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幻魔(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魔法撞击着四壁,激起一片又一片奇妙的弧光。石砌的高塔纹丝不动,年轻的牧师甚至觉得,它正在不动声色地吸收着所有的力量,就像传说中那诡异的、以人类的血肉和灵魂为养料的黑塔一样……即使变了模样,三重塔也依旧是三重塔。

    伊斯手中寒冰幻化出的武器随着他的攻击变个不停,看起来让人眼花缭乱,却又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他并没有竭尽全力。

    约克曾经听说,这条更喜欢用人类的形象行走于这个世界的龙其实并不怎么擅长战斗。他像精灵一样敏捷,像矮人一样力大无穷,却没有足够的经验与技巧来完美地利用他的天赋。

    可现在,至少在约克看来,他挥舞长剑的技巧,一点也不逊于神殿里最优秀的圣骑士……也不逊于他所见过的任何一个精灵战士。

    他的武器千变万化,攻击的方式却简洁而有力。他更像是在……寻找最适合自己的武器。

    光与冰融合成一种奇异的武器,终于不再变化。那武器柄如长矛,刃如直刀,魔法刻出的纹路银白晶莹如霜花,每一击挥落时凌厉冰冷的气息,让约克也不禁微微向后缩了缩。

    他分明已经离得够远。

    不知是谁刻意如此。战斗中的一人一龙打得热闹,却始终只是在极小的范围里转来转去。拉瓦尔一直没有使用任何瞬移的法术——缺乏近战能力的牧师通常都会用这一招拉远与敌人的距离,以便有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施法。

    拉瓦尔却是在硬抗。

    安都赫的牧师的确擅长各种防御的法术,可似乎也没有必要这样……那是为了表示容忍和退让,还是……根本无法瞬移?

    这座塔有它自己的力量,或许也有它自己的意识。

    看一眼从地面探出,再一次缠绕在亚戈身上的光索,约克莫名地有点毛骨悚然。他不自觉地绷紧了肌肉,想要离墙壁……离他身后的石像远一点。

    那些没有生命的眼睛似乎都在冷冷地俯视着他。

    牧师的手心越来越湿,越来越冷。当拉瓦尔终于在伊斯势不可挡的几刀连击之下踉跄着后退,他咬着牙冲了出去。

    “等等!”

    他叫道,没有施法,也没有攻击谁,而是试图用身体将伊斯和拉瓦尔隔开——他依然不相信伊斯,但他相信埃德不会看着自己被他的冰龙朋友劈成两半。

    伊斯斜刺过来的一眼里充满了恼怒。但他的刀从他耳边掠过,只削掉了他的一缕头发。

    站立不稳的拉瓦尔向后跌倒,约克下意识地伸手拉住他。几乎同时,耀眼的光芒从拉瓦尔骤然断裂的手杖中爆开。

    那光亮得几乎能刺瞎人的双眼。伊斯本能地偏了偏头,在被巨大的力量撞开之前高高跃起,向后退开。

    最狼狈的是为了表达诚意而没有给自己加上任何防御的约克。他被向外弹开,重重地砸到墙壁上,砸得眼前发黑……却也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有什么力量保护了他。

    他仰头摔在地上,晕乎乎地试图爬起来,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透明的长刀已经带着近乎华美的光辉刺到他眼前。

    这一刀是直接对着他的脖子挥过来的。

    那冰冷的武器散发出的寒意冻结了他的血液。他怔怔地瞪大了眼睛,在这一瞬间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

    他躲不过这么快的刀,也已经来不及施法。

    他清楚地感觉到刀刃切进血肉中那一刻的感觉——不是痛,而是麻木。仿佛那极度的寒冷也冻结了痛楚的感觉。

    等待死亡降临的那一刻,狂涌而起的愤怒与不甘让他不假思索地挥手,几乎用尽全身的力量,在墙壁上砸碎了左手戒指上的那颗绿宝石。

    大多数牧师会在这样的宝石里藏一个防护或瞬移,可他封在其中的,是一个致命的法术。

    大祭司还清醒的时候总说他太过自大又冲动……是的,他的确如此。在濒临绝境的时候,他更愿意选择与将他逼入绝境的敌人同归于尽。

    他听见一声非人的咆哮,雷声般沉沉地砸下,砸得他胸口一阵闷痛。他感觉到整个世界向他压了过来,似乎要将他碾成碎片。

    ——这法术有点不对。

    在绝望与愤恨之中,这一点疑惑冒出来又沉下去,沉进一片漆黑的水底。

    这大概就是结束……而他是真的,从不曾背叛他的神明。他是否能在黎明女神光芒万丈的战车之后,拥有一个小小的位置。

    ……可这死亡的过程未免太过漫长。

    光漫上来,缓缓地驱散了黑暗——他根本就没有闭上过眼睛。他依然能感觉到疼痛,他的脑子里嗡嗡直响……

    他听见他自己的声音,正在愤怒地质问: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们还觉得这个拉瓦尔大人是假的吗?!”

    这的确是他想说的话……可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强烈的恐惧让他从混沌中挣脱出来。他艰难地抬起头,欣喜地意识到他的脖子的确还没断……他的确还没死。

    正俯身看着他的是埃德?辛格尔。那双通常总是很容易被看出情绪的深蓝色的眼睛波澜不惊,深邃得几乎有点可怕。

    他想开口说点什么,可他的喉咙里像是堵了一团淤泥。他也爬不起来,他的身体摔烂了一样根本不受他控制。

    他唯一勉强能动的只有头,所以他拼命扭头看向……另一个他。

    埃德的身体半遮住了他的视线,但他仍能看到另一个约克?特瑞西,就在不远不近的距离,似乎同样摔得爬不起来,只能坐在地上对着埃德怒吼:“我知道你相信那条龙,我知道龙能看穿一切幻像……可他就一定不会弄错吗?!你们就这样杀死了他,从没想过会有什么后果吗?!你们……”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看向他。视线相接时,从未有过的恐惧摄住了牧师的心脏。

    “……拉瓦尔大人!”

    另一个他欣喜若狂地挣扎起身,向他扑了过来:“您还活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