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一章 坠落(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短刀撞击在剑刃上,收回时因为对方迅速下压的力量而显得有几分吃力。那一阵刺耳的摩擦声让海琳诺将视线转回法阵之中,但战斗并未结束……远未结束。

    帕纳色斯抽身后退,脸色阴沉地转动着酸痛发麻的手腕。他一手短刀,一手长剑,行动迅捷如风,灵巧多变——那是一个精灵典型的战斗方式,而他一直是个优秀的战士。

    相比之下,佩恩的优势居然是他的力量。他的招式变化不多,却每一击都沉重得难以招架,带着一往无前的锐气和意料之外的强横,让帕纳色斯恍惚觉得,他面对的根本不是他以优雅敏捷而著称的同族,而是个比他还要高的矮人……虽然他也没有跟矮人交过手。

    身为精灵之王,佩恩·银叶从来不需要自己动手。帕纳色斯对他的了解仅限于暗探传回的消息:虽然偶尔也会与自己的侍卫对练,但银叶王并不喜欢战斗……也从未听说他的技艺有多么高超。

    他们终究还是小看了他。

    更让帕纳色斯恼怒的是,佩恩用的甚至不是自己的剑——带着客人来参观无声之塔的王者自然是不会佩剑的。那柄长剑来自他已经死去的侍卫,精巧,却也普通,如今甚至已经被帕纳色斯附有魔法的短刀崩出了好几处缺口,手持它的精灵王却依旧神色平静,似乎毫不在意。

    他挥舞长剑的方式简直像挥舞一根铁棍……上面有点缺损也的确无关紧要。

    帕纳色斯不停地移动着,寻找着攻击的机会,佩恩却始终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长剑轻点地面。那从容不迫的姿态是另一种攻击。被轻视的愤怒与耻辱仿佛黑色的火焰,在灵魂之中猛烈而阴冷地燃烧着……帕纳色斯知道自己应该冷静下来,却很难做到。

    事情本不该如此。

    有一瞬间他的视线与海琳诺相接,又迅速移开,再次举剑冲向佩恩。

    无论如何,他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

    海琳诺漠然收回视线,纤细的手指在低垂的长袖里动了动。

    光之镰在她身边如轻纱飘拂。如果没有那低沉的嗡鸣,这可怕的生物看起来就像晨间被阳光照亮的薄雾般美丽而无害。那短暂的失控几乎像是她的错觉——它们依旧忠实地服从着她的命令,在这个世界上,除她之外,也不该还有谁能够控制这些诞生于死亡的圣物。

    但她不能无视那隐约的不安。她是个咏者,她的直觉源于她的血脉、经历和力量……即使献给诸神的颂歌已不再被倾听,那力量依然存在,不会抛弃她,也不会惩罚她——哪怕她已经背叛了自己的信仰。

    诸神的力量依旧包围着这个世界,只是,失去了源头的海水总会枯竭……但如果神已腐朽成灰,与他们神魂相连的造物就一定要随之而灭亡吗?

    她曾经有多么骄傲,如今就有多么不甘。

    她看出了帕纳色斯的焦躁。虽然是在意料之中,却也难免有些失望——看在血缘的份上,她已经给了他机会,但克瑞提卡引以为傲的儿子,也不过如此。

    如果塞斯亚纳在这里……

    脑海中不自觉地闪过这个念头,又被她狠狠甩开——她的儿子不需要面对这些阴暗丑恶的东西。她会为他创造一个新的世界。

    她不得不承认,相比之下,佩恩·银叶是更有可能获得胜利的那一个……但银叶一族的人,无论暴躁多疑,固执自大,还是隐忍宽和,都不是能轻易控制的。更何况,甚至连她都猜不透佩恩已经知道了多少,又到底想做什么。

    那样不可掌控的危险,在她拥有绝对的力量时,就该毫不犹豫地碾碎。

    藏在掌心的骰子微微发热,当她将灵魂与其相连时,会觉得那是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节奏沉稳,却仿佛能牵动整个世界。

    光之镰薄薄的双翼振动出细碎的嗡鸣,骤风般卷向法兰蒂。

    佩恩必须死在帕纳色斯手中——如果这不是打开那扇门最简单也最快的方式,连她也会觉得这样的决斗愚蠢而野蛮。显然,帕纳色斯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做到这一点……而她也已经失去了耐心。

    年轻的咏者依旧笔直地站着,眼神明亮而无畏,在她无法逃避的死亡面前保持着骄傲与镇定……佩恩的动作却不由自主地失去了节奏。

    帕纳色斯脸色阴沉。他不想要这样的帮助,却还是抓住了这难得的机会。

    上挑的长剑被佩恩挥剑挡开,蛇一般窜出去的短刀,却终于在他的左腹拉开一道长长的伤口。

    佩恩退得够快。那伤口并不致命却足以影响战局——毕竟,法兰蒂已经不可能再为他疗伤。

    精灵王的目光沉了下去,帕纳色斯却也一样笑不出来。

    身后有疾风掠过。他不得不放弃了本该连绵而上的下一次攻击,闪身躲避。

    无形的利箭贴着他的右臂擦了过去,油然而生愤怒让他的咆哮几乎变了调:

    “……索米尔!!”

    背叛了首领的弓箭手紧闭双唇,脸色苍白,持弓引弦的双手却不见一丝颤抖。

    “停手吧,帕纳色斯。”他开口,声音低哑而坚定,“没有什么胜利值得付出这样的代价!”

    “你懂什么?!”帕纳色斯怒吼。

    另一声怒吼几乎同时响起……那是海琳诺的声音,尖利得仿佛能刺穿耳膜。

    帕纳色斯愕然回头,正看见法兰蒂的整个身体消失在耀眼的光雾之中。

    那一瞬间他的心底有一丝尖锐的刺痛……但很快就被惊讶所代替。

    眼前并没有预料之中散开的血雾。失去了目标的光之镰轰然四散,幻影亦随之消失——法兰蒂根本不在那里。

    愤怒与恐惧交织在一起。海琳诺后退一步,用挥袖掩饰她不由自主的颤抖。她根本没有留意到法兰蒂是什么时候使出了这样的手段……可她去了哪里?她必然还在这里……不,更重要的是,光之镰本该能够阻止她逃离,无论她用什么方式!它们也绝不该在她施法时毫无反应……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停手吧,帕纳色斯。”佩恩开口道,“这并不是你唯一的选择。”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