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地之暗面(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爬上一座小小的石山之后,埃德坐下来喘了口气。

    举目四望,周围是连绵不绝的石山、石柱、石块……仿佛被冻结的黑色海浪,一眼看不到尽头。明明都是一样的石头,却又千姿百态到几乎可称为生机勃勃——另一种意义的生机勃勃。

    然而他走了这么久,视线之内既没有特别高的山,也没有特别大的空地,当然,也没有任何动物和植物,没有泥土,没有水流……

    单调枯寂,却并不让人觉得厌烦,只感觉到某种奇异的安宁,和隐隐的寂寞与悲伤。

    抬头看,星空很远,往哪一边看都很远。他明明是从世界的尽头坠落下来,却像是落到了另一个世界的中心。

    奇怪的是,他居然并不能随意施法。力量涌动在他的身体之中,丰沛又平和,可在这个世界里却似乎弱得可怜。他试了又试,那力量一旦离开他的身体就像是一滴雨落进了海里,一颗星星闪烁在灿烂的阳光之下,一眨眼就消失无踪。如果他使用了永恒之杖,效果会好那么一点点,但也持续不了多长的时间,更影响不了多大的范围……他真该庆幸掉下来的时候离地面没那么远,又用对了法术,否则,他这会儿很有可能已经是地面上一张摊开的肉饼。

    所以,他也找不到伊斯。无论是用他不怎么敏锐的双眼,还是用他打了无数折扣的法术。

    是离得太远……还是他们又被分隔到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他有些沮丧,却还远不到绝望,甚至连不安都少得诡异,仿佛在这个世界里不会有坏事发生。他不知道这样的信心到底从何而来……这个陌生的世界,竟让他有一种难以形容的亲切感,模糊又分明。

    他仰天躺下去,并不在意脊背被咯得生痛。耳边没有声音,连风都没有,静得他能听见自己微微有些急促的心跳。他或许是这个世界里唯一的生命,可当他躺在那里,却恍惚觉得,他是另一块岩石,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他像条鱼一样从地上弹跳起来。

    他想到了找到伊斯的办法——他可以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就像他曾经成为另一个世界的一部分。

    也许他的力量在这个世界里的确渺小得像海中的一滴水般微不足道,可当一滴水彻底融入海中,某种意义上,他亦无处不在。

    他是海的一部分,他也可以,是整个海洋。

    而当他想到这一点,他的意识几乎不受控制地瞬间延伸出去,向着四面八方无尽地伸展,像飓风狂卷过大地,像跳出海面的太阳将光芒转瞬洒遍世界……在一种被彻底解放一般的狂喜之中,他感觉到隐隐的恐惧——他不能承受这个,他或许真能成为整个海洋可他会再也变不会那一滴水……而他其实只想做那一滴水,微小,平常,又独一无二。

    他在找到伊斯的那一刻竭尽全力把自己的意识收了回来,头晕眼花地栽到地上,浑身发冷地抖个不停,好一会儿都爬不起来。

    他觉得他大概差点就回不来了……可他找到了他。

    无边无尽的黑色里,数尺之外,躺在一片如水晶般簇生的石柱间的冰龙,白得像是在发光。

    埃德欣喜若狂地扑过去,却在靠近时小心翼翼地收住了脚步。

    冰龙像是在沉睡。它用双翼包裹着自己的身体,连头都藏在翅膀下面——可它破损的左翼几乎被撕成了两半。

    埃德瞪着那道巨大的伤口,瞪着冰龙脊背上另一道不长却更深的伤痕。那背上长长的棘刺都折断了许多,脱落的鳞片下露着一片片淡红的嫩肉,随着呼吸微微起伏。

    愧疚和恨意几乎要撕裂他的心脏。他其实从未想过要杀掉九趾,即使他把他当成祭品,让他差点就死在深海之中,可那到底是……拉弗蒂。

    但现在,他真真切切地觉得,那个疯子,也许还是死了的好。

    他小心地伸出手,尚未触及冰龙的鳞片时便意识到,它或许并不需要他的治疗。

    它的确是在发着光。

    柔和的光芒覆盖在它的身体之上。那些可怕的伤口并没有流出一丝鲜血,反而以几乎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地愈合。

    埃德吐了口气,收回手。仿佛某种直觉……他知道,现在,他不该打扰它。

    他坐了下来。瞬间不知跨越了多远的距离的晕眩感……意识被展开到无限的晕眩感,这会儿才几乎加倍地涌了回来。他摇摇晃晃地坚持了一会儿,一头倒了下去。

    醒来时眼前一片明亮,他恍惚觉得是天亮了……所以这里的天是会亮的吗?

    他清醒过来,连连眨着眼,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光,不是阳光,而是冰龙的翅膀……他不知什么时候钻到了冰龙的翅膀下面。

    ——像只钻在老母鸡翅膀下的小鸡仔。

    他呆呆地想着,嗤嗤地笑出声,真心觉得有点好笑……也有点尴尬。

    冰龙一动不动,似乎并未被他的笑声吵醒。他安静地躺了一会儿才轻手轻脚地倒退着爬了出去。

    冰龙身上的伤口几乎已经完全愈合,新长出来的鳞片是半透明的,精致得像是工匠耐心研磨出的宝石的碎片。他惊叹着欣赏了好一阵儿,甚至忍不住偷偷地摸了摸,冰龙也还是没有醒过来。

    但它的呼吸是平稳的,心跳沉重而有力。埃德蹲在它的鼻孔前反复地确认过,才稍稍放下心来。

    而天果然没亮。星空是另一个世界里看不到的璀璨,他眯着眼仔仔细细地看着,再一次确认他最初的判断——这些星星与另一个世界里的大致相同。

    在另一个季节,它们会出现在另一边……所以,准确地说,他们并不是在另一个世界里,而是在世界的另一边,真正意义上的“地底”?可他们不是往下掉的吗,怎么会落到另一边的地上?不是应该掉进另一边的天空里才对吗?这里没有太阳和月亮吗?那另一边的太阳和月亮到底是什么?……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争先恐后地钻出来。他并未留意到无声地探到他脚边的影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