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时机(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低下头。开始西斜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在黑色的石板上。那些线条如此清晰地在他眼中起伏。它们的确是简单的——就像在冰龙也无法抵达的高空俯视大地,蜿蜒的河流和高耸的山脉,茂密的森林和连绵的海岸,都不过是那样简单的一笔;就像风起时水面上最初的涟漪,像细弱的花茎低垂的弧度……

    包容万物,变化无穷。

    他伸出手。恍惚间他意识到这画面并不完整,它缺了几笔。他试图补上……他应该可以补上。

    阻止他的是一种本能的惶恐与不安,和突然牢牢抓住了他手腕的,微凉的手指。

    “埃德!”

    伊斯的声音轻而坚决。

    埃德抬起头,始终关注着他的梅因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在震惊之中感觉到颤栗与晕眩——那一瞬间,她在那双深蓝色的眼睛里,看到的是无垠的星空。

    但只一眨眼的时间,星空变回了阳光下的海面,只残留了一丝迷茫的雾气。

    “……可以告诉我,你们是从哪里找到它的吗?”

    埃德把微微发抖的手藏在衣袖之下,轻声问道。

    梅因并没有隐瞒——当她决定拿出这块石板的时候就没打算隐瞒。

    “往西的海岸边一个石洞里。”她说,“大概是在两年前,一群小孩儿发现了那个洞,洞里有一具已经变成白骨的尸体,躺在地上蜷成一团,怀里就抱着这个。”

    她挥了挥手,一个静候在一边的年轻人轻手轻脚地抱出另一个木箱。

    “他身边所有还剩下的东西都在这里。”她说,“他的尸骨……就埋在那个洞附近。”

    木箱里有一柄没了鞘的短剑,精致,锋利,却黯淡无光;一条半朽的皮带,带扣铸成树叶的形状,残留的皮革上隐约有银线嵌出的花纹;两枚戒指,其中一枚竟然是用珍稀的秘银制成,弯曲成一条优雅的银蛇……

    “……精灵。”埃德低声说。

    梅因点了点头。

    “我们曾经把这些东西的纹路和式样画给尼奥来的商人看,他们也是这么说的。”她说,“‘这是精灵的风格’。”

    “您说,‘他’?”埃德回想起来。

    “他很高。”梅英回答,“骨架比我们的男性要纤细,但骨盆狭小……如果精灵的男女也有这样的区别的话,那应该是个男性。”

    “他没有留下任何一点文字吗?”

    “至少我们没有找到,如果你想去看一看……”

    埃德沉默片刻,摇了摇头——他有更简单的办法。

    他把那枚秘银戒指握在手心。那拥有魔力的金属在这个不存在魔法的地方也依然光亮如雪,如果还有什么能残留下来……

    伊斯再一次阻止了他,而他也立刻意识到,在这里施法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我可以带走这些吗?”他问,“我认识……一些精灵朋友。”

    梅因没有犹豫太久。

    “当然。”她说。

    这些东西对他们而言的确是个谜,却也是个没有什么意义的谜——精灵的船只从不曾、大概也永远不会出现在他们的港口。

    埃德有些惊讶。从他们珍而重之地保存这些东西的方式判断,他没想到会如此轻易。

    “多谢。”他郑重地道谢,“这些东西……对我而言十分重要。”

    “您留下的那些笔记,对我们而言也十分重要。”梅因坦然承认。

    “……我没想要交换……”埃德有点茫然地喃喃。

    “所以我才说,‘当然’。”梅因眼角的细纹里都是笑意,“这不是交换——不是交易。但我希望这是个好的开始,如果有一天我有机会拜访尼奥城,也许我能告诉其他人,‘我有个朋友在这里,他叫埃德?辛格尔’?”

    “当然!”埃德回答得急切又响亮,响亮得让伊斯只能默默地翻个白眼。

    “所以,你们打算去东大陆了吗?”埃德忍不住问道。

    “是的。”梅因微笑着回答,“有一天……乘着我们自己的船。”

    他们一直等待着……一直努力创造着一个合适的时机,而那一天,或许已并不遥远。

    .

    埃德把那些笔记——那两个实在算不上好看的大布袋留在了他们落地时礁石边。当梅因带着她的属下小心地接过了那几个木箱,伊斯就在他们的眼前变回了冰龙。

    “他是条龙。”埃德不无骄傲地向努亚人介绍,“应该就是你们的传说里,从这片大陆上方飞过,生命从它滴落的血里诞生的……那种龙。”

    在惊讶和本能的敬畏之中,梅因下意识地脱口道:“噢……那他还真……有点小?”

    在他们的传说里,那条龙的双翼可是能遮蔽整个天空!

    或许是因为震惊而有片刻的呆滞,冰龙并没有及时发出一声怒吼。在它反应过来的时候,埃德已经摸着它的翅膀拼命安抚。

    “不小的!”他努力解释,“它年纪还小……它还能长!”

    怒气瞬间转移,冰龙一爪把他拍进了沙地里。

    .

    “那是个市长!”

    坐在冰龙的脖子上飞向天空时埃德还在絮絮叨叨地埋怨,“是个有身份又值得尊敬的好人!你就不能给我留点体面嘛?!”

    冰龙压根儿懒得理他——最多也就翻了个他看不到的,巨大的白眼。他啰嗦一阵儿就也自己泄了气。

    他从变小了的布袋里摸出那块石板,一时抱在怀里,一时放回布袋,一时又问冰龙:“你能把它藏起来吗?就藏在你藏阿克顿之剑的地方?”

    那个神秘的“地方”,连他都不知道在哪里,应该足够安全了吧?

    “藏不下!”冰龙不耐烦地吼他,“你以为那地方能有多大?”

    埃德只好长长地叹口气,把那块石板抱得更紧。

    “那到底是什么?”冰龙问他。

    “……算是……棋盘吧。”

    过了好一阵儿,埃德才恹恹地回答。

    他不喜欢这东西,无论是谁创造了它……可无疑,它是有用的。而它会带来的危险,大概跟它的用处一样大。

    “你不觉得这也太巧了吗?”他拍了拍冰龙的脖子,“我们落在半身人的麦田里,却找到个几十年前来到这里的牧师留下的东西……我们想把这东西交给应该得到它的人,又得到了这块石板……”

    “所以,你是想感谢九趾,还是想感谢那颗被吹了一口气的骰子带给你的‘好运’?”冰龙嗤笑。

    “就是……太巧了嘛……”埃德嘀咕着,压下心中的不安。

    他其实不知道,这到底算不算好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