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警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主塔塔底空旷的大厅里,娜里亚仰着头站了很久,怀着希望与不安侧耳倾听。意料之中地,她并没有得到回应。

    如果没有埃德在身边,她或许根本也听不到那种……像是直接在她灵魂之中响起的声音。

    她黯然低头,怔怔地发着呆。她该努力想想她还能做什么——艾伦的朋友里有很厉害的法师,银叶王或许也愿意帮忙……还有伊斯……如果伊斯也出了意外该怎么办?

    她靠着墙壁坐下去,茫然地盯着自己的脚尖。是的,还远没有到绝望的时候……她只是需要一点时间重新振作起来。

    她把额头抵在膝盖上,狠狠驱散心底所有不祥的预感,咬着牙忍住在忧虑、恐惧与委屈之中涌到眼眶边的泪水。艾伦警告过她,他说过她未来的生命里会有太多无法确定的东西……他说过她或许会失去很多。

    她不是没有准备的,她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细细的抽泣声被压在胸腔的最深处。她没有感觉到地面微微的震动,也没有看见微弱的光芒在地板上划出难解的符文。

    当有人小心翼翼地呼唤她的名字,她以为那只是幻觉。

    “……娜里亚!”

    那声音大了一点,惊得她猛然抬头。

    埃德就站在几步之外,喜出望外的傻笑在看见她通红的眼圈时僵在脸上。

    娜里亚瞪了他好一会儿,跳起来就冲过来,想要拥抱般张开的双臂,在落到埃德身上时变成了后脑勺上结结实实的一掌。

    “混蛋!”她骂道。

    埃德被骂得有点懵,但还是下意识地点头附和:“是的,是的,就是混蛋!”

    娜里亚的嘴角不自觉地就翘了起来,没好气地又补上一掌……然后用力在他头上揉了揉。

    她其实并不喜欢埃德这头灰发,但现在连那些灰扑扑的毛看起来都分外可爱。

    埃德身后,刚刚从塔底爬上来的伊斯向她微微一笑。

    娜里亚立刻把埃德拨到一边,扑过去给了伊斯一个热情又长久的拥抱,惊喜得只会一遍又一遍地问:“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说来话长。”伊斯回答,压下心底那点异样。他倒情愿娜里亚也给他一掌……但她对他永远都更温柔一点,即使是在她还不知道他并不是人类的时候也是如此。

    也许有些东西,从一开始就不一样。

    “这里……怎么变成了这样?”他环顾四周,用另一个问题掩饰他的失落。

    “这个,也说来话长呢。”娜里亚不无骄傲地回答,“埃德没有告诉你吗?”

    “还没来得及。”埃德接口,“说起来可长可长啦,我们能不能待会儿再说……我好饿!”

    在另一个世界里几乎没有感觉到的饥饿,这会儿铺天盖地地袭来,难受得简直无法形容。

    “肉肠……还有吗?”他忐忑地问,并不敢直接问她,他到底“离开”了多久。

    “吃光啦!”娜里亚无情地回答,“谁让你昨晚不回来!”

    “昨晚……吗?”埃德摸着肚子,又难受又开心,“还好还好。”

    他的记忆还很清楚……就像真的是在昨晚才听见娜里亚轻声嘱咐:“别太晚回家。”

    还好……他并没有太晚。

    “先回去吧。”娜里亚给他一个白眼,“可以顺路去买点吃的。”

    还得派人通知水神神殿和巴尔克……虽然他们一踏出三重塔,消息大概就会立刻传出去。

    “下次再也不许这么干!”她不由自主地伸手理了理埃德乱糟糟的灰发,“不管什么‘魔法异常’……你就不能先跟大家商量一下再往前冲吗?!”

    埃德怔了怔。

    “魔法异常?”他反问。

    “不是你留下的警告吗?”娜里亚有些疑惑,却也立刻警惕起来,“‘魔法异常,危险’……就画在下水道的墙壁上。”

    埃德眼中满溢的喜悦淡了下去。

    “……谁告诉你的?”他问。

    “约克?特瑞西。”娜里亚回答,“他是最先去找你的人。还有一位大地女神的牧师跟你一块儿消失了,但拉瓦尔大人说他应该没有问题……所以,那不是你留下的吗?”

    埃德缓缓摇头:“我留下的符号是指……地狱。”

    当黑暗扑面而来时,他感觉到的是地狱阴冷又灼热的气息。并不十分强烈,却也不是“借用”了地狱之力的死灵法师们所能控制的。

    伊斯收回了正准备拉开大门的手。

    “也许我们应该在这里多待一会儿。”他说,有意无意地瞥了埃德一眼,“反正你一时半会儿也饿不死吧?”

    埃德本能地觉得他有点不高兴……可他为什么突然又不高兴了呢?

    “是……还好啦。”他干咽了一下,决定乖乖地忍一忍。

    “所以有人撒了谎?”娜里亚皱眉,已经把注意力转到了更重要的问题上,“还是有人在特瑞西去找你之前改掉了你留下的符号?”

    “约克……应该不会撒谎。”埃德说。

    那个年轻人或许有点自大,却也相当单纯而正直。

    “那就是跟你一块儿消失的那位牧师有问题?”娜里亚想了想,“或者……”

    她停了下来。

    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想到那位温和大度的大祭司——也许是因为他表现出的“大度”有点超过了她的想象……可据说他已经在水神神殿里待了好几天,如果真有什么问题,肖恩和伊卡伯德又怎么会察觉不到?

    但犹豫片刻,她还是说出了她的怀疑:“我觉得,那位安都赫的大祭司……也许知道点什么。”

    对她而言,这句话说得难得地委婉,但已经足够让埃德和伊斯明白。

    这是相当大胆的怀疑。埃德并不能在自己的记忆中找到答案,而想要不动声色、不被察觉地证明点什么,也相当不易——他们总不能直截了当地去问拉瓦尔。

    “其实……”埃德说,“也许……”

    他抬头仰望精雕细刻的天花板。因为这座塔,他才能回来……归来的那一瞬,他听见它低沉的声音,仿佛它已知道了一切,仿佛另一个世界里残破的高塔,也已与它融合在一起。

    可它依然是它,就像他依然是他。

    “也许有个简单一点的方法。”他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