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远行者(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眼前的字迹开始模糊时埃德恍然抬头,屋子里的光线已经黯淡下来——他不知不觉就在这里坐了差不多半天的时间。

    窗外是威格刻意压低了的声音,絮絮叨叨地惋惜着已经荒废的田地。伊斯只是偶尔回应他一两个字,却也并没有显出很不耐烦的样子。

    埃德怔怔地坐着,一时竟有些恍惚。他还没能从那些琐碎的文字间抽身而出。

    堆在桌上的日记有高高低低的好几叠——他差不多已经翻完了一箱。虽然是从定居于此才开始记录,却也几乎完整地回忆了缪鲁从来到赫特兰德,甚至从东大陆出发时的许多经历。最初让埃德沉浸其中的,是那似曾相识的迷茫……是也曾弥漫在他心中的迷雾。只是,他远不如日记的主人那样虔诚而执着,因此而生的痛苦便也减轻了许多。

    但他不得不佩服这个素未谋面的牧师。他远渡重洋来到这片陌生的大陆,并不是任何人给予的任务,甚至也说不上什么神的感召,只是因为燃烧自己在心中的热情……却在陷于困惑之中时沉静下来,花费一生的时间去寻找答案。

    几十年前,缪鲁从东大陆出发时,柯林斯神殿已经屹立在斯塔内斯特尔的湖面上,水神的圣职者遍布整个大陆,神殿的势力却还没有像鲁特格尔内战之后那样,迅速发展到令人忌惮的程度。

    那时还年轻的缪鲁踏上了一条从尼奥城出发远航的海船。他自愿同行,以水神之名,祝福和保护那些为了生计漂洋出海、要花上几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才能回到家乡,甚至有可能再也回不来的人。

    而那个不大的船队,却是在大名鼎鼎的探险者“海龙”维尔逊?吉加发现了传说中的赫特兰德大陆并成功归来之后,第一支准备沿着那条危险重重的航道,前往赫特兰德的商队——在尼奥城,面对新的机遇时,商人们的反应总是比政客要快得多。

    关于新大陆的各种故事千奇百怪,耸人听闻。让年轻的牧师感兴趣的是,据说,那是一片“被魔法遗忘”的大陆——一片任何魔法都会完全失效的大陆。“海龙”的朋友,也是他探险时的随船法师西雅?罗赛对此并不讳言,反而兴致勃勃地在维尔逊并没有参与的情况下,从大法师塔邀请了近十位法师随商队同行,以查明其中的原因。

    与更有行动力的法师们不一样,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圣职者们选择了谨慎地观望,却也没有阻止像缪鲁这样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旺盛的精力和热情的人随船而行——除了缪鲁之外,同行的还有另一位水神的牧师,一位圣骑士,和两位商旅之神迪柯的牧师。

    他们没有得到任何有明显意图的命令。在几百年相安无事的发展之后,诸神的神殿都并不热衷于发展新的信徒。毕竟,人们的欲望那么多,生命又如此无常,谁都总得信上几个或更多的神,以期行走的每一步都能得到护佑……那么,不同的神殿之间,反而没什么可争的。正如那时唯一的圣者费利西蒂所说,“信仰该出自本心”——意思就是,该信的自然会信,不信的也随他去吧。

    没有谁想打破现有的平衡……那很有可能会导致另一种危险。几十年后水神神殿所遭遇的,近乎灭顶的灾难,似乎也正好证明了这一点。

    然而对于当时的缪鲁而言,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他有虔诚的信仰,也有相当不错的天赋和出身,自然也有几分骄傲。某种意义上,他野心勃勃,希望自己能有更高的成就,站在更高的位置之上——比如,圣者大人的身边。

    这在太过平静的东大陆需要花费漫长的时间,而在遥远的赫特兰德,那片被遗忘的莽荒之地,或许会有另一种可能。

    机遇与危险总是相伴而生。即使已经有人成功过,跨海而行也并不轻松。日记中偶尔回忆起海上的风暴,已历经艰辛的缪鲁也依然心有余悸。

    “仿佛这个世界本身在阻止我们前行。”他写到,“而那或许自有其道理。”

    花了近三年的时间,损失了近一半的船只,商队才最终抵达赫特兰德的海岸。少数人留了下来,宁可终身远离故土也不想再次面对同样的危险,而满载货物返航的那一半船只,最终并没能回到尼奥。

    他们消失在海上,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唯一的线索是女法师西雅不知如何发出的一点讯息的碎片,在维尔逊?吉加手中的羊皮卷上,划下一片如烧焦般意义不明的符号——那些符号至今也没有人能够解读。

    十年后,“海龙”维尔逊再一次带领另一支用更先进的技术打造的船队出航并成功往返,从东大陆到赫特兰德的海上商路才终于打通。然而维尔逊本人并没能回来。他在寻找西雅的途中逝于船上,葬于海中——他的雕像至今仍屹立于尼奥城最繁华的码头,沉默地眺望着夏之海……和更遥远的南方。

    然而这些,选择了留在赫特兰德的缪鲁都不知道。

    商队靠岸的地方是努亚人的领地。在缪鲁看来,这些人实在很像虹弯岛的布里人,一样褐色的肌肤,修长健美的身材,坦率热情的天性……只是肤色更深,五官也更棱角分明。

    其实布里人一直对他们的来源含糊其辞,只声称自己是“海的儿女,奇迹之子,来自远方,归于天地”。有人怀疑他们自己其实也不是很清楚——他们大概弄丢了自己的某段历史。而努亚人,至少是缪鲁所见的努亚人,根本不可能远航到东大陆。

    布里人以海为生,几乎是天生的渔民、水手和造船者,而努亚人,住在海边,却擅长种植……在盐碱地里能种出各种令人吃惊的作物来,甚至已经不是“擅长”两个字能够形容的。

    他们无需顶着风浪出海就能衣食无忧,航海的技术自然也就马马虎虎。在远从尼奥城而来的,伤痕累累也依然庞大坚固的货船和护卫船之前,他们纯为捞点鱼虾改善伙食而造的小木船……和他们整齐漂亮却不怎么结实的小木屋都简直不堪一击。与缪鲁同行而来的牧师福莱特已近中年,经历丰富,不止一次地叹着气,十分担心商船上的水手会生出不必要的贪婪——有时候,水手与海盗,不过一线之隔。

    而他的忧虑,在某一个夜晚险些成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