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天与海的尽头(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第七天时,赫特兰德几乎完全被森林和草地所覆盖的大地终于撞入他们眼中。那勃勃的生机充满原始的力量,仿佛千万年前欧拜大陆的蛮荒。当冰龙巨大的影子掠过一片辽阔的草原,无数动物惊跳起来,四散奔逃。尚未被秋意侵蚀的野花在它们脚下倒伏下去,又坚韧地弹起,像黎明时分卷着云霞的海浪,所有炫目的色彩都被糅合在一起,翻涌着奔向天际。

    埃德张大了嘴看得舍不得眨眼。他记得他曾经告诉娜里亚,希望有一天能跟她和伊斯一起跨越海洋,在这片奇异的大陆上冒险……

    他想了起来,便说出了口,惆怅又期待。

    “下一次吧。”冰龙说。

    埃德用力点头。

    几支长矛从地面投向他们时冰龙懒懒地拉高了一点,回以一声爱理不理的低吼。

    地上的攻击者们并未在恐惧中四散奔逃。他们咆哮着,尖啸着,锲而不舍地追上来,只是他们用尽全力投出的武器,即使碰到了冰龙,也对它毫无威胁。

    “牛头人!”埃德趴在它的背上往下看,兴奋得声音都变了调,“真的有牛头人!它们的头真的跟牛一样啊!有点,有点……有点可爱!”

    “你真的越来越像泰丝。”冰龙没好气地甩了甩尾巴,“是不是还打算牵一头回家?!”

    埃德叹口气,恋恋不舍地回头看着那些落得越来越远的“敌人”。

    “不是‘一头’,是‘一个’。”他说,“他们……其实挺像野蛮人。”

    他停了一停,意识到某种奇妙的相似之处。

    “然后,”他说,“森林里的半人马,擅长射箭,听起来是不是很像精灵?半身人跟矮人也有点像,跟我父亲做生意的沿海部族,据说是虹弯岛布里人的同族……赫特兰德,其实跟欧拜很像呢。”

    冰龙哼了一声。

    “你没听过吗?”它说,“这里是放逐之地……生活在这里的,多半是被你们的神明认为‘不够完美’的生物。再扭曲和丑陋一点的,大概就被扔进了地狱——多么伟大的造物者,不是吗?”

    “我觉得……也不一定是这样。”埃德的声音低下去,“如果他们生活在我们的大陆上……也许会活不下去。”

    欧拜大陆上并不是没有过其他种族。地精,兽人,丘陵巨人……到现在,几乎已经完全灭绝。

    “这里也许是……另一种可能。”他说,又突然想到什么,“这里有龙吗?”

    “没有。”冰龙干巴巴地回答他,“这里不适合我们生存。”

    “为什么?”埃德好奇地问。

    “……你没觉得我现在慢得像头牛吗?!”冰龙恼怒地问,“你没觉得身体重得像胖了十七八圈吗?”

    埃德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也许是兴奋得过了头,他还真的没有察觉。

    “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他说,“……听说这里的湖里有人鱼!”

    .

    冰龙落在一个巨大的湖边。

    不管湖里有没有人鱼,至少鱼是有的。埃德削尖了一根木棍扎起几条,还没来得及炫耀,冰龙已经用它长长的尾巴闪电般拍起一小堆。

    “你这不还是……挺敏捷的嘛。”埃德悻悻地说。

    “我现在连个冰渣也喷不出来。”冰龙斜他一眼。

    埃德怔了怔。

    “有那么严重吗?”他说,“我……”

    他好像……没什么感觉?

    身体并没有特别沉重,也并没有觉得特别空虚,虽然的确是不能施法……

    他犹犹豫豫地打个响指,一点微光如火花般在暮色中绽放。

    “……我能施法。”他怔怔地说。

    那光芒忽明忽暗,像风中摇曳的火焰,却始终不曾熄灭。

    “……是好事。”冰龙说,“但传送术还是别用了,看样子不太稳定。我飞得再慢,三四天也能飞到。”

    飞过赫特兰德,就是天与海的尽头。

    “嗯……”埃德握起拳,让那点光芒熄灭。

    他还保留着这一点力量,多半是因为他的血脉。他其实从来没有因此而骄傲,但如果能有点用……那的确是好事。

    .

    也许是因为伊斯一直保持着冰龙的姿态,那一晚并没有不速之客来打扰他们的安眠——既没有美丽的人鱼,也没有可爱的牛头人。

    他们继续向南,直穿过大陆。赫特兰德比欧拜要小很多,却似乎更加丰饶。埃德没有看见任何不毛之地,没有荒漠,也没有光秃秃的石山。生活在这里的种族大概并不需要怎么努力就能丰衣足食,似乎也没有因为繁衍过度而耗尽一切……至少现在还没有。

    大陆最南端终于染上了深深浅浅的红与黄,而不再被浓郁的绿色所统治。刚刚成熟的麦田里,比小麦高不了多少的半身人在冰龙飞过惊讶地抬头,挥舞着双臂大呼小叫,却并没有四散奔逃,看起来兴奋远多过恐惧。

    “他们不怕你。”埃德忍不住笑,“之前的牛头人也不怕你呢。”

    “你是想让我现在扑下去抓两个塞嘴里,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害怕’吗?”冰龙粗声粗气很不高兴,埃德却只是哈哈大笑。

    “我们一定要再回来!”他说,“跟娜里亚一起!……嗯,也带上泰丝和诺威,还有阿坎,还有罗莎和赛斯亚纳,还有……”

    他一点也不觉得这里是什么放逐之地……这分明是一片乐土。

    .

    从赫特兰德向南,只飞不到一天的时间,海水渐渐从湛蓝变成深蓝,又变成深黑。海面平静得似乎连波浪都不曾泛起……平静得仿佛能吞噬一切。再没有跃出海面的鱼,也没有白色的海鸟,犬牙般露出海面的黑色礁石如陨落的星辰般密布,海水无声地在礁石间回旋,一些回头流向北,一些,再向南,流向世界尽头的深渊。

    埃德缩在龙背上,抬头看向星空。漫天星辰被冰冻一般一闪也不闪,冷漠地俯视着他们。

    的确是……又冷又美。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罗穆安?韦斯特的笔记里会提起这些又冷又美的星星。不是因为那个疯法师来到这里是正是夜晚,而是因为……

    这里根本就没有白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