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石与锤(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火焰之锤?”

    埃德的脑海里浮现出模糊的影子,仿佛他曾经见过它挟着能烧融万物的火焰砸向天空:“矮人之神霍克的锤子?”

    “那个牧师是这么说的啦。”泰丝撇撇嘴。

    “不可能。”伊斯不屑地开口,“神的武器,人无论如何也举不起来,何况,你们以为传说里霍克有把锤子……那就真的是把锤子吗?”

    “那是……用霍克的火炉里跳出的火星铸造的铁锤。”埃德闭了闭眼,声音发涩,“群山之心,是在同样的火焰之中成形。它们之间……有某种联系。”

    ——那把铁锤,握在谁的手中……又砸中了什么?让他的心脏也像裂开般疼痛。

    一只微凉的手拍在他的脑门上,那弥漫而来,快要将他淹没的灰雾便骤然散去。

    伊斯收回手,嘴唇微动,视线飞快地从娜里亚身上掠过,什么也没说出口。

    “吃得太撑了所以困得要死吗?”泰丝伸长了脖子十分期待地看着他,“我也是呢!”

    “你明明精神得还能再吃上好几顿。”伊斯看一眼她捏在手里的小酥饼,嗤之以鼻。

    “……所以,如果我们非得坐在这里说这些想一想都头疼的问题的话,今晚会有宵夜吗?”泰丝叹口气,遗憾地换上一个更有希望实现的目标。

    娜里亚意味深长地瞥她一眼。

    “好吧。”泰丝只好忧伤地继续,“总之,就是这样,那个毛茸茸的牧师发现了我身上的宝石。他知道那是什么……好像本能地就知道。”

    “就是说,你想骗他,但没骗成。”娜里亚毫不留情地揭穿她。

    泰丝不高兴地哼哼了两声,没有否认。

    “他说那是矮人的。”她泄愤般狠狠地咬了两口小酥饼,鼓着腮帮含含糊糊地抱怨,“什么呀!那东西就在离他们那么近的地方不知道埋了多少年他们都没有挖出来,等我辛辛苦苦九死一生地弄到手,说是他们的就变成他们的啦?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小猫鼬叽叽叫了两声,完全不一样的声音,像从前那个精灵无数次叫出口的“泰丝!”一样纵容又无奈。

    “所以,你用它交换了什么?”娜里亚忍住笑,“我敢打赌,你一定没吃亏。”

    “我吃的亏可大啦!”泰丝不服气地嚷嚷,“要不是他抱着我的腿哭得胡子都打了结……要不是我看他们一整个洞里都疯疯癫癫的太可怜,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你知道吗,他把我的宝石砸了!就在我的面前,用他的破锤子砸了个粉碎!”

    “然后呢?”娜里亚撑着下巴,没再追问她到底交换了什么。

    泰丝沉默了一会儿。

    她想起那一瞬间的辉煌……她没有办法用语言描述。光的碎片像火星一样从铁锤下飞溅,开出明亮耀眼的花朵,原本黑漆漆已经没有几点火光的矿坑里,忽然之间,像是漫天的星辰倒挂了下来,就垂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不像抬头仰望时那样冰冷地闪烁,而是拥有生命般呼吸着,一起一伏,一明一暗,仿佛能听见奇妙的旋律回转在每一颗星辰之间,恢弘又和谐,如海上的浪和林间的风,如旧街市场的喧闹和极北冰原的荒芜。那光与旋律穿过她的身体,弥漫在群山之下,那一刻,仿佛连她也能看见深藏地底的璀璨的宝石,岩石间流淌的金色和银色的河流,有着无与伦比的,“财富”的象征之外的美丽。

    “就……砸得还挺好看的啦,像放烟花一样。”她干巴巴地形容了一下。

    摸着胸口说,就算失去了那颗宝石,能看到那一幕,好像也不是那么心痛。

    “然后呢?”埃德配合地追问。

    “然后,那些矮人们就恢复正常了呗。”泰丝摊手,“虽然诺威担心那并不能长久。他还担心……”

    她下意识地垂眼看了看小猫鼬,闭上了嘴。

    “担心精灵会跟那些矮人一样失去自己的天赋,变得疯疯癫癫?”伊斯挑起眉,若有所思,“的确……那也是迟早的事吧。”

    泰丝恼怒地用力瞪他——大家心照不宣就好啦,干嘛一定要说出来呢!

    娜里亚担心的却是另一个问题。

    “其他的矮人……”她轻声问道,“也会这样吗?”

    “你担心莫克?”埃德立刻明白过来。

    娜里亚点头。她知道她应该看到更严重的问题……可她就是更担心她的朋友。

    “很有可能。”伊斯说,“而这或许还只是开始。”

    当诸神留下的力量不足于支撑他们所定下的规则,当那规则被有意破坏,产生的影响绝不止是法师再不能施法,牧师的祈祷再不会有任何形式的回应……诸神所创造的一切,都会渐渐分崩离析,直到有新的力量能重新连接起一切。

    那力量到底在何处?在虚无之海……还是深藏于这个世界本身?

    “还有!”泰丝想起来,“那个矮人牧师,在这之后反而疯了呢!……也说不上疯,就是只会坐在那里啃着手指头呆呆地傻笑,笑得口水都流出来,连他的宝贝锤子也不要了……”

    她的声音低了下去。

    那个矮人是否知道他会付出怎样的代价?如果知道的话……他还会那样毫不犹豫吗?

    埃德和伊斯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从一个遥远的故事里得知过同样的情形。

    “如果诸神已经不在……”埃德喃喃,“应该也不会再有真正的圣者?”

    “也许只是因为受到过于强大的力量的冲击而无法承受?”伊斯说,“矮人的头壳再厚,也总是有限度的。”

    “可我完全没事啊!”泰丝说,“我就站在他旁边!”

    “那大概是因为你的头壳里原本也没什么东西!”伊斯没好气地说。

    “……甜心!”泰丝立刻委屈地皱着一张小脸转向娜里亚。

    娜里亚忍着笑摸摸她的头。

    “那……那把锤子呢?”埃德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没啦!”泰丝摊手,“变成了破破烂烂一堆废铁。要不是他们的王还算讲道理,那群忘恩负义的小短腿儿差点把这事儿栽到我们头上呢!”

    埃德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与“从前”不一样的事似乎又多了一件,那是不是证明,他再也不会堕入同样的失败和绝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