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伪装者(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老牧师没有回答。

    这就算是承认了,可从他脸上看不出一丝紧张。他静静地站在那里,稀疏的白发一丝不苟地向后梳着,略旧的白袍干净整洁,平常的五官却在此刻显出异样的光辉,从容,威严,不可侵犯。

    犹如坦然赴死的圣徒。

    娜里亚心情复杂地看着他。她没法儿生出太多的厌恶,即使对方无疑是敌人,说不定还是把埃德扔到了另一个空间的罪魁祸首,可他的眼神如此明亮而坚定……那其中并没有疯狂。

    “……为什么?”拉瓦尔开口问道。

    这也正是娜里亚想问的。

    “因为我能真实地感觉到他的存在。”老牧师平静地回答,“因为他给了我回应。”

    “为此你就能伪装成另一个神的信徒?”约克愤然质问,“这难道不算是背叛吗?!”

    “是的。”亚戈居然轻轻点头,“当我跪倒在大地女神的神像前,心中默念的是另一个名字;我披着这身白袍,享受着献给另一个神的敬畏——这的确算是背叛。可是……”

    他的嘴角弯起一点带着讥讽的弧度:“几十年了,我并不曾因为这样亵渎神明的伪装而受到任何惩罚……那位守护大地的女神早已不复存在,又或者,根本没有真正存在过。如果是这样,所谓的‘背叛’又从何说起。”

    “可这样的伪装本身难道不能说明什么吗?”约克忍不住反驳,“如果一位神明允许他的信徒使用这样的手段……他到底还有哪里值得信仰?!”

    ——天真。

    连娜里亚的脑海里都不由自主地蹦出这两个字来。

    所以亚戈根本懒得理会,只是似笑非笑地看了巴尔克一眼。鲁特格尔最大的间谍头目就站在这里,“伪装”对他而言大概已经算是最简单无害的手段……约克的指责,显然是连他一起骂了。

    巴尔克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倒是拉瓦尔有些无奈地对这个单纯的年轻牧师摇了摇头。

    约克怔了怔,默默地闭上了嘴,脸上神情变幻,似乎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言辞不当。

    “所以,你们要拿我怎么办呢?”亚戈摊了摊手,“别这么如临大敌的样子……我并不会反抗。”

    他甚至向拉瓦尔躬了躬身。

    “毕竟我的力量远不及您。”他说。

    拉瓦尔苦笑。

    即使亚戈无意反抗,摆在他们面前的也的确是一个难题——在这种时候,“大地女神的高阶牧师其实是耐瑟斯的信徒”这样的消息,会引起极大的混乱。当信奉着相同或不同神明的圣职者用带着怀疑的眼神看向彼此,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信仰……

    “那要看您到底做过什么了。”

    进入三重塔之后,巴尔克第一次开口,“我不知道诸神会如何……但您毕竟还是人,大人。是人,就得遵守人类的律法。”

    “……您觉得我做过什么呢?”亚戈眯起眼。

    “我们总会弄清楚的。”巴尔克轻描淡写地回答。

    约克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说什么。圣职者们习惯了将与他们相关的所有事情都握在自己手中……但今非昔比。尤其在需要隐瞒事实的时候,巴尔克……至少更有经验,也能避免不同的神殿之间产生新的矛盾。

    “如果您需要帮助……”拉瓦尔斟酌着开口。

    巴尔克点点头。

    “以国王的名义,”他说,“我不会客气的。”

    这话听着有些狂妄,但配合着老人脸上近乎憨厚的笑容,便显得说不出的真诚。

    拉瓦尔抬头看了看,语气不无遗憾:“看来今天不是参观这里的好时机?”

    听起来像是个想要让气氛轻松一点的玩笑,所以大家便都努力笑了笑。

    “总会有机会的。”巴尔克伸手去拉门,然后挑了挑眉毛——拉不动。

    亚戈似有深意地轻笑了一声,气氛瞬间变得有些怪异。

    短暂的死寂之后,娜里亚一声不响地跑过去,轻而易举地拉开了门。

    “……令人惊讶!”约克不由自主地再一次兴奋起来,无数个问题涌到舌尖,又被吞了回去。

    “……总会有机会的。”娜里亚冲他安慰地一笑。

    巴尔克第一个迈步走了出去。拉瓦尔用另一重束缚代替了亚戈腿上正微弱下去的光索,示意他转身。约克紧盯着亚戈的背影,恭敬地跟随在后。娜里亚站在门边,视线似乎无意识地扫过地面。

    一点微光骤然出现在空气里——就凝在拉瓦尔的后心。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一支尖锐的冰椎瞬间成形,刺破牧师身上看不见的屏障,穿透了他的身体。

    这突然的变故冻结了约克的脚步,也冻结了他的心跳。他茫然地睁大了眼睛,一动也不能动,直到那冰椎又带着血色倒飞出来,他才怒吼一声,猛地转身,手中已射出两道如同阳光凝聚而成的利箭。

    一个高挑的身影在大厅的角落中迅速显现。即使分辨出了那是谁,年轻的牧师也并未停止攻击,甚至在更汹涌的怒火之中直冲了过去。

    他们本就不该相信他——巨龙原本就是邪恶的存在。

    另一个人的声音阻止了他。

    “约克!”

    突然出现的埃德敏捷地用手杖将他的双手格开,破坏了还没有成形的法术,又顺势一把拖住了他。

    约克瞪着他,停了下来——他本能地无法相信埃德也会背叛他们。

    伊斯已经握住了飞回的冰椎,只微微一嗅就厌恶地扔开,向埃德点了点头。

    约克下意识地回头。

    拉瓦尔仍笔直地站在那里,被冰椎刺透的伤口只渗出一点微薄的血色,当他缓缓转身,约克只觉得自己的心高高悬起,又重重落下。

    拉瓦尔面色如常,看起来丝毫未受影响,只是不可避免地带着惊怒……那冰椎似乎歪了一点,并没有穿过他的心脏。

    而在拉瓦尔身后,三重塔的大门已再次关闭。娜里亚不见踪影,亚戈却还在那里,脸上挂着一种奇怪的神情,异常专注地看着拉瓦尔。

    惊讶,厌恶,忌惮又轻蔑。

    “这真是……精彩。”他说,“我好歹还是个人类,而你,安都赫的大祭司……又是个什么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