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一章 断翼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又一件神器?

    埃德下意识地望向伊斯,又迅速移开视线。这种对人类而言过于遥远的传说里到底有几分真实,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习惯于依靠伊斯来判断……但现在,他却又不得不担心,一旦沉入太深的记忆之中,他的朋友是否还能回来。

    要操心的事实在太多,埃德忧伤地觉得自己的白头发会早早地多得像个老头儿。

    他不自觉地抓了抓头发,伊斯却已经开口:“没有那种东西。而且丘陵巨人……”

    他的神情有些古怪,但最终还是说了出来,虽然带着难以形容的厌弃和一丝尴尬:“那东西不是巨人创造的……是龙。”

    对巨龙而言这绝不是什么光荣的历史,因此也不被承认。诸神创造出的巨人强大,坚韧,充满智慧,而它们创造出的东西空有相似的形体,智力却比猴子也高不了多少——这对骄傲的巨龙而言,实在很难接受。

    它们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也没有足够的耐心去寻找答案,那时巨人已经与诸神开战,有另一场热闹可看,有更多的机会浑水摸鱼,巨龙们迅速转移了注意力,毫不迟疑地扔下这个失败的尝试,把一切责任都推给了一条褐岩龙,声称这都是那个好奇又多话的家伙异想天开,一意孤行。

    “这个主意,的确是那条褐岩龙的提议……最后,也是它带走了那些失败的造物,甚至保护着他们,让他们能够在基茨山脉那样的荒芜之地生存下去。”伊斯说。

    或许是在它死去之后失去了保护,而那些丘陵巨人本身并没有繁衍后代的能力,最终也只能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时光之中。

    “听起来那条龙还不算坏?”娜里亚说,“至少它肯负起责任”

    “……不,你想太多了。”伊斯的嘴角抽了抽,“它只是把他们当成奴隶,在山里帮它挖金子——‘酷爱黄金’的从来不是他们,而是那条龙。如果那里真的还有什么东西剩下而没有被精灵和矮人们搜刮一空,也只会是它的藏宝……但我不记得它有什么特别到值得留意的收藏……除非他们真从地底挖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而它一直小心地隐藏着这个秘密。”

    “所以,要来打个赌吗?”尼亚打个响指,“赌泰丝他们到底会去哪儿。”

    “基茨山脉。”埃德脱口道,又在不约而同地投向他的视线中有些慌乱地解释:“不不不,我不是要打赌……我只是觉得……诺威不会想要把安克兰的阴影带到他的朋友们的家里。”

    “如果他还能做主的话。”尼亚用手比划出小小的一坨,“毕竟他现在……”

    各种意义上的“身不由己”。

    “可那是诺威。”埃德对他的朋友有无穷的信心,“就算变成了一只猫鼬,如果是他不想做的事,泰丝也不能强迫他的。”

    “这样猜来猜去的也没什么结果。”尼亚摊手,“我的人还盯着他们呢,再过几天就能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啦……嘿,真的没人想赌一把吗?”

    “你的人?”娜里亚挑眉。

    “当然!”尼亚挺胸,“我,尼亚·梅耶,在西边的自由城邦里也是大名鼎鼎的呢!”

    他在辗转于几个自由城邦间的剧团里长大,在认识艾伦他们之前就结交了许多混迹于城市各个角落里的朋友,与流浪于荒原上的部族也有交情……在西南,他的确有自己的耳目。

    娜里亚轻轻一笑,没再说什么。埃德怀着一肚子的忧虑回到房间,不自觉地摸索着银球表面细密精致的图案,怔怔地看着他摊了一桌的各种地图。

    有一只看不见的手牵引着一切,他知道,他甚至能猜到那是谁,他只是不确定,他到底要将他们引向何方。

    “……他们会没事的。”伊斯说,“很显然,他们还有用。”

    这实在不算安慰——但的确是个安慰。

    埃德苦笑着点头,强迫自己集中精神。如果他们不能自己找出一条路……就始终会在他人的操纵之下。

    .

    那天更晚的时候,芬维带回了星夜旅馆的消息——他直接带回了维奥莉塔。

    精灵长长的金发编成了一条松松的辫子垂在身后,深灰色的长裙看起来有点老气横秋,走动时却会闪烁出银色的微光。

    低调,但依然精致。虽然消瘦冷漠,脸色也不怎么好看,维奥莉塔的精神却比那一晚突然出现在埃德床边时要好了许多,即使谈起穆雷的失踪,也始终保持着冷静。

    是的,穆雷,星夜旅馆的主人,也是格里瓦尔在斯顿布奇安置下的暗探的首领,失踪了。

    六天前离开时,穆雷并没有告诉任何精灵他要去哪儿,去做什么。这很正常,所以谁也没有多问。昨晚他的房间里突然有了动静的时候,精灵们还以为是他回来了……但那动静未免太大。

    长剑穿透了木质的地板——楼下的精灵抬头甚至能看见露出的一截剑尖。当他们以为有敌人来袭而冲进穆雷的房间时,看到的却只有插在地板上的那柄剑。

    穆雷的剑与其他精灵的剑并没有太大不同,也没有附魔,只是剑柄上极其隐秘的位置,刻了一只振翅欲飞的小鸟。然而那个图案被利刃在正中刻下了深深的一道……就像是一剑斩断了小鸟的双翼。

    剑柄上还残留着血迹,剑身上甚至有了细小的缺口,但血迹已干,房间里也并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那一场恶斗发生在别处,回到这里的,只有穆雷的剑而已。

    没有谁比维奥莉塔更熟悉眼前这一幕。

    她已经经历过两次,第一次是诺威,第二次是兰斯。对精灵而言,这种方式意味着不名誉,亦不可再追究的死亡,然而讽刺的是,诺威和兰斯都没死。

    “所以他应该也还活着。”她说,神情平静到冷漠,眼中却似乎流露出一点不同寻常的东西,“穆雷·繁羽是个剑舞者……他可没那么容易死。”

    “繁羽?”埃德轻声重复。

    “他跟那个鹿角森林的精灵同姓。”伊斯说,“不奇怪,精灵最古老的族姓原本也没几个。”

    “而我正是为他而来。”维奥莉塔环视四周,“那个‘鹿角森林的精灵’,他在哪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