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七章 生与死的界限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我看见过群星坠落。”茉伊拉说,“我也知道西北的天空又有新的星辰闪烁——就在我抬头看见天花板上那一点银光的同一刻。我知道那必然是重要的,我只是不知道那到底意味着什么……说真的,我也不想知道。毕竟如今我连低头寻路都已经精疲力尽,又哪有余力抬头仰望天空,去猜测诸神的意志。”

    她伸手把烛台递给埃德,笑容如烛火般微弱而柔和:“幸好,我还能把这些我不能理解也无法解决的麻烦,扔给更适合面对它的人。”

    埃德苦笑。他很想说他其实也没什么把握,最终却只是默默地接过了烛台。

    “你想在这里待多久都行。”茉伊拉说,“你的任何需要都会得到满足——门外的守卫会服从你的命令,一如服从我。当然……”

    她眨了眨眼,一瞬间居然流露出一丝少女般的俏皮:“凡人的力量总是有限……你知道的。”

    埃德点头,唇角的弧度不自觉地便大了一点。

    走到门边时茉伊拉迟疑片刻,半回了头低声问他:“这些……和他有关吗?”

    埃德僵了僵,只能默默点头。

    茉伊拉垂下双眼,叹息声轻如微风,几不可闻。那一刻,看不见她眼里的光,她苍白的面颊便突然显出娜里亚所忧虑的枯败。

    “您……”埃德不由自主地开口,“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斯顿布奇?”

    茉伊拉惊讶地看他一眼,那点烛光般的笑意又回到了她眼中。

    “你们真是……再合适不过的一对儿。”她说,“娜里亚·卡沃,那一头黑发的女孩儿,问过我同样的问题——带着几乎和你一样的神情……我看起来真的有这么令人担心吗?”

    埃德赧然无语。

    “不过……请替我带去一声感谢。”茉伊拉从左手上脱下一枚小巧的戒指,走过来塞进他手心,“以及,一件小小的礼物,请她无论如何不要拒绝。恐怕那一天我的确是个失败得连我自己都厌恶的女人……居然让一个本该得到我的保护的女孩儿为我担忧。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埃德,可得牢牢地抓住她。那样的女孩儿不可多得——她的活力和勇气能在我枯寂如荒漠的心底都唤起一点生机……让我忽然意识到,我或许不是个好妻子,也不是一位好母亲,甚至不是一个好女儿,更不是一个好姐姐……但至少,还有机会,努力做一个不那么糟糕的统治者。”

    戒指还带着她的体温。埃德下意识地握住它,直到她开门离去才反应过来——她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

    埃德并没有待太久。当他走出洛克堡的大门,约克·特瑞西立刻便迎了上来。

    他在等他。在这并不长的时间里已经等出了一脸的焦躁,却又在见到他的那一刻迅速收敛,只剩了点掩饰不住的心神不宁。

    直到离开洛克堡够远,确定周围不可能有人听到,他才问出压在心底已久的问题,声音虽轻,语速却快得像是不容自己后悔:“我知道这有些唐突……你认识赫莉娜·克利瑟斯?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儿吗?”

    埃德蓦然停下脚步。

    “我没有恶意。”约克匆匆地说下去,“我知道那个圣骑士说她已经死了……我也知道两个月前她又出现在斯顿布奇,那一晚下着雨……看到她的人险些以为她是个亡灵,可她不是。她行动迟缓,身体冰冷,可她有自己的意志,她会开口说话……”

    他深吸一口气,像是意识到自己太过激动——像是察觉到埃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最后,是你带走了她。”他说。

    埃德松开紧握的拳头,神情平静。

    “你到底想说什么?”他问,“赫莉娜·克利瑟斯……她的灵魂早已安息。”

    而她的身体也已经化为灰烬,再也没有谁能够利用她,让她承受她本不该承受的一切。

    约克沉默了许久,神情变幻不定。

    “有一件事我们没有告诉任何人。”他说,在终于下定决心时反而冷静下来,“也不敢告诉任何人……大祭司,在出现在斯托克广场,说出那几句话之前,就已经死了。”

    “……什么?”埃德脱口发出小小的惊呼。

    “所以我才这样冒昧地来问你……”约克恳切地直视着他,“我对你的亲族没有任何不敬……我只是想问,她是真的死了吗?那天晚上出现在斯顿布奇的女人,是真的在死后又恢复了意识吗?她还……在吗?逝者的灵魂还可以回到自己的身体吗?如果她有过于强烈的愿望和足够顽强的意志……”

    他的声音低下去,埃德却渐渐明白过来。

    “你担心她的‘预言’是出于他人的控制?”他问。

    “不。”约克坚定地摇头,“那不可能!那是大祭司……即使她老了,即使她整天昏昏沉沉,没有多少清醒的时候……她也是大祭司。没有人能够控制她……无论她是死是活,无论是她的灵魂还是躯体。”

    埃德有些无语——如果真的如此坚信,又何必非得找他来证明点什么?

    “也许黎明女神让她死而复生,以完成她未完的使命。”他说。话说出口才意识到情不自禁显露其中的讽刺,懊恼得简直想咬自己的舌头——他实在不该对一位已经逝去的老人,和一位对她满怀敬意的牧师如此刻薄无礼。

    约克怔怔地看着他,眼神黯淡下去,再也无力掩饰自己的疲惫与不安。

    “如果可以,我也想这样欺骗自己。”他说,“可那绝对不是什么死而复生,不像斯科特……但我也不能相信,她会被如此亵渎……和利用。”

    不能,也不愿相信。

    埃德默然。那其实不难理解——如果把大祭司换成费利西蒂,他的反应跟约克也不会有什么两样。

    “……赫莉娜,她的确已安息。”

    最后,他只能这样告诉那位在迷茫中挣扎的牧师,“但那个雨夜,控制她的也并不是什么邪恶的力量……她的意识清醒而自由,只是无法坚持太久。”

    如此含糊的回答,却已足以让约克如释重负地点头。

    分手时埃德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心情沉重。阳光之下,生与死的界限似乎越来越模糊……这实在不是什么好兆头。

    他也曾经不顾一切地想要瓦拉回来。可是……死者有其归处,生者不可强留。

    直到现在,他才能真正理解这句话。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