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 爱的模样(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伊斯低头看他,微微翘起的嘴角带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

    “你想问,‘你爱娜里亚吗’?”他说。

    他泰然自若,脸都没红。埃德的耳朵却瞬间烧了起来,拼命地低下头去,恨不能一头撞晕在地板上。

    “连一个‘爱’字都说不出口,你要怎么才能追到她?”伊斯嗤之以鼻。

    “可是……”埃德的声音很小,却意外地固执,“你爱她吗?”

    既然问出了口,他就一定要得到一个回答。

    “大概是……爱的吧。”伊斯侧了侧头,“不过,你不用太在意。”

    埃德抬起头,苦恼得皱成一团的脸看起来活像是在便秘。

    “怎么可能不在意!”他叫起来,又赶紧捂住嘴——无论如何,这可不能让娜里亚听到!

    “因为我是条龙啊。”伊斯看着他笑。

    “……想想萨克西斯和他的父母!”埃德说,“他们的故事你可比我更清楚。”

    “是啊……”伊斯依然在笑,可笑意并没有传到眼底,“他的父母死无全尸——他也一样。”

    埃德被噎住了,噎得脸忽青忽白忽红。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急切地分辩,“我是说,那毕竟是有可能的……如果是你们的话,一定会有更好的结果……”

    “不会有的。”伊斯说,“这甚至与生命的长短和种族的差异无关……你没有听明白,埃德,我说了‘大概’,因为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爱,龙……至少是绝大多数,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我只是……”

    他沉默了一小会儿。

    “我只是,希望在她心目中,我永远是最重要的。可是,我也同样希望在你心目中,我也永远是最重要的。我希望所有我放在心上的人,都只把我放在心上……瞧,就算是我也明白这不是爱,埃德,这是贪婪——这才是龙的本性。”他直视着埃德,坦陈他内心的丑恶,“有时我会觉得,我待你们不过像是巨龙待自己的宝藏……只是喜欢收集的东西不太一样。”

    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如果彻底看清了他,他们会离开吧?……可这才是真实的他,而他们总有一天会发现。

    “不……才不一样!”埃德跳起来,脸涨得通红,“……完全不一样!你……你会保护我们,你会关心我们,你会……你连自己的宝藏都可以给我们!……”

    “那不是我的宝藏。”伊斯纠正他,莫名地保持着冷静,“那是我父亲的——你们才是我的。”

    埃德再一次被噎得脸发白,甚至不确定他到底是该生气还是该感动。

    “……总之,不一样的!”他恼羞成怒地挺.胸,“如果你不懂,我可以教你啊!”

    伊斯笑出声来。那是发自内心的笑,他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不觉得紧张或不安……因为眼前这个人总是能成功地让他紧张不起来。

    “你确定你很懂吗?”他取笑他。

    “……多少比你好一点!”埃德嘴硬。

    “即使如果我懂得了爱,会从你手里夺走娜里亚也无所谓吗?”他问,“成全他人可不是龙会有的美德。”

    “……无所谓的。”埃德蔫蔫地垂头,“她本来也不在我手里啊。”

    ——这倒是真的。

    伊斯摇头,突然很想再踢他一脚。

    他踢了,然后扔下埃德,心情愉快地扬长而去,完全不记得自己原本是来干什么的。

    他或许看不清爱的模样,却能感受到它带给他的温暖,愉悦……和痛苦。所以,也许总有一天……能看清的吧?

    .

    埃德独自在房间里发了一会儿呆,不太久,因为伊斯很快又转了回来。

    “差点忘了。”他用漫不经心的语气掩饰他的尴尬,“这是给你的。”

    他扔过来一个银光闪闪的圆球,入手沉甸甸的,一时却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那个银光闪闪的精灵王给你的星图。”伊斯说起银叶王总是不由自主地带点讽刺,“这东西的风格还真是跟他一模一样。”

    埃德好奇把银球转来转去,那看似光滑的表面浅浅地刻着精美的图案——那是精灵关于诸神和群星的故事。

    很美,但埃德还是有点哭笑不得——他要的可不是这种放在案头欣赏的装饰品!难道是芬维没有说清楚吗?……

    仔细打量,圆球中间有一条几乎看不出的细缝,他试着扭了扭,清脆如铃音的机括声里,圆球的上层如花瓣般旋转着绽开,露出包裹其中的另一层。这一层镂空刻出了许许多多星形的小洞,其下隐隐透出点微光。

    埃德心中一动,飞快地冲过去拉上了所有的窗帘,然后站到房间的正中,近乎虔诚地举起银球。

    星星点点的光芒投射在天花板和墙壁上,如真正的星辰般忽明忽暗地闪烁着,美得不可思议。如果周围再暗一些,大概会让人恍惚像是置身于星海。

    “好棒!”埃德由衷地赞叹,久未发作的精灵中毒症又有死灰复燃的迹象。

    伊斯不屑地给了他一个白眼。

    “芬维呢?”埃德想起那总是被他差来差去的影舞者,不禁有些愧疚。

    “走了。”伊斯说,“精灵的旅馆里好像出了点事。”

    “……星夜?”埃德一惊,“维奥莉塔在那里!”

    泰丝和诺威离开之后他去找过维奥莉塔,将所有的事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作为诺威唯一的亲人,她有权知道。

    那时精灵安静地听着,脸上的神情复杂得难以形容。

    “他来看过我……”她喃喃地开口,“那只猫鼬……它从我窗口跳过去还想假装自己是只松鼠……”

    她接受了这个。然而关于安克兰,她却没有多说一句话,仿佛那是个她根本不屑一顾的、荒谬的谎言。

    她也没有打算去找诺威。

    “他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她说出这句话时语气又冷又硬,但埃德看得出她的恼怒——既然诺威无论遇到什么麻烦都不会向她求助,她又为什么非得急着贴上去呢?

    如今她正在接受训练,成为暗语者——负责传递信息的精灵。埃德怀疑有些消息其实并不用他来告诉她……她很可能已经知道。

    诺威大概并不希望如此。他大概希望他的妹妹能够永远无忧无虑地在森林里,在星光下唱着歌。但埃德倒是觉得,或许是因为有了目标,维奥莉塔看起来比从前要沉稳了许多。

    这是件好事——但绝对得是在她安全无虞的前提之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