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得与失(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无处发泄的焦躁之中,一时的愤怒与冲动之下,缪鲁做了一件极其愚蠢的事——他举起手杖,打破了那个亵渎神明……也否定了他来到这里的意义的人的头。

    水手捂着流血的额头,阴沉地瞪了他好一会儿,到底没有还手。

    缪鲁以为事情便就此结束了。那时他甚至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然而那天傍晚,他被两位战士十分有礼地“请”到了村中的审判庭。

    那个被他打伤的水手,将他告到了村落首领的面前。

    缪鲁震惊得几乎做不出任何反应。他的手杖上镶了一块黑欧泊石,但那一击分明也只是在水手的额头上砸了个不大不小的口子,这样的小题大做,即便他是个普通人,东大陆绝大多数的审判官也根本不会理会,何况他还是个圣职者。

    许多年后他才明白过来,那些水手们或许并不是刻意针对他……他们想要试探的,是努亚人到底会如何处置这件事。

    结果想必是他们所满意的——他们那时的笑容缪鲁始终记得。村落的首领瑞玛是个相貌平凡的中年男人,有一双安静深邃,难以看透的黑眼睛。这小小的争端在他看来还算不上犯罪,他劝说他们相互和解,并让动手打人的缪鲁给受伤的水手一点合适的赔偿。

    这是相当公平的判决,但终于反应过来、且怒火中烧的缪鲁断然拒绝。

    他已经习惯了圣职者特殊的地位。在东大陆,无论犯下怎样的错误,圣职者都只会接受各自神殿的审判——世俗的国王怎么有权审判神的仆人?虽然为了神殿的声誉,犯罪者只会受到更加严厉的处罚,可那终究是不同的。

    瑞玛看着他,不掩失望地微微摇头。

    “真可惜。”他说,“我们尊重了你的信仰,你却似乎无意尊重我们的规则。”

    在缪鲁拒绝道歉和赔偿的情况下,他判处了他三天的监禁。

    “你怎么敢……尼娥会给你应有的惩罚!”

    难以置信的惊怒之中,缪鲁的咆哮脱口而出,瑞玛却只是挑了挑眉。

    “如果你的神对此有什么不满,”他平静地开口,“你可以让她来找我。”

    三天的监禁,缪鲁并没有遭到任何折磨或侮辱——但这样的“监禁”本身,对他而言就已经是难以忍受的侮辱。

    三天后,当他茫然地跪坐在海边那座简陋的、空荡荡的神殿里,忽然意识到,他喃喃的祈祷,不知何时变成了诅咒。

    他诅咒那些不信神的人被海水所吞噬,诅咒他们的灵魂永困冰冷黑暗的海底……那是他们应得的……不,如果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找到正确的道路,即使不得不先让他们经历痛苦和绝望也是应该的吧……

    他躲在神殿里没日没夜地祈祷,时而因为自己内心生出的黑暗而恐惧万分,时而试图说服自己为了一个正确的目的哪怕是用不正确的手段来达到也终究是正确的,只要他能够做到……

    他在混乱之中摇摆不定,直到一个爱听故事的小女孩儿跑进来扯他已经不那么洁白的长袍。

    “你在干什么?”

    她蹲在他身边好奇地问,“你还没有讲完那个秃了头的圣骑士的故事。”

    “不是‘秃了头’!”他烦躁地、下意识地反驳,不知道这些孩子为什么只记得这种毫无意义的细节,“不过是因为戴久了头盔……”

    “好吧,好吧。”小女孩儿拍拍他的手臂安抚他,“所以,你能把故事讲完吗?”

    “不。”他一口回绝,“我还要……祈祷。”

    “为什么?”女孩儿问他,“如果你祈祷的话,就能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吗?比如,当你想听故事的时候就有人给你讲故事?”

    “……当然不能!”

    “那为什么呢?”女孩儿不屈不挠地要求一个答案。

    “是为了……”

    为了感谢,为了内心的安宁。为了知道迷途时会得指引,绝望时会得救赎,即使死去,灵魂亦有归处。

    他应该这样回答。他知道即使不用什么过于极端的方式他其实也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如果他足够耐心,这些听着他的故事长大的孩子会崇拜那些传说中的英雄,会敬畏那些给予他们勇气和力量的神明,会向往那个遥远的、有魔法与神的,繁华而神奇的大陆……然后,或许,总有一天,他们会追随他所信仰的神。

    可那个“或许”到底要花上他多久的时间?又到底有多大的可能?他的神,在这个连魔法都没有的地方,能给这个女孩儿什么呢?有什么是她的亲人和族人,是这片丰饶的土地不能给她的呢?——除非有什么他们无法抵抗的灾难降临……可他如何才能够做到?……

    ——他到底在想什么?

    缪鲁清晰地记得那一天所有的细节,甚至记得海风如何掠起女孩儿柔软的发丝,从窗外斜射进来的阳光如何在她浅褐色的眼睛里跳跃……那一天,那一刻,他无限接近某个黑暗的深渊,却因为那点光芒而把自己从危险的边缘拉了回来。

    他清醒过来,冷汗淋淋,却也在一瞬间豁然开朗。

    他终于明白,如果他真的失败,原因只在他自己,在于他的傲慢和愚蠢,在于他内心的软弱和动摇。

    他真的明白信仰的意义吗?让他感到满足和安宁的到底是他能控制在手中的、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力量,是他人的敬畏和吹捧……还是其他?

    在他失去力量的时候,在这个遥远的、不会有人仅仅因为他身上的白袍就对他俯身的大陆上,也许,他能找到真正的答案。

    “……我现在还不知道。”

    于是,他低下头,带着真心的微笑,如此回答那个天真又执着的小女孩儿,“如果有一天我找到了答案,我会回来告诉你……好吗?”

    .

    门被小心地推开时埃德刚把整理好的日记放回原本的箱子里。威格搓着手,十分明显地松了口气。

    “我们正想来提醒你呢!”他语调轻快地说,“快到晚餐时间啦!这可是一天里最不可错过的——就像早餐,早午餐,午餐和下午茶一样不可错过!”

    埃德忍不住笑起来,忽然有点好奇。

    “威格,”他问,“你信神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