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埋骨(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立刻反应过来——一条龙不可能进入地狱,无论它是死了还是活着……

    可是,为什么呢?

    在他的脑子里瞬间又冒出另一堆问题的时候,刚刚将一个他连看都没看清的恶魔绞杀得连一点残骸都没有留下的“没脑子的臭虫们”,已经悠然回落,细小的身体不曾沾染一点血迹,依旧散发着莹白的光芒,干净得近乎圣洁。

    它们自顾自地飞舞了好一阵儿,在仍然得不到任何回应之后,终于像是对他们失去了兴趣,懒洋洋飘回白骨之上,沙一般无声地覆盖下去,一眨眼,就像融入了龙骨之中,再难分辨。

    埃德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追随着它们。也许这条不知死了有多少年的巨龙的骨骼也早已不复存在,眼前的形体纯粹是光之镰堆集而成……

    “从神明的尸体里钻出”……可这是条龙……海琳诺?流火,那个精灵长老能控制光之镰,而她手里有那颗骨质的骰子……它现在在他手里。

    她其实是用这个控制光之镰的吗?那到底是什么骨头?……“‘造物者之骰’,用古神的遗骸和每个世界诞生时最初的一点微尘创造而出”——萨克西斯是这么说的吧?……古神……那怎么可能?那当然不可能……要么,也许,是“微尘”那一部分?……

    他的心突突地跳着,又急又重,每一下都像是要从胸口撞出来,连带着头也一跳一跳地痛得厉害。

    他无法再对某种可能视而不见,尽管那会颠覆他所有的认知……尽管那比他怀疑都不敢怀疑的可能更不可能。

    “你觉得,有没有可能……”他口干舌燥,艰难地开口,“你们其实成功过?或许,你们其实一开始就成功了?”

    冰龙莫名其妙地瞪着他:“……什么?”

    埃德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将那颗骰子握在手心,甚至因为汗水沾染其上而愧疚又惶恐地拿衣角擦了又擦,唯恐玷污了它。他其实从未忘记它的存在尽管它一直无声无息,他其实并不怎么想要它所以假装他忘了它……

    他甚至不去想那本能的恐惧从何而来。

    不,就算他那时想了……他又怎么想得到呢?

    “……你在干嘛?”

    冰龙忧虑地看着他怪异的举动,怀疑他的脑子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

    “你……能不能看出这条龙的骨头,是不是有哪里缺了一块?”埃德眼神茫然,答非所问。

    “……多大一块?”冰龙疑惑而小心翼翼地回答。

    “大概……这么大?”埃德举起手,手中小小的骰子毫不起眼,微黄而斑驳,与眼前在黑色岩石的映衬下近乎雪白的龙骨截然不同。

    有好一会儿它也只是安静地躺在那里,似乎只是一颗再普通不过的骰子。埃德却莫名地觉得它越来越沉,沉得他难以托起,又似乎越来越轻,轻得仿佛一阵风来便会消失不见。它烫得像块烧红的铁,又冷得像块灼人的冰。

    它回应了他。

    当他视而不见时它亦沉默不语。当他意识到它的不同寻常……当他不得不直视它真实的面目,它也便将它的真实袒露在他的眼前。它陈旧发黄的表面如幻觉般消失,隐藏其下的是不会被时光所改变的,新雪般的纯白。

    埃德动弹不得。像是有无数条细细的丝线从骰子里探出来,轻柔却难以抗拒地缠绕在他的心上……在他的灵魂之上。

    他可以挣脱,他可以拒绝……可他们需要答案。

    他不能再后退。

    “……好。”他说。

    “……埃德!”冰龙警惕而恼怒地吼道,“你又答应了什么?!你能不能……”

    它怒气冲冲地一爪子拍下来,想要拍飞那颗见鬼的骰子,甚至忘了它这会儿是条龙而不是个人,这一爪子能拍断埃德的手。

    当它想起来的时候,它的爪子已经触及埃德手,一声轻微的脆响把它还没有说话的话都吓回了肚子里。

    它不会……真的拍断了什么吧?

    埃德低着头瞪着自己的手心,动也没动。

    凝滞的空气里忽然有了风,从他手中散开的风,像是谁的呼吸,在长久的沉寂之后重又开始,一呼一吸之间,吐出一声幽幽的叹息。

    那一声没有随着风渐远渐弱,反而在林立的岩石之间激起海浪般的回声,由近而远,又由远而近,一浪又一浪起伏不定,连绵而来,如有实质般将他们卷入其中,仿佛瞬间就能把他们掀到千里之外。

    冰龙的尾巴再一次牢牢地缠在了埃德的腰上,它气急败坏的声音在愈发宏大到充斥于天地之间的回声里微弱得几不可闻:“你犯蠢之前能不能……先……打个招呼……”

    埃德却站得极稳。即使没有冰龙的帮助他也不会被卷走,他像是站在飓风的风眼,漩涡的中心,连发丝都不曾被带动。他手心的骰子已破开一丝丝细细的裂缝,闪烁而出的光芒在柔和如晨曦,透着一点微微的蓝,仿佛刚刚诞生的婴儿的眼,又像极北的山峰上亘古不化的冰川。

    光之镰不知何时重又飞舞起来。那一点点小小的,却多得不计其数的光点在白骨与黑岩之上飞快地旋转着,欢欣鼓舞像在庆祝某个盛大的节日,灿烂的光辉将四周照得如同白昼。当一个巨大的影子在那光辉之中展开双翼,埃德怔怔地抬头,冰龙却控制不住地颤抖着,竭尽全力才能保持着站立的姿势,而不是满怀畏惧地伏下身去。

    它可以害怕,但绝不会臣服,无论是面对什么。

    骨山之上,一条巨龙悠然舒展着身躯,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空。它泛着微光的鳞片仿佛半透明的宝石,让那鳞片的颜色看起来亦仿佛星光染就,微弯的双角像是秘银铸成的巨大弯刀,长尾的尖端并不是白骨中那尖锐如利器的三叉戟的形状,而是一片形似树叶的尾翼

    它微微低下头。至高的力量给了它难以直视的威仪,它的神情却只有长者般的沉静,和孩子般的好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