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三章 易逝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离开之前,埃德执意偷偷溜进了卡尔纳克村。

    虽然与克利瑟斯堡还隔着好一段距离,那夜半时分轰隆隆的巨响还是惊醒了熟睡中的村民。星星点点的烛光亮了起来,一些人缩在黑暗中瑟瑟发抖,一些人聚在光明下窃窃私语,眺望着被森林遮蔽的克利瑟斯,猜测那被诅咒的城堡又出了什么问题。

    伊斯觉得根本不用理会这些家伙。因为被柯林斯的迷雾所阻隔,这个交通愈发不便的小村落已经没剩多少人……也没有人会在意他们。

    但埃德在意。

    “说起来,这里算是克利瑟斯家族的领地。”他说,“斯科特虽然从来没有收过他们的税,却一直保护着他们……”

    里弗买到的只是克利瑟斯堡,卡尔纳克村顺理成章地成为维萨城的领地,只是如今,维萨城的城主大概也没有多余的心力顾及这个偏僻的村落了。

    “只需要一个小小的法术而已。”埃德对此还是有点自信的,“让他们安安稳稳地睡上一觉,明天醒来的时候什么也不会记得……我至少可以给他们这一点安宁。”

    伊斯没再多说什么。

    魔法之力在夜风中悄然而至,驱散了恐惧与不安的低语。灯光一个接一个暗了下去……只有村头小酒馆的灯火,始终忽明忽暗地摇曳着。

    小酒馆的老板就站在门外,秃得光溜溜的头顶反射着烛光,一声不响地抽着烟斗,圆胖和气的面孔在偶尔飘起的火星中晦暗不明。

    当整个村庄恢复了宁静,他伸手在门框上敲了敲烟斗,突然开口:

    “是辛格尔家的小少爷吗?”

    片刻之后,辛格尔家的小少爷从黑暗里走了出来,站在从酒馆洞口的大门里投出的光亮之中。

    “好久不见,布尔奇大叔。”他打着招呼,“你怎么知道是我?……你能感知我的法术?”

    他眼神明亮,疑问里只有单纯的好奇,没有阴冷的猜忌……似乎仍是几年前一切都还没发生时,那个总是跑来找木匠家的姐弟玩的、没心没肺的小少年。

    布尔奇不自觉地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艾伦那个老头子跟你们在一起吧?”他问。

    埃德点头又摇头。

    “现在不在。”他说,“但我知道他在哪儿。”

    艾伦会在巴拉赫待一段时间

    布尔奇点点头,忽地抬手扔给他一个小小的布袋。

    “他要的东西。”他说,“顺便,代我给他传句话吧,就说布尔奇已经老了,只想混吃等死地过日子,大概帮不了他什么忙了。”

    “当然。”想起死去的古德伊尔,埃德微微低头,谦恭而真诚:“……谢谢。”

    布尔奇怔了怔,原本就不大的眼睛在越来越深的笑意中眯成了两条线。

    “你多大啦?”他问。

    “……二十二?”埃德有点莫名其妙地回答着这没头没脑的问题。

    “结婚了吗?”

    “……没……没有。”

    “哦哟。”布尔奇遗憾又愉快地摇头,“这样可不好,青春易逝呢年轻人。瞧,我有个侄女,和你差不多大,长得也可爱……”

    埃德一瞬间吓白了脸,连连摇头。

    “别看我这样,我的兄弟可是在尼奥城做着大生意的。”布尔奇热情不减地继续,“你父亲一准儿认识他!你瞧……”

    不远处的黑暗里传来一声压抑不住的低笑,埃德慌慌张张地摆着手,嘴里嘟嘟哝哝也不知在说些什么,仓皇掉头,落荒而逃。

    .

    即使已经飞到半空,冰龙依然忍不住闷闷地笑着,胸腔的振动传遍全身,让坐在它脖子上的埃德浑身僵硬,发烫的脸迎着冷风都凉不下去。

    “笑够了吗?”他恼羞成怒,“笑够了吧?!”

    “需要我告诉娜里亚吗?”冰龙依然在笑。

    埃德大惊失色,差点从它脖子上滚下去。

    “为什么要告诉她?!”他大叫。

    “让她知道你也是有人要的呀。”冰龙说,“这样她才会更在意你一点。如果你想要追一个女孩儿,可要更用点心才行。”

    “不不不!”埃德拼命摇头,“别别别!……你到底是从哪里听来的这种鬼东西!”

    “我是条龙。”冰龙理直气壮,“我的祖先也曾经以人类的形态行走在你们的城市里……我知道的可多啦。”

    “所以……”埃德忽然有点好奇,“你们也会……呃,‘追一个女孩儿’吗?”

    冰龙安静了一小会儿。

    “会是会。”它说,“只不过跟人类可不太一样。”

    巨龙崇尚强大的力量。它们的“追”……多半跟抢也差不了多少。而“爱情”这种东西,对大多数巨龙而言,更是无足轻重,甚至对自己的后代,也谈不上有什么感情。

    它们自诩强大而充满智慧,然而在许多方面……它们跟愚昧无知,全凭本能生存的野兽没什么两样。

    冰龙的情绪很明显地迅速低落下去,埃德也聪明地不再追问。

    他掏出布尔奇扔给他的那个小布袋,打开看了一眼。袋子里装了一颗黑乎乎未经琢磨的黑曜石,上面歪歪扭扭地刻了把小匕首,另外还有一张折叠得整整齐齐的纸。

    埃德一边告诉自己偷看别人的信是不对的,一边掏出来看了——反正艾伦又不是“别人”。

    然而他一个字也没看懂。准确地说,每一个字他都认识,每一句话他都理解,凑在一起,他却完全不明白那到底是在说什么。

    他大声念给伊斯听,“知道得可多啦”的龙也一样听不明白。

    “某种暗语。”它说,“娜里亚也许知道。”

    他们抵达斯顿布奇时已经是午后,灿烂的阳光之下,地面上的情形却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斯顿布奇城所有的城门大开,人群如潮水般涌向城外,仿佛急于逃离某种灾难,连港口的船都在一艘接一艘地离开,场面一片混乱,却又还勉强维持着秩序,没有糟糕到动乱的地步。

    “……瘟疫又来了吗?”埃德愕然低语。

    冰龙在半空盘旋着,刻意隐藏了身形,急速落向地面。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