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标记与契约(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一年多没见,他的矮人朋友似乎变得更加稳重。他站在那里向他微笑,曾经被死灵法师剪得乱七八糟的胡子又长回了原本的丰厚整齐,被编成一条粗粗的辫子掖在腰带上,同样丰厚的头发里却多了不少银丝。埃德跳过去用力地拥抱了他,感觉到矮人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

    “你受伤了吗?”

    他立刻放开手。

    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的原因——矮人可并不讨厌拥抱。

    莫克摇了摇头,笑容里带了点苦涩:“说来话长。”

    .

    埃德的确带了礼物——只要有时间,他总是记得带礼物的,这大概是他难得从里弗那里继承的一点习惯。

    库尔提亚附近的原野上生长着一种树干坚硬的植物,种子也硬得像石头,颜色是极艳丽的殷红,能串成很漂亮的珠串。泰丝满意地一串串挂满了脖子和手腕,蹦去厨房“帮”娜里亚烤小饼干——反正莫克的故事她已经听过。

    矮人则端起用那种植物的树干凿出来的杯子,灌了一口新酿的黑啤酒。

    “有一种独特的香气。”他评价。

    “是吧!”埃德抱着酒杯得意地笑。

    那似乎从未改变的笑容稍稍驱散了矮人心中的阴云,让他说起最近接二连三的变故时都更从容几分。

    “三个多月前,我的祖父去世了。”他说。

    “……抱歉。”埃德轻声说。

    “他已经活得够久,”莫克苦笑,“可他不该……以那种毫无尊严的方式死去。”

    那个夜晚他似乎有什么预感,一整晚都辗转难眠。天快亮时,老国王的尖叫声刺破了矿坑中的寂静与黑暗。

    莫克赶过去的时候,老国王已经说不出一句话。他在失去那面镜子之后日渐肥胖的身躯痉挛般缩成一团,凸出的眼球几乎像是要从眼眶里掉出来,浑身的骨骼发出可怕的脆响,嗓子里却只能挤出含糊而无意义的咯咯声。

    所有的牧师都束手无策,他们唯一能告诉莫克的是,这不是病……更像是某种诅咒。

    莫克不得不想起银牙……想起那面镜子。他知道更多秘密。可他同样毫无办法。

    老矮人抽搐了很久才断了气,整个身体收缩成极小的一团,血肉都像是被抽干,只剩下青灰色的一层,贴在依旧断裂的骨头上。

    “而我怀疑……他的灵魂并没有从其中离开。”莫克把酒杯放回桌面,几个月过去,那一幕依旧是他脑海中抹不去的噩梦:“当我为他整理遗容的时候……他似乎还在盯着我,眼神里充满恐惧与绝望。”

    没有犹豫多久,他就暗中火化了祖父的尸体。

    “我不能让他变成……那种怪物。”他说,下意识地摸了摸额头,“可有时候,我又会觉得……我那时所看到的,不过是我自己的恐惧。”

    他或许也是被诅咒的。

    “你是说……那个?”埃德不由自主地也摸了摸自己的手心,“那个死灵法师画在你额头上的符号?”

    他记得那个,但无法辨认。他唯一能确认的是那与神之语有某种关联……而这种联系曾带给他难以形容的恐慌。

    神祇与恶魔啊……他想。在世界的另一边,面对星耀的时候,他怎么就忘了问这个!——不过,她死得那么早,其实也未必知道吧……

    “它还在这里。”莫克敲了敲自己的额头,“我能感觉到,而且越来越强烈。但银牙矿坑里所有的牧师都表示,那只是我的错觉……他们因为我一直无法摆脱过去的阴影而忧虑不已,甚至叹着气说我简直敏感得像个精灵。”

    看他的神情,这好像是个玩笑,埃德只好努力配合地笑一笑,扔开自己的忧虑和遗憾,抬起手:“……可以吗?”

    莫克点了点头,允许他的手按上自己的额头。

    从埃德的掌心流泻而出的力量宏大又温柔。矮人感觉到微微的晕眩——美好的晕眩,像是喝酒喝到半醺,或在温暖的炉火边昏昏欲睡,像清凉澄澈的水流冲洗掉满身的尘土和疲惫。

    额头骤然一痛,那早已经看不见的痕迹仿佛再次烧灼着他的灵魂,但只一瞬便被轻柔地抹去。

    矮人惊讶地睁开眼。他能清楚地感觉到,那束缚着他的锁链——那无法摆脱的标记,在那一瞬间断裂开来,消失无踪。

    他看见埃德同样满是惊讶的面孔。

    “我只是……”他喃喃,“试一试……”

    他真的没想到能成功。

    “你还能感觉到吗?”他收回手,难以置信地问矮人,眉毛已经不自觉地往上飘,“是不是真的已经……”

    矮人微笑着向他点头,带着欣喜与不可思议的赞叹。

    埃德喜气洋洋地左看右看——左边是伊斯,右边是安静地蹲在桌子上努力扮演一只真正的猫鼬的诺威。

    他觉得他很应该得到一点更多的夸奖,但伊斯怔怔地看着他,神情古怪地发着呆,一个字也没给他;猫鼬倒是高兴地叽叽了两声,但很快又垂下头,表示它对爪子里的土豆饼的兴趣,远比这些它听不懂的话要强烈。

    矮人所有所思地看它一眼,突然伸手摸了它一下。

    这突如其来的亲昵让猫鼬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僵在了那里——以前可没发现矮人有多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啊!

    矮人若无其事地收回手,移开视线藏住眼中的一点笑意。

    他现在浑身轻松,几口就灌下了杯子里剩下的酒,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我真该早点来找你的。”他说。

    甚至,如果他多一点关注外面的消息……如果他早知道埃德已经有如此强大的力量,那么他的祖父……

    他对自己摇了摇头。这样的“如果”是没有意义的假设,如果不是因为另一件事,他根本不会离开矿坑——矮人从来不喜欢向其他种族求助。

    某种意义上,他们真是跟精灵一样的骄傲……又自大。

    “有一件事,我觉得也许应该告诉你。”埃德斟酌着开口,“那面镜子……现在已经变成了霍安……一个死灵法师的眼睛。”

    矮人猛地握紧了酒杯:“……什么时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