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 光之塔(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为您。

    塔里的光线是冷的,柔和明亮,无处不在,似乎容不下一点阴影,待得久了,却很容易生出半醉般的晕眩。

    “……为什么我们需要被拯救?”

    佩恩的声音飘进耳中,帕纳色斯却听不出那是自欺欺人的否认,还是充满自信的反问。只是,那每一个音节在他脑子里绕来绕去,嗡嗡地盘旋着,渐渐模糊难辨。

    难以形容的烦躁一阵阵地涌上来。他转过头,在他眼中,银叶王唇边勾起的笑容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讥诮,披垂的银发泛着森冷的光,墨色双眼沉沉地透着死气,苍白面颊犹如冷硬的岩石雕就……看起来全然不是那个坦率从容,眼神坚毅的王者,倒像是被某种邪恶的力量占据了躯壳的敌人。

    他们原本……也不可能成为朋友。

    恍惚间,帕纳色斯下意识地把手伸向剑柄,心底却有某个声音在发出微弱而不容忽视的警告。

    拔剑出鞘之前他硬生生地停住。冷汗从额角渗出,滴落在手背上。他猛地一颤,一瞬间无法控制地生出汹涌的杀意,紧绷的肌肉甚至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却在抬头碰触到佩恩沉静如水的视线时骤然一惊。

    ——他到底在干什么?

    佩恩的眼睛其实是绿色的。不那么通透却明润的深.绿,从瞳孔向外散出一丝丝奇特的暗金,仿佛盛夏的鹿角森林里,舒展在阳光下的成熟的叶片。

    那阳光透过阴霾,静静地洒在他心底。

    “……这座塔,”他缓缓松开剑柄,开口问道:“有什么问题?”

    精灵王沉默了一小会儿。

    “塔里的光,”他说,“用长老们的说法,是……‘能照亮一切黑暗’。”

    “‘黑暗’?”帕纳色斯冷笑着重复,焦躁感如火一般轰然回卷过来,烧得他握紧了双拳。

    “只是种说法……你知道,我们习惯如此。”佩恩垂下双眼,“这塔里用于照明的光,被施加了极其微弱的魔法,很难被察觉,但能够影响神智,待得太久可能会生出一些幻觉。我们已经习以为常……所以也忘了提醒你。”

    ……只是“忘了”吗?

    帕纳色斯深吸一口气,把那越来越刺眼的白光逼出脑海。沉重地撞击着肋骨的心跳渐渐平复,他索性直截了当地问道:“有必要吗?这是为了对付侵入此地的敌人?”

    佩恩淡淡地一笑。

    “算是吧。”他说,“虽然我一向觉得,如果敌人已经闯进了无声之塔……格里瓦尔大概也已经覆灭了。”

    他没有撒谎,却也没有告诉帕纳色斯,这对天生具有抵抗力的精灵照理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甚至连身为人类的埃德都没有受到过任何影响。

    “大概这里有什么即使格里瓦尔不复存在也需要保护的东西吧。”帕纳色斯扯扯嘴角,并不掩饰他的嘲弄——才刚刚被“照亮”过的他,也无意像佩恩那样掩饰。

    精灵王的眼中掠过一丝更真实的笑意。

    “还要往上吗?”他问。

    他们原本打算攀至塔顶,仰望星空——那是整个森林里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不了。”帕纳色斯十分干脆地回答。今晚他的选择无论是对是错……都还是尽快结束为好。

    他们原路返回。快要到达塔底时,帕纳色斯却再次放慢了脚步。

    他听见越来越清晰的沙沙声。那原本感觉犹如细雨般的声音,此刻听来却更像有一群虫蚁快速地从他们脚下爬过……又像是有什么东西穿行在石壁之间,坚硬的鳞片摩擦着岩石。

    “……这声音,”他问,“也是我生出的幻觉吗?”

    “不是。”佩恩的神情有些微妙,“我也能听见。”

    “那么……为什么我们明明是原路返回,却好像走到了另一条路上呢?”帕纳色斯的语气同样微妙,“幻觉?还是走错了路?”

    无声之塔里的路并不规律,彼此相通的走廊更像自由生长的藤蔓,如果不熟悉的话,的确很容易迷失方向——可是走过的路,他绝不可能记错,即便是被这见鬼的光所包围也一样。

    “我们并没有走错。”佩恩看着眼前向下伸展的阶梯,语气平静,“是路错了。”

    帕纳色斯沉默片刻,轻声笑了起来。

    “有趣。”他说。

    佩恩看了他一眼。

    他没有从这个除了一双尖耳之外,连装束都更像人类的精灵脸上看到猜疑,愤怒……或羞愧。

    在那短暂的混乱之后,鹿角森林的统治者迅速恢复了他的冷静与敏锐,金中带绿的眼睛里跳跃着的,是面对挑战……和危险时的兴奋。

    “我还以为他们不敢对你动手。”他说,“至少不会是用……这么直接的方式?”

    “也许他们找到了可以代劳的手。”佩恩回答。

    “……我吗?”帕纳色斯挑眉。

    几乎是同一个瞬间,有什么尖锐而无形的东西划破空气,从他身边掠过,直刺向佩恩。

    然而他没动,佩恩也没有。他们沉默地互视,在他身后,鹿角森林最优秀的弓箭手张臂引弓,拉开的弓弦上不见箭矢,唯有一声清响呼啸而上,宛如实质,在走廊一侧上方纯白的雕像间,刺出一点夺目的殷红。

    坚硬光滑的大理石裂开细缝,血色静静地蔓延开来,仿佛在浮雕中参天的大树上开出了一朵血红色的花,却不见伤者跌落,也没有听见一点声息。

    而在佩恩身前,透明的盾牌骤然升起,银色光树伸展其上,在被击中的那一刻,泛开如水般的波纹。

    跟随佩恩进入无声之塔的四个侍卫里,只有一个站开半步,抬了抬手臂,姿势轻盈如舞蹈,然后便敛目退回原处,仿佛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帕纳色斯抬头,只看见一丝血迹沿着墙壁上刻出的纹路无声地蜿蜒而下。

    “……告诉我,总不会真是石头动的手吧?”他指向头顶那个被刺出的血洞,真心不解,“这座塔其实是活的吗?”

    佩恩笑了笑。那笑容和煦如风,融化了犹如冻结般的空气。

    .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