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另一种可能(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半身人飞快地眨着眼睛,搓搓手又抓抓耳朵,有点紧张的样子。

    “……我没有别的意思!”埃德赶紧补充,“就算不信也没关系,人类之中也有很多不信神呢,那一点关系也没有!”

    当他因此而紧张起来的时候,威格反而放松下来。

    “其实也没什么。”他不好意思地笑笑,“缪鲁也问过我这个问题,而我当时的回答……好像让他有点难过。”

    而他一点也不喜欢看见别人难过的样子。

    “你对他说了什么?”埃德轻声问。

    “我说‘那么伟大的存在,一定很忙吧?像我们这样小小的人的、没什么追求的生活,好像也没有什么需要打扰他的地方呢。’”威格想了想,声音越来越低,“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

    这一次忍不住笑出声的是伊斯。

    “多好的回答。”他评价,“又谦逊又委婉,简直完美!”

    埃德瞪他一眼——再委婉再谦逊那也是拒绝啊!

    威格当然知道他的回答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讪讪地笑着,不由自主地又搓起手来,活像只毛茸茸又胖嘟嘟的松鼠:“可这是实话……他那么认真地问我,如果我说谎的话,不是更对不起他了吗?”

    埃德用力点头。

    “谢谢你。”他脱口而出,“……我说过了吗?”

    他不知道缪鲁最终有没有找到他想要的答案。可至少,他生命最后的几年过得平静又安详——至少,他找到了内心的安宁。而那份安宁,有多少是眼前这个过着“没什么追求”的生活的,有一点小小的狡黠,却热情、善良又宽容的半身人带给他的呢?

    “说过很多次啦!”威格有点夸张地叹气,“我们可不会对朋友说那么多‘谢谢’。”

    埃德觉得再说上一百次也不够,但他只是弯腰用力拥抱那小个子的朋友,抱了好一会儿。

    “我们去吃晚餐吧!”他直起身掩饰他微红的眼圈,大声宣布,“我饿得可以吃下一头牛!”

    .

    真正吃下了一头牛的是伊斯。当它变回冰龙,一头烤得香喷喷的牛也不过只够它一口。从附近的村庄和镇子里跑来帮忙救火的半身人又跑回去召唤来了更多的伙伴,大人和小孩儿们都围着它,异口同声地用长长的抽气声表示他们的惊讶与赞叹,甚至有人大着胆子飞快地摸了摸它可怕的尖牙。

    冰龙装作不知道。它矜持地表示这样就够了,不然其他人大概就没肉可吃了……然后它又吃下了一堆水果和甜点,还喝掉了两桶新酿的啤酒。

    “别担心,大家都带了很多吃的和啤酒过来。”威格笑呵呵地安慰为他们的存粮担忧的埃德,“而且很快就是跟牛头人交易的日子啦!我们今年的水果多得堆成山,也并没有被火烧到,可以跟他们交换很多肉和奶酪呢!”

    “你们之间没有冲突吗?”埃德好奇地问,“那些牛头人……”

    “看起来挺爱打架的是吗?”威格翘着腿挤了挤眼睛,吸了口他其实并没有点着的烟斗,“可是,‘眼见为实’呀,埃德。你知道吗?他们很多人,根本不吃肉,只吃素,却喜欢放牧胜过种田,而我们,爱吃肉,却是种田的好手——完全不一样的我们,简直是完美的好邻居!而且,不惹怒他们的话,他们平常可是相当温和的。而我们半身人,想要‘惹怒’谁,才真的是很难呢!”

    埃德听得一脸恍笑,向往地发着呆。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在这片大陆多待一段时间……不过,他还得回去,为“将来和朋友们一起到赫特兰德冒险”这个更加强烈的愿望再多努力一下。现在,他甚至比从前又更坚定了几分。

    毕竟,他不得不怀疑,如果炽翼真的回到这个世界,这个宛如童话般的大陆是否还能有如今的美好?

    .

    “大概……不能。”

    再次启程时,冰龙这样告诉埃德,“炎龙天性贪婪,而且有着极强的占有欲——比其他巨龙都要强烈得多。如果它得到了这个世界,它不会允许有任何一个角落不属于它……即使隔着海,它也不会放过这么大的一片土地。而那时,保护着这个大陆的力量,也很有可能已经衰弱下去。”

    “……它被保护着吗?”埃德问。

    “……你以为呢?!”冰龙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你不会以为魔法在这片大陆失效,只是因为它离‘世界的中心’,离东大陆太远了吧?!”

    “不知道是谁说的‘这是片放逐之地’……”埃德一边翻着缪鲁的日记一边小声嘀咕。

    半身人贴心地给他做了两个大布袋,中间用结实的皮绳连在一起,正好可以装下缪鲁放日记的木箱和他们硬塞进去的各种食物,然后一左一右地搭在龙背上。而坐在中间的埃德只要稍稍伸手就能拿到他想要的东西,简直方便得令人感动!当然,冰龙对此很不高兴——这东西让它看起来活像头驮着货物的驴!

    这样的抱怨说出来感觉更丢脸,所以它选择了当那玩意儿不存在……但心情还是很有点暴躁。

    “‘放逐’和‘保护’有冲突吗?”它强词夺理,“监狱还有墙壁和屋顶呢!”

    埃德低低地笑着,并不反驳。他知道冰龙已经接受了他的猜测——这不是什么放逐之地,只是“另一种可能”。而这片大陆的自在与随性,显然更像是星燿会喜欢的风格。

    “也许我们不该那么快离开‘另一边’的。”埃德不知第几次地惋惜,尤其是在发现两个世界时间的流逝并不一致之后。在没有日夜交替的“那一个”世界很难判断时间,但也绝不可能只有半身人所说的,从看见他们第一次飞过到他们飞回来,只隔了五天——单是从半身人的领地飞到世界的边缘又折回都差不多要这么久了!

    “待得更久一点,也不一定能得到更多。”冰龙说,“而且,那么任性的家伙……如果它心血来潮让我们永远留在那里陪它聊天,难道你也陪吗?!”

    其实如果不加“永远”两个字,那还是挺有趣的。

    埃德默默地想着,将视线落回他还没有看完的日记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