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三章 落棋(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罗莎目光微闪,从突然沉默下来的泰丝看向蹲在不远处的小猫鼬。

    它没有像从前那样和它的主人一起扑过来,在她们的肩头热情地来回跳动,用它特有的方式打着招呼,而是在火堆前直立起来,安静地看着她,短短的四肢和毛茸茸的身体一如既往的可爱,却莫名地显出几分她熟悉的挺拔和优雅……不该属于它的挺拔和优雅。

    而那双圆圆的眼睛,其中隐约的光芒,怎么看都透着一只猫鼬不可能拥有的智慧——目光相接的那一瞬间,十来岁就敢拔剑砍人的雇佣兵,竟不禁有些脊背发寒。

    她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还没想好要如何开口,小猫鼬已经跑到了泰丝脚边,轻轻地戳了戳她的小腿。

    泰丝低头,看着猫鼬飞快地挥舞两只小爪子,然后无奈地对罗莎撇了撇嘴:“他说,不能欺骗朋友。”

    “他”……

    罗莎伸手抚额,嘴角抽搐:“这是……诺威?”

    泰丝抬头望天,耸耸肩算是默认。

    罗莎再次看向猫鼬,紧闭双唇,强忍笑意——这实在很可笑,却又显然严重到不该笑。

    “……想笑就笑嘛。”泰丝认命地翻了个白眼。

    罗莎垂下头,双肩可疑地抖动了一小会儿,抬头时已经恢复了一张冷静从容的脸。相比之下,赛斯亚纳反而一副从未有过的,瞠目结舌的呆样,甚至不由自主地紧握着双剑走近了两步,直直地瞪着那小小的猫鼬,让泰丝怀疑他是不是想要一剑把它劈成两半,看看能不能劈出个诺威来。

    “你想干嘛?”

    她赶紧拎起猫鼬,不顾它的反对硬塞进自己怀里,用力瞪了回去:“你小时候没听过故事吗?你们精灵的传说里比这个更离谱的可多的是!”

    罗莎无声地叹着气,走过来挡住了他们毫无意义的交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问,竭力不去看还在泰丝怀里挣扎的……那谁。

    “这个啊,说起来可是个好~长好长的故事。”泰丝迅速恢复了活力,拖着她坐到火堆边:“要不要先吃点东西?……虽然没什么好吃的。”

    她掏出还没有加热的干粮,眼巴巴地看着罗莎——虽然比不上甜心,罗莎的手艺怎么也比她好。

    “……如果那谁,”罗莎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不管是谁,把我们拖到这里时再晚一点点,我手上就会有两个据说卡斯丹森林里最好吃的烤肉饼。”

    卡斯丹森林的鬼市可不是天天都有,而且她连钱都给了!……想起来实在有点肉痛。

    “你以为是斯科特干的?”泰丝不由分说地把硬到咯牙的肉干面包全塞进罗莎怀里,“如果是他倒好啦……至少可以骂他弟弟!”

    “……叽!”终于获得自由的诺威下意识地出声反对。

    罗莎觉得,她完全能从这一声里听出那一声充满无奈的“泰丝!”

    “可惜不是。”泰丝噘着嘴继续,“除非你曾经把我们计划一块儿去挖丘陵巨人的黄金的事儿告诉过别人,否则……”

    否则,她能想到的,就只有那一个。她甚至猜得到他为什么会这么做……也不容他们拒绝。

    事实上,当他以这种方式将意料之外的伙伴送到他们面前,即使他们想要拒绝,罗莎和精灵也绝不会就此离去。

    而他们的确需要帮助。

    .

    白色砂砾堆积在浅浅的木盒里,占据了大半个桌面。精灵抬手时,平整的砂砾表面随之微微振动起来,缓缓起伏成连绵的山脉,蜿蜒的水流,茂密的森林,荒芜的沙漠……人类的城市散布其中,像一朵又一朵姿态不同的花……又像一块又一块丑陋的疮疤。

    一些砂砾升得更高。它们离开大地,升向天空,停留在不同的位置,微微闪烁——如星辰般闪烁。

    莉迪亚近乎着迷地看着那一方小小的天地……看着这个世界的缩影。

    她走过许多地方,她掌握许多秘密,但她从不能从这样的角度看着这个她既爱且恨的世界……这是,犹如诸神般的高高在上,仿佛能控制一切。

    然后星辰坠落下去,大地随之破碎,水流断绝,城市倾覆……只是眨眼间,一切便回到最初——最初那一盒没有任何形状的砂石,一片纯白。

    莉迪亚并没能看到她真正想看的。那短暂的时间里,她甚至不知道该看什么……她所掌握的仍不够多。

    但此时此刻,她能站在这里,已经是一种胜利——需要的时候,她总是有足够的耐心。

    在安克兰开口之前,她也保持着沉默。该说的她都已经说了,既然那些语言上的游戏对这个精灵毫无用处,她也懒得再费力。

    除了第一次之外,之后的每一次见面,他能对她说上两句话已经很不错。她等着他一声不响地转身离去,当她根本不存在——或就待在这里,当她不存在……直到她无趣地自己离开。

    她曾经因为这样的轻视而暗自恼恨,现在却似乎已经习惯。何况,他的确有轻视她的资格。

    然而精灵忽然回头,视线掠过她始终微微带笑的脸,缓缓落到她的腹部。

    他的视线没有温度,更看不出情绪,莉迪亚却恍惚觉得像是有一柄匕首扎进了她的小腹,剜割着她的血肉……就像十几年前在安克兰地底的密室里,尼亚突然出手刺中她的那一刻。

    她不自觉地皱眉,那道早已消失的伤口竟隐隐约约又开始发痛,似乎在提醒着什么。

    心跳乱了几拍,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她知道在他面前她藏不住多少秘密,但总有一些……是不能被揭穿的。

    “……你不会觉得我告诉你尼亚的消息是为了报复他吧?”她挑眉,“虽然他那一刀的确刺得够狠……但我实在应该感谢他才对。”

    精灵淡淡地看她一眼,收回了视线。

    “由他。”他说。

    这大概是她今天唯一能得到的一句话,而她并不能提出任何异议。

    她很清楚,在他以诸神为对手的棋盘上,她大概也不过是一颗棋子……但她会是,也必然是站立到最后的那一颗。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