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六章 光之塔(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为您。

    精灵在一棵橡树下驻足,抬头仰望林间空地上的白塔。

    夕阳西下,余晖将石塔圣洁的白染成辉煌的金,在精灵眼中恍如一条永恒的光之路,连接密林与天穹。

    “很美,不是吗?”

    在他身前几步之外,佩恩·银叶正回头向他微笑,满头银发和白塔一样,被镀上一层夺目的金红,逆着光看去几乎像是在燃烧,明亮得无法直视……却也模糊了他的面容。

    帕纳色斯沉默地点头,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那一刻的确极美,却也极其短暂。斜阳一点点沉下去,仿佛有阴影随之自地底升起,由下至上,缓缓地吞噬了整座高塔。当他们走到塔下时,塔顶尚存一点泛红的金辉,塔身却已在夜色里呈现黯淡的灰白,竟衬得那点微红都显出几分诡异。

    大门为精灵的王者而打开,进入之前,佩恩却突然回望身后重重的林木,若有所觉。

    日与夜交替,一切都变得晦暗不明,密林里寂静无声,唯有微风拂过,带来远处一头花豹低沉的咆哮。

    那渐渐熟悉的声音让精灵微皱的眉间有片刻的舒展。他带着歉意向帕纳色斯点点头,不再停留,脚步却不自觉地轻快了几分。

    然而塔里的空气依旧是凝滞的,仿佛连时间都停止了流动。在如星光般清冷神秘,却一成不变的魔法光焰的照耀下,隐隐有一丝腐朽的气息,挥之不去。

    佩恩唇边微不可察的弧度很快便沉了下去,但帕纳色斯并未察觉。他不可避免地被走廊上精巧绝伦的雕像所吸引——那是鹿角森林里所没有的东西……是被他的祖先们在选择了另一种生活方式时所摈弃的东西。只是,对于那些并非出自天然,却依然精致美好的事物的喜好,或许仍残留在他的血脉之中。

    他无法移开视线。即使这些天里已经欣赏过格里瓦尔无数精雕细琢,巧夺天工的建筑,却没有一处像这里一样,在过于雕凿的极尽繁复之外,仍透着庄严与神圣。似乎唯有在这里,神依旧是神,而不是歌中的韵脚,林间的装饰……不是一个个日渐遥远到失去了意义的名字。

    但片刻之后,他微微侧耳,面露好奇:“你们把水引进了塔里?是从塔顶一直落下来吗?”

    他或许有些失神,却并没有失去他的敏锐。耳边有细密连绵的水声,很轻,听来恍如昨夜的细雨,若有若无地响着,太过用心去听,反而会觉得它并不存在。

    佩恩的神情有些怪异。

    “……这里是无声之塔。”他说。

    的确有永不枯竭的水流从塔顶蜿蜒而下,流经每一个需要它的地方……却不该有这样的声音。

    帕纳色斯有些疑惑,却也只是点了点头,并不打算多问。在空庭中眺望这座白色的高塔,一时冲动地询问是否可以入内时,他其实以为自己会被委婉地拒绝,毕竟,这里对于银叶王自己,都不是什么可以随意进出的地方。能够得到允许已经是意外之喜,他不想让佩恩觉得他有意探听任何属于此地的秘密——他还没有这个资格。

    他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他小心翼翼地在银叶王与长老会之间保持着平衡,闭口不提那个死在鹿角森林的“使者”。然而他能够感觉到佩恩的真诚——即使他带着族人来到这里,想得到的并不只是一句足够真诚的“欢迎回来”……却仍在不知不觉间开始动摇。

    那是危险的。

    当他们向上攀登,细碎的水声时断时续。帕纳色斯原本觉得那声音堪称动听,却也渐渐生出些烦躁。从佩恩的反应来判断,这声音显然是不正常的……他并不指望有哪位长老特地因此而出来给他们一个解释,但哪怕是出于礼节,是不是也该有谁来跟他们打个招呼?

    然而塔内唯有全副盔甲,持剑而立,犹如雕像般的守卫,在他们经过时也一动不动,漠然的视线不知看向何方。

    越来越强烈的不安让帕纳色斯的脚步逐渐沉重,在某一个瞬间,他甚至毫无来由地,毛骨悚然地觉得,他和佩恩……包括一直沉默地跟在他们身后的侍卫,连同他自己带来的两个精灵,其实都已成为游荡在这塔中,再也无法离去的幽灵。

    他开始后悔那一时的冲动……可那真的只是“一时的冲动”吗?

    “就是这里。”

    佩恩的声音将他自恍惚中惊醒。

    “这是……之前的欧默之塔里残留下来的一部分。”精灵王抬手指向他们面前的浮雕,神情平静,仿佛并未察觉他的心不在焉。

    “艾拉弥……”帕纳色斯喃喃,视线掠过几乎遮蔽了天空的巨龙,掠过屹立于城墙上的圣者,落在率领士兵冲出城门的精灵身上。

    在整幅气势恢宏的浮雕里,他并不起眼,可那是洛萨克·流火,艾拉弥之王……他的祖先。

    这古老的雕塑看起来几乎未曾被时光侵袭,即使曾经有破损,也已经修复得看不出半点痕迹,唯有比数千年后更加简洁却同样生动的线条,证明着它非同一般的经历。

    幼时一遍遍听过的故事,以这样一种形式出现在他的眼前,帕纳色斯却并没有感觉到应有的热血沸腾。

    “你觉得他是英雄吗?”他控制不住地开口问道,“洛萨克……”

    “当然。”佩恩回答得毫不犹豫。

    “可如果我们是注定被拯救的,他的选择或许是一种错误?”帕纳色斯看向画面的一角——咆哮着冲锋的矮人们并未被遗漏。

    为了有足够的力量与巨龙对抗,洛萨克·流火不顾许多精灵的反对,抛开数千年的旧怨,联合了矮人甚至人类……他成功地击败了巨龙,但那辉煌的胜利之下暗藏阴影。损失惨重的矮人指责他背信弃义,心怀不满的精灵指责他独断专行,精灵的第二次分裂由此而起,并在延续多年的内战里失去了众多的同族和北方的大地,最终只能退守于南方的森林。

    “如果他没有尽一切努力抵御巨龙的进攻,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守住了艾拉弥整整十天……或许圣者根本不会降临。”佩恩回答,“如果我们只会等待和祈祷,又如何值得被拯救?”

    “……那么现在呢?”帕纳色斯问道,“现在的我们……是否还值得拯救?”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