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八章 时光的尘埃(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我明白他的意思。”艾伦低下头,“我应该给你们更多的信任和自由,但我没能做到。我责备过斯科特,但我并没有比他好多少。我试图控制一切,甚至不惜欺骗你们……我告诉自己说你们还太年轻,你们需要指引……”

    他突然停了下来,意识到自己已离题太远,脸上却不自觉地带了几分黯然。

    “……抱歉。”埃德有些不安,“是我们不该这样让您担心……”

    艾伦摇摇头,自嘲般笑了笑:“不,我总是会担心的。如果有一天,你们也成为父亲,有了自己的儿女,或许能明白这样的患得患失——你会担心来不及把自己所知的一切都教给他们,因此而让他们遭受了你曾受过的磨难与痛苦……又唯恐你自以为是的经验,不过是束缚了他们的双翼,让他们不能飞得更远,甚至从天空跌落……我衷心希望我能永远强大到让你们无论在任何情况之下都可以依靠,可以永远为你们遮蔽风雨,但如今你们所面对的,已经超出我的经验……和能力之外。我还能为你们做的,实在微乎其微。”

    这或许是艾伦·卡沃一生之中第一次承认他的无能为力。

    “可是……”埃德急切地开口。

    “可我依然会在这里。”艾伦向他微笑,眼神里带着疲惫和怅然,却也有着如海般的宽广与深沉,“一直在这里。在你们身后……在你们伸手可及之处,即使老而无用,也会竭尽全力。”

    埃德张了张嘴,又用力闭紧。如果不这么做,他怀疑他发热的眼眶会无法阻止快要溃堤的泪水。

    “……发生了什么事?”伊斯却突兀地问道,“你不会突然说起这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声音因为太过冷静而缺乏温度,绷紧的双肩却暴露了他的慌乱与关切。

    艾伦沉默了好一会儿。

    “古德伊尔死了。”他说,“我刚刚收到消息。”

    他语气平静,搁在腿上的手却不由自主地微微发抖,像寒风里干枯的树枝,“除了他之外,最近我有好几个老朋友也都失去了音讯……是我拜托他们为我打探消息……”

    埃德愕然失色。

    他知道艾伦的朋友大多都是经验丰富的冒险者,如果只是打探消息,怎么也该有自保的能力,在短时间内接连失踪,就更有问题。

    “……他怎么死的?”伊斯问,声音放得很低。

    “应该是某种魔法。”艾伦轻声回答,“他的身上没有伤痕,也没有中毒,就像盖奇一样……”

    他有些茫然地停了下来。盖奇在一年多之前的五月节死于莉迪亚之手,那个骄傲而冷血的女法师甚至不屑于掩饰……古德伊尔呢?他曾发誓为盖奇复仇,他沉默寡言却异常固执……他是找到了莉迪亚吗?

    “……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现在尼奥城的大街上,或许甚至都不会有人知道他死在何处。”他喃喃低语,悲伤让他苍老的面孔更显憔悴,“加文猜测他在濒死的那一刻使用了传送术,他腰带上的宝石里藏着一个……可那并没能救他的命……”

    “……他的身上有什么线索吗?”埃德问,“那之前……他在查探什么?”

    他知道艾伦悲伤和愧疚都无法轻易抚平。如果能为逝者做点什么,在这种时候,反而是最好的安慰。

    “埃克托·卡罗。”艾伦说,“我向你们提起过他……关于尼奥和大法师塔的消息,多半都是古德伊尔给我的……他毕竟是个法师。”

    即便不属于大法师塔,所有的法师在尼奥城都会得到格外的尊敬,行事又不会被太过关注,而不像在大多数城市里那样,被人敬而远之。

    “他看起来不太好相处,但心细如发,也足够警惕……他不是什么无人可敌的大法师,却也不是那么轻易会被击败的人。杀害他的人,要么在他的意料之外,要么力量远胜于他。”艾伦的眼皮一跳,“如果是后者……连他能传送到尼奥城的大街上,死在众目睽睽之下,或许也是一种警告。”

    埃德沉默地站着,想着那座千里之外的法师之城。他从未去过尼奥——真奇怪,他为什么会没有去过尼奥呢?它离斯顿布奇只有几天的路程,更是克利瑟斯家的海船出航之地……即使是里弗带着他四处跑,试图教他学做生意的那几年,也从未让他去过尼奥……

    埃德把那突然冒出的疑惑塞回角落,更专注于眼前的问题。

    “古德伊尔……”他问,“他还在尼奥吗?”

    “是的。”艾伦看他一眼就明白了他的打算,却摇了摇头,“这件事你不用再管。他因我而死,找到凶手是我的责任。你有你们自己的事……尤其是在现在的情况之下——你们应该知道,会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们。”

    “就因为被人盯着,我们就不能去做该做的事了吗?”伊斯冷哼。

    艾伦居然忍不住有点想笑——这句话听起来实在很像娜里亚。

    “当然不是。”他说,“但‘该做的事’也有轻重缓急。我并不觉得你们比加文,比我的朋友们更加细心,能够从古德伊尔身上发现什么连他们也无法发现的东西……不是吗?”

    伊斯眨了眨眼,无法反驳。

    “而有些事,却是只有你们才能做到的。”艾伦轻声说,“我无法代你们做出选择,也不需要你们什么都告诉我……但我希望你们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又是为了什么而这么做。”

    埃德用力点头,伊斯却若有所思。

    离开艾伦的房间时候埃德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下一个瞬间就被伊斯突如其来的问题吓白了脸。

    “凯勒布瑞恩在哪里?”他问。

    埃德瞪着他,期期艾艾,心跳如鼓:“我……我……”

    他想说他不知道……但他发过誓不会欺骗他的朋友。

    “……我不能告诉你。”最后他只能沮丧地说,“何况……他现在多半已经不在那里了。”

    就像漫长时光里的一点尘埃……不知偏向了何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