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时机(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身为战士的人对杀意总是敏感的,即使并不知道那杀意到底从何而来。努亚人隐约有些猜测,但那实在太不可思议……也许,对另一个大陆,他们的了解还不够多。

    怒火并未爆发出来,而是在那金发蓝眼的年轻人垂下视线时随之被压了下去。他甚至翘起嘴角懒洋洋地笑了笑,带点讥讽和不屑,让人有点不自在,却也不至于生出敌意。

    “……请放心,它无论待在哪里都足够安全。”埃德终于能够轻松地回答。

    努亚人在片刻的思索之后迅速做出了决定。

    “听说您有意求见我们的市长?”他选择了开诚布公,“我可以尽快为您安排。”

    如果他的猜测是真的……伯尔尼绝不会责怪他的自作主张。

    .

    这个“尽快”快到了让埃德惊讶的地步——他们被直接带进了市政厅。尽管埃德怀疑那两个努亚人已经猜出了伊斯的身份,但无论是他们,还是他们的上司伯尔尼,一个光头的中年男人,对于把这样一个“太大”的危险带进这个城市最重要的建筑之中,似乎都并没有什么犹豫。

    没有更多小心翼翼的试探,也没有什么繁文缛节,这样利落又大胆的行事让埃德欣赏不已。当他们被带到那位“手段凌厉”的女市长面前时,那份欣赏又更强烈了几分。

    鲁特格尔绝不会有女性的大臣——安克坦恩当然更不可能。女领主倒还是有的,那也必然是在没有男性继承人的情况下。即使是在尼奥,市议会和商会里也没有女性。他以为一个能坐到这个位置,且并不只是个“象征”的女性,多半看起来更像男人,甚至会有意让自己看起来更像男人,但塔芮里·梅因固然不算美人,却也坦然展示着属于女性的魅力。

    像街头走过的普通女人一样,她盘起的发髻里插了朵白瓣黄蕊,香气馥郁的花朵,一身看似朴素的蓝灰色的长裙在她站起来的时候,隐隐有如水波般的银色光芒流过,显出其中隐藏的花纹——这样华美又低调的织物,是鲁特格尔的匠人仿照精灵的风格织成的……也是瓦拉所喜爱的。

    她们连年纪都大致相仿,只是气质截然不同。埃德心情复杂地躬身行礼,梅因则微笑着将双手交叉叠在胸前。

    不出所料,她的通用语说得比她的属下还要流畅。

    “你的父亲是库尔提亚最受欢迎的朋友之一”她说,“但我猜并不是他让你来的?”

    她意味深长地看了伊斯一样,而伊斯只是满不在乎地回望着她。他当然没有行礼——他不会向任何人行礼。

    梅因平静地收回了视线,请他们坐下品尝努亚人所喜爱的、味道浓郁的果汁。

    目的,对于这个必然会被问到的问题,埃德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回答。

    “在这片大陆更往南的地方,就是世界的边缘。”他说,“我们只是去看看那是怎样的。”

    这原本也就是他们最初的目的。

    梅因点了点头,表现出了适当的兴趣:“那么,你们找到了吗?”

    “……我们看到了世界尽头的永夜。”埃德回答,“看到海水坠向黑暗无底的深渊。那样壮阔令人永生难忘。”

    “但你们想要见我,应该不是为了分享这个?”梅因直截了当地问道。

    “大概也不是每一个来要求见您的人,都能如此幸运地见到?”埃德试探着回答。

    ——所以,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暴露的?!

    梅因笑了起来。

    “你们向南时只有边境的巡逻队报告说‘有一只巨大的鸟飞了过去’……向北飞回来的时却不止从一个城市和村庄上空飞过,”她说,“然后,你们在附近的海岸边失去了踪迹。没过多久,两个谁也没见过,白得像艾格花一样的年轻人进入了库尔提亚——就算‘一头会飞巨兽背上坐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怀疑其中有某种联系,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猜测?”

    埃德沉默了一小会儿。

    努亚人的眼力真好,他以为伊斯飞得够高了居然连他也能看见!……这么一听是很理所当然……但他们传递消息的速度怎么可能比冰龙飞得还要快!

    “也许我们也有自己的‘魔法’?”梅因笑眯眯地看着一脸惊讶和疑惑的年轻人,以及他那一头怪异却并不掩饰、反正显得自然起来的灰发。

    她的属下对“那头会飞的巨兽可能变成了一个人”十分紧张,但她对埃德的兴趣更大一些。他绝不是个普通人,甚至不只是个大商人的儿子。不单是是因为他能骑着那样的巨兽跨越整个大陆……一个普通人,可不会刚进入一座陌生的城市,就要求见这个城市的统治者,却没有给出什么让他显得十分重要的理由,态度亦并不狂妄。那么,值得在意的便是他的思考方式——那无疑是身居高位的人才会有的。

    而他还这么年轻。

    埃德看得出她的兴致盎然,也看得出她看透了他的疑惑,但并不真想讨论他们自己的“魔法”。他心领神会地回以礼貌的惊叹,提起他们如何在一个半身人的村落里发现了那位几十年前随着第一支商队来到赫特兰德的牧师的日记,提起他耗费一生的时间所追寻的答案……和许多年前对一个小小的努亚女孩儿的承诺。

    说出口时他才渐渐意识到,“找一个人”对一个城市的最高统治者而言实在是一件很小的事……但也只能厚着脸皮说下去。

    梅因的神情却有些微妙。

    “所以,你想把那位牧师的笔记,全都留在库尔提亚?”她想要确认,“即使找不到那个女孩儿?”

    埃德点头。毕竟,几十年前海边村落里的一个小女孩儿,如今会在何方,甚至是否还活着,都很难说。

    “你们有个图书馆。”他说,“这样的笔记,总还是有点用的吧?”

    ——岂止是“有点用”!

    梅因并不很在乎那位牧师所找到的“答案”,尽管他的执着令人敬佩。她看重的是他记下的关于半人马、牛头人和半身人……关于这片大陆上他们尚未能探索之地的种种。他们并不是没有派出使者和探险者,但路途艰险,他们派出的队伍,能回来的极少,也从未有人能走到那么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