿要照顾。而且说到底,那毕竟是他自己的选择。

    他以为凯勒布瑞恩能比他更容易接受。那个半精灵犹如冰雪铸就,几乎没有人类的情感……可当他躺在克利瑟斯堡,因为刚刚失去的右腿而辗转难眠,守护在他床边的半精灵在某一晚骤然间浑身颤抖,近乎崩溃。

    “这是我的错。”他说,“这是我的错。我已经分不清过去与未来,分不清现实与噩梦。我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时,身在何处……我不知道哪些已被改变,哪些永无可能。握在我手中的只是无尽的时光里一点微不足道的尘埃,我却以为我能拼凑出我想要的未来……艾伦,为什么死的不是我?”

    艾伦茫然失措。

    但半精灵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似乎那短暂的脆弱与绝望根本不曾发生过。

    那之后他们极少见面。然而在埃德和娜里亚打算远赴冰原寻找伊斯的时候,凯勒布瑞恩却给犹豫不决的艾伦带来了这样的消息:

    “让他们去吧,艾伦。我曾以为我能改变未来……但他们就是未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