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时间的灰烬(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也没有……多久……”

    短短一句话,开口时不假思索,结束时迟疑不定。

    埃德眼神闪烁,自己也察觉不对。片刻的慌乱之后,他试图为自己找到解释:“其实应该没多久……可就是感觉很久了……”

    伊斯没吭声。他知道那种感觉——这个世界就像因格利斯的图书馆一样分不出黑夜与白昼,无法明确地感知时间的流逝会导致某种错乱……可埃德现在的情况,似乎比他要严重得多。

    他不觉得那只是因为他是条龙。

    他看着埃德。不久之前年轻人眉宇间因为他刻意的刺激而显出的坚定,已经迅速地消退为颓丧和茫然。

    他太过轻易地失去了勇气和信心,轻易得连他藏在灵魂深处,偶尔让伊斯都会为之惊讶的韧性,都似乎已完全消失。不只是因为那头愈发黯淡的灰发……当他怔怔地发着呆的时候,他深蓝色的眼睛沉沉无光,仿佛是个在漫长时光和无尽痛苦的折磨下心如死灰,已不知“希望”为何物的老人。

    那让伊斯想起一双他其实从未真正看到过的眼睛——他父亲的眼睛。那条名为晶冠的冰龙,在看不到前路的绝望里,自己选择了死亡。

    即使是在与安克拉玛拉斯相处时……在履行“繁衍后代”的义务时,它的眼睛就已经是空的——没有爱,没有期待……什么都没有。

    “……伊斯?”埃德在他长久的沉默里不安地开口,让他从那冰冷而空洞的金黄色幻影中挣脱。

    他一直抓着他的手臂,仿佛担心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不见。伊斯不禁怀疑,他眼底那一丝生气全是因为他在这里……如果他出现得再晚一些,也许这里就只剩下了一个连他也无法辨认的,灰白色的影子。

    这样的可能让他脊背发寒,开口时不自觉地分外温柔。

    “没什么。”他说,环顾四周以掩饰他的不安,“我只是……”

    除了一切都褪成灰白,这里看起来跟他记忆中没有多少区别。他踢了踢堆在地上的书,毫不意外地发现,纸页上一片空白——简而言之,没用。

    他真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开始怀念那个他毫不容易才逃出来的图书室。

    “塔底……”他心中一动,脱口问道:“塔底还能进去吗?”

    埃德抓着他的手分明一紧,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松开。

    他低着头一声不吭,微微缩起的双肩像是某种无声的抗拒。

    “……你想说‘不能’。”伊斯无奈地开口,“可你知道能——你也知道自己骗不过我。埃德……我连自己的‘尸体’都看过了,还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吗?”

    “那不是!……”埃德下意识地反驳。

    “嗯,那不是。”伊斯从善如流,用前所未有的耐心,努力做一条讲道理的龙:“所以这一切很可能都是假的……如果是这样,就更没有什么我不能看的了。”

    .

    事实上……也的确没有什么他不能看的。

    或许因为塔底其实也算是另一个空间,这里居然还保留着一丝色彩——那颗嵌在地面中心的宝石,还保持着海一般的深蓝。

    伊斯蹲下,仔细观察着那点珍贵的蓝,仿佛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里看见一泓碧水,压抑的心情都不由自主地轻快了几分……然后又重重地沉下去。

    他不想承认这是深海之心,那等于承认这个世界的真实。可他仍能感觉到它的力量,它撑起了这座残塔……或许也撑起了这个世界。

    这样的宝石绝无仅有。

    然而宝石的边缘已经泛出惨淡的灰白,无数裂纹在其中纵横交错,将原本的澄澈深邃,变成濒临崩溃的浑浊。

    像快要干涸的大海,或即将坠落的星空。

    “你能……”

    他抬头,却看见埃德呆呆地站在那里,若有所思地垂着双眼,脸上的神情有些奇怪——像是疑惑,又像是庆幸。

    “……在找什么?”他问。

    埃德猛地抬头,差点脱口而出的回答被迅速紧闭的双唇锁在舌尖。

    “你在找什么本该在这里……现在却消失不见的东西。”伊斯索性挑明,“那就是你不想让我看到的吗?”

    他不想这样步步紧逼。他眼前的人类脆弱得像个一触即溃的影子……可他怀疑这个世界对埃德的影响远比对他的要强烈——他们必须尽快离开。

    为此,即使无法让埃德振作起来,他也至少得弄清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深深地看进那双试图躲避的眼睛里,看着那其中的不安在他的逼迫之下爆发出隐隐透着愤怒的火焰……又在燃起的瞬间熄灭成灰。

    ——他倒宁可他真的爆发出来。

    但无论如何,他给了他回答。

    “那是……原本就该消失的东西。”

    埃德低低的声音像他们周围的一切一样没有颜色,平静却空茫:“那是我。”

    伊斯的手指握紧又松开。

    “……就像外面那个‘我’一样吗?”他故作轻松地开口,又恨不能给自己一下——这实在是个拙劣的玩笑。

    “不一样。”埃德回答,“你已经死了,可我还活着。”

    伊斯头皮发麻。

    他很少有这样的感觉。这样……发自灵魂深处的战栗。即使是面对自己的尸体时他也没有过这样的恐惧……

    “我被留下来面对这一切。”埃德的声音毫无起伏地继续下去,“面对我的不自量力所导致的结果。我看着……”

    “埃德!”

    伊斯厉声打断他。

    “我看着一切成灰,”埃德恍若不闻,“每一天都是永恒的地狱——可连这地狱都是恩赐。”

    仿佛有灰烬从他眼底泛出,掩盖残存的一点微光。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睛此刻终于能迎向伊斯的视线,而不由自主地想要躲避的变成了后者。

    “……闭嘴!”

    伊斯怒吼着抓住了他的衣襟,几乎把他整个提起来:“从他的身体里滚出来!”

    这绝对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埃德?辛格尔!

    仰视着他眼睛带着俯视般的怜悯……和一丝让他毛骨悚然的恶意——带着悲哀,绝望,愤怒与憎恨的恶意,仿佛无尽岁月里积累的所有痛苦终于决堤而出。

    “可我就是他……你知道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