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五章 最简单的方式(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绷紧的弓弦发出宛如琴音的轻响。帕纳色斯不由自主地沉醉于其中,几乎可以忽略指尖撕裂的疼痛。

    柔韧的弓弦在他手指上割出深深的伤口,仿佛在表达某种愤怒与拒绝。这柄长弓为索米尔的家族所有,或许已在漫长的岁月里生出朦胧的意识。帕纳色斯其实无意夺取它,他当然会把它还给索米尔的家人……但此时此刻,它必得为他所用。

    断掉的长弓也一样是可以还回去的……让它伴着主人的遗体送回更是再合适不过。

    他漫不经心地想着,松开弓弦,甚至没有刻意去瞄准。

    他的猎物已无力奔逃,只能俯身半跪下去,勉强避开那些无形的箭矢——它们更细,却分成了十几支,在看不见的情况下,很难完全避开。

    血染红了.半.身。原本束起的银色长发乱糟糟地披散开来,一缕缕被血粘连。格里瓦尔的王大概从未有过如此狼狈的时刻。他试图站起来,然而身体一晃,最终还是又跪了下去。

    帕纳色斯缓缓放下长弓,走近几步,低头俯视着他。这个角度令他心生愉悦——难怪人类喜欢让对手用跪拜来表示臣服。

    佩恩抬起头来,帕纳色斯短暂的愉悦瞬间消失无踪。

    那双深绿色的眼睛里有他未能夺走的光辉。在他沉默的凝视之下,帕纳色斯恍惚觉得,自己才是被俯视的那一个。

    油然而生的怒意夹杂着某种暴虐的冲动,他几乎想要抬腿一脚踹在那张脸上。

    但佩恩猛然挥剑,长剑横切向他的小腿。残破不堪的长剑掠起的风声依然凌厉,持剑者却已经失去了控制它的力量。

    剑到中途就已力竭,只能顺势斜砍而下。帕纳色斯轻易避开了这一击,一脚踢在佩恩的手腕上。

    长剑脱手而出,远远地落在法阵之外。

    “如果你还想拖延时间等谁来救你,”帕纳色斯不屑地开口,“老老实实地跪在这里乞求我的仁慈或许更有用一些。”

    “……仁慈?”佩恩揉着自己的手腕,淡淡地反问,“你有那种东西吗?”

    视线的边缘是索米尔的尸体,再远一些是俄林……帕纳色斯眼角的肌肉控制不住地跳个不停。他希望自己也能保持一副平静无波的面孔,就像站在法阵之外冷眼旁观的海琳诺一样,可他已彻底沉入黑暗的灵魂里仍有什么在惶恐不安地跳动着,让他不得安宁。

    “你又能比我好多少?”他咬牙切齿,“这里发生的一切,你敢说你什么也不知道?你把我带进这里,欺骗我,试探我……你所做的,你想要的,和我有何不同?!”

    “我也可以问你同样的问题——你敢说你什么也不知道?”佩恩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我的确隐瞒了许多,也的确在试探你……但我原本以为,我们有机会共同对付真正的敌人。”

    “你以为你是谁?”帕纳色斯冷笑,“你以为施舍的一点‘考验’就能换来真心和忠诚?我也是一族的首领,不是需要围着你摇尾乞怜的狗!”

    “……你说得对。”片刻的沉默之后,佩恩承认,“是我一开始就没有把你当成值得尊敬的同伴,猜疑和试探换不来真心。可是……你有过‘真心’吗?”

    帕纳色斯的瞳孔微微一缩。

    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可他又为什么非得回答呢?

    他再次举起长弓,对准了佩恩的双眼——他实在讨厌那双眼睛。

    拉开弓弦时他却改变了方向,转向法阵之外的海琳诺。

    佩恩已经必死无疑。但在那之前,更不能放过的是算计他,利用他,妄图坐收渔利的家伙。

    光之镰依旧在周围盘旋飞舞。虽然也没有伤害海琳诺,但它们显然已经脱离了海琳诺的控制,带着一种莫名的兴奋倏忽来去,却始终不曾进入法阵之中。

    它们低低的嗡鸣似乎变换了曲调……但帕纳色斯听不懂,也没有耐心去听。无论它们到底是什么,只要他拥有了绝对的力量,就再也无所畏惧。

    “……蠢货。”海琳诺开口,带着再不掩饰的轻蔑与厌恶,“你现在该担心的可不是我。”

    帕纳色斯狠狠地瞪视着她,长弓再一次掉转了方向,无数箭矢射向无声洞开的门外。

    .

    疾风拖着尖啸声扑面而来……一起扑过来的还有密密麻麻如一面光幕般的飞虫。

    埃德头皮一炸,不假思索地挥手。平地而起的风墙大概阻止不了光之镰,但至少可以阻止向他们射来的利箭——虽然他被晃得发花的两眼其实什么也没看清,听声音判断……那应该是箭吧?

    但他忘了光之镰有多么“喜爱”魔法。

    在他试图控制它们的时候,那些不计其数的飞虫已经蜂拥而至,将无形的风墙硬生生变成了一面耀眼的光之墙。

    呼啸而至的利箭穿透了瞬间被破坏的风墙,直刺而来的箭尖闪烁着光芒,却在埃德眼前犹如被酸液腐蚀一般迅速崩溃消散,变成了光幕的一部分。

    埃德这才反应过来,这些敌友不分的飞虫在吞噬他的防御的同时,也一视同仁地吞噬了敌人的攻击……并因此而增加了数量。

    他哭笑不得,又毛骨悚然——这东西如果不受控制,可实在是个大麻烦。

    然而控制它们的是灵魂之力,他现在的力量却并不足够……又或者,他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

    此时此刻,并没有谁能来教他该怎么做,他也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门开的那一瞬他看见了佩恩……他显然伤得不轻。

    “……你的血。”

    萨克西斯的声音很轻,却能轻易穿透光之镰越来越响亮的嗡鸣。

    埃德恍然大悟——那就简单粗暴一点!

    他毫不犹豫地拔出短剑在自己的手心割下深深的一道,一边龇牙咧嘴一边甩手让血飞溅出去,郁闷地觉得自己就像一朵正拼命散发香气的人形大花,试图把所有的蜜蜂都吸引到自己身边,让它们神魂颠倒,再也顾不得其他。

    他成功了。但在所有的光之镰都欣喜若狂地向他猛扑过来的时候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太亮了!……它们不会连他一起啃了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