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九章 鬼域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踏入门内的那一瞬,帕纳色斯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哆嗦。

    只是一步而已,他却恍惚像是跨进了另一个世界,仿佛有无形的利刃将他身体切成了两半,一半还在因为蓬勃的战意而火热,一半已因为莫名的恐惧而冰冷。

    身体僵住的那一刻,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牙齿在挣扎中咯咯作响的声音,却还是咬紧牙关,跨出了另一步。

    如果佩恩没有回头,他也不能。

    他做了个简单的手势,即使与平常相比略显僵硬,他相信那两兄弟不会看不明白。但在他身后,相貌酷似的精灵迅速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一个顺从地停下了脚步,另一个却一声不响地跟了进去。

    帕纳色斯恼怒地回头瞪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毕竟佩恩也只在门外留下了两个精灵。

    有一小会儿他暗自恼恨。他算错了那些狡猾的老家伙……或料错了局势。他提高了警惕,却并没有做好十足的准备。但此时此刻,他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和身后的同伴。

    门内一片漆黑,没有一丝光亮。只是一步的距离,门外那“能照亮一切黑暗”的光芒却半点也无法透入门内。

    就算是精灵的双眼也需要片刻的适应……但片刻之后,帕纳色斯的视线中仍是一片模糊。

    他能勉强分辨出佩恩的影子。那长长的银发即便在这片无法被照亮的黑暗里也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他也能看见法兰蒂,精灵身上或许佩戴了什么特别的魔法物品……也或许是因为欧默的护佑,她整个身体都泛着一层朦胧的微光,勾勒出清晰可见的,纤细而挺拔的轮廓。

    但除此之外,他再看不清其他。空气浓稠得像水,湿冷黏腻,眼前漂浮着一团团轮廓不明的黑雾,微微地蠕动着,仿佛从另一个世界里爬出来的鬼魂。

    仿佛一片……深藏于圣地之下的鬼蜮。

    仿佛有凄厉的哀鸣在耳边响起,待他不由自主地去追逐时却又归于寂静。湿冷的空气里隐隐透着一丝腥甜,像血,又像某种诡异的花香,无端让他想起鹿角森林里那被鲜血浸满的石碑,和石碑下被染红的野花。

    在黑暗中扩散的瞳孔猛然收缩。他知道他不该……也不能在这种时候动摇,却无法将那他一直试图忘记的一幕驱出脑海。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他开口问道,从唇间挤出来的声音竭力保持着平稳。

    “安克兰。”佩恩低声回答,吐出口的名字带着慑人的寒意,仿佛那真是一个无法解开的诅咒,“这个法阵是几千年前的长老们……从安克兰丧命之处的高塔塔底,照原样复制过来的。”

    “……他们疯了吗?”帕纳色斯喃喃低语。

    这是他早已掌握的消息……然而站在这里,他才能清楚意识到那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不是感觉不到那强大到难以承受的力量,但这力量全然来自黑暗与死亡……这是精灵根本不该觊觎的力量。

    佩恩低低的笑声里带着无奈与嘲弄,法兰蒂的咒语声随后响起。朦胧的微光从她的身体上扩散开来,艰难地驱散了周围化不开的黑暗。

    “几个月前这里并不是这样。我不知道他们到底……”

    佩恩的声音像是被硬生生地斩断,突兀到尾音都变了调。帕纳色斯却在那一瞬间眼前发黑,仿佛重新跌回了那阴冷的黑暗之中。

    从心底发出的咆哮,听起来犹如野兽受伤时的怒吼。

    黯淡的光芒照出满地斑驳的血迹,原本就过于繁复的符文变得更加难以分辨。而在他们头顶上,无数颗宝石微微闪烁,镶嵌出一片灿烂的星空。

    然而帕纳色斯看不见这些。他眼中唯一所见,是一动不动地倒在符文间的精灵。即使一头亚麻色的长发几乎已被鲜血浸透,他仍能一眼认出,那是俄林。

    他从不多想他到底去了哪儿……最好的结果是他返回了鹿角森林,最糟的结果是他背叛了他,背叛了他们的信仰和族人,成为他的敌人。

    他想不到会有更糟。

    他猛冲过去,又硬生生地止步——佩恩侧身拦在了他面前。

    “看看脚下。”他告诉他,“越过那条线,你很可能会变成另一个祭品。”

    帕纳色斯低头,充血的双眼死死地瞪着脚下交错的线条。他未曾见过……但他其实知道这是什么。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愤怒与惊惧在灵魂之中冲撞,怒吼着想要找到一个出口,让出口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不容分辩的质问:“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他和我的属下,也是他的同族,穆雷·繁羽,两天前一起消失在这座塔中。”佩恩依旧冷静的声音,听在帕纳色斯耳中却更像是在推卸责任,“所以我才想进入这里……”

    可这里只有一个繁羽……他自天空坠落,再也无法飞翔。

    “他们做出了各自的选择,而你们亦将如此。”

    苍老低沉的声音不知从何处幽幽传来。

    “……卡奥……”帕纳色斯咬牙切齿地挤出那个名字。

    “卡奥·风语者。”佩恩冷冷地开口,“你把自己当成了什么?”

    回答他的是满怀恶意的轻笑,和在片刻的沉寂之后愈发清晰的细碎声响,窸窸窣窣,由远而近,如西部荒原挟着漫天风沙的风暴般,急速地卷了过来。

    凝滞的空气里起了风。仿佛有无数光点从天花板上,从四壁间飞了出来,旋转着向他们逼近,风中响起无数尖锐的呼啸,一声声连成一片。

    法兰蒂微微变了脸色,展开的双臂间拉出一根短短的,透明得几乎看不见的法杖,一面面光之盾再次升起,将他们包围在其中,却支撑不了多久,便在无数光点的冲击下颤抖着消散,甚至在崩溃的那一刻分裂成更多的光点,逼着他们一步步退向法阵之中。

    “光之镰……”法兰蒂难以置信地开口,“他怎么能操纵这个?!”

    “我给过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但你们并没能掌握。”卡奥的声音破碎在连绵的呼啸声里,却仍隐约可闻,“而这……是最后一次。”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