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另一种可能(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一路向北,地面上被烧灼的痕迹逐渐消失,似乎可以证明九趾的确不是有意纵火……也可以证明那条船已经解决了它“漏火”的问题。

    埃德衷心希望它就此坠毁,但可惜,他所能“看见”的,是条那桅杆全部断折,连龙骨都已经开裂的船,仿佛有生命般渐渐复原。

    一条船总不可能像他一样拥有神的血脉……所以它的力量到底为什么会不受这片大陆的影响?

    回想起来,被拖进深海的那一晚他所遭遇的,其实与在无声之塔发生的,甚至与斯科特所做的,应该是同一种仪式。只是,在无声之塔时他被当成了承载力量的容器……被当成了另一种形式的“神之骨”,可他并非骨头或宝石那样的死物——他拒绝了。

    而在海底,他是被选择的祭品,得到力量的是那条船……那力量有什么特别之处?

    伊斯曾经怀疑,斯科特用仪式所得到的,那些容纳了强大的魔法之力的容器,是为了设下一个巨大的法阵。可斯科特把群山之心给了泰丝,而九趾的魔船,恐怕也不是他可以随意安排的棋子……不,如果他知道,他根本不可能允许九趾把埃德当成祭品。

    他又想起大法师塔。那把塔内近一半人变成了干尸的阴谋很有可能也是为了同样的仪式,只是因为法师们的抵抗而功亏一篑。

    那不可能是斯科特——斯科特不会拿活人做祭品。

    埃德知道他对斯科特太过信任,他已经因此被警告过不止一次——甚至连斯科特自己也警告过他,可他仍固执地坚持着这份信任。

    那是斯科特?克利瑟斯。是他在他最迷茫的时候告诉他,他有权自己做出决定——但也得自己承担后果。他告诉他,他们其实都在雾中行走,但也只能走下去。

    他放手让他独自离开,相信他能在迷雾之中找到自己该走的路。那么,至少,在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已彻底迷失,或坠入黑暗之前,他也会相信他,相信在那个曾灿如暖阳的灵魂之中,有些东西永远不会改变。

    他宁可相信有人在做着和斯科特一样的事,却未必是为了同样的目的。而那会是谁,似乎也并不难猜。

    视线越来越模糊时埃德改变了他的法术。他分出的一点意识原本附着于升上天空的黑烟,借着飘散的烟雾和那条船的联系来追踪,窥视……却也只能随黑烟而动。而现在,他冒险潜入了船上——一缕黑色的烟雾,缠绕在重新竖起的桅杆上,丝丝缕缕的、破碎的黑色船帆间。

    他总觉得九趾并不是跟着他们来到这里的。或许在发现他们之后他改了主意,又因为魔船受损不得不尽快离开,但他原本的目的是更让埃德不安的。

    如果那条船完全复原,他会去哪儿?他手上还有从虹弯岛夺走的生命之息,而他会用它来做什么,他们全无头绪。

    他必须得盯着他。

    一心二用,还时不时地忍不住探头欣赏赫特兰德充满生机的大地,他比平常更容易疲惫……这些天他也的确耗费了太多的精力。

    但他在冰龙急速的飞行中硬撑着看完了缪鲁的日记。从最北端的海岸到半身人的聚居地,那个曾经骄傲自信的年轻的牧师用自己的双脚跨越了整个大陆,出现在半身人的小镇上时已是个落魄的中年人。

    他见过了这片大陆上几乎所有的种族:努亚人控制了北部的海岸和大片的平原,村庄与城镇间有着平整的道路,分散而不孤立,虽没有东大陆的繁华热闹,却在一个强大的统治者,和比鲁特格尔更自由和平等的制度之下,靠着赫特兰德丰饶的大地过得平静而富足。努亚人的领地以南,广阔而茂密的森林是半人马神秘的国度,那个健壮高大的种族有着更胜努亚人的战斗能力,但数量远没有努亚人那么多。他们冷漠且沉稳,似乎很难有情绪上的波动,也并不喜欢和其他种族打交道——森林已经能给予他们需要的一切,而他们也保护着森林。据说还有几个同样栖身于森林的、小小的种族也在他们的保护之下,比如身材娇小,背生双翼的有翼精灵,但很快就被赶走的缪鲁并没能见到。在见过了几个偷溜进半人马的神殿不知做了什么的法师和他们的雇佣战士半腐的头颅之后,牧师觉得自己只是被“赶走”,至少证明了半人马并不真那么凶残暴戾。

    女法师西雅因为某种原因不得不随船返回东大陆,留在赫特兰德的几个法师似乎也并没能完成他们的任务。他们对与布里人相似的努亚人没有什么兴趣,很早就向内陆进发。出自大法师塔的法师素来以胆大妄为而闻名,但在失去了他们引以为傲的法术之后,这样的“胆大妄为”显然也迅速给他们带来了杀身之祸。除了死在森林里的那三个,缪鲁再没听说过其他两个人的消息,想来多半也是凶多吉少。

    半人马有自己的神殿,这一点让缪鲁尤为兴奋。即使他们信奉的更像是森林本身——没有名字,没有形态,存在于森林之中所有生灵的生命与灵魂里。

    但人类最初的信仰,其实也不过如此。他们如今祈祷时所念咏的名字,竖立在神殿里的雕像,要么来自精灵,要么来自矮人,要么是将矮人与精灵的传说融合在人类自己的传说里。同样的情形,是不是也有可能发生在赫特兰德?

    即使不被允许留在森林里,牧师也在森林的边缘停留了很久。然而对着沉默寡言却意志坚定的半人马,他的努力实在收效甚微。近两年的时间里,那些偶尔出现在他眼前的半人马,哪怕只是单纯的少年,都不曾跟他说过一句话。即使他冒险踏过边界,也得不到一声呵斥——阻止他的只会是不知从哪里飞来插在他面前,深深扎入泥土的长矛。他毫不怀疑,胆敢再向前一步,就会有另一支长矛穿透他的身体。

    他只能满怀遗憾地离去,然后,便在赫特兰德的荒野里游荡了不知多少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