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八章 拒绝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对许多东西其实都只是一知半解——即使真有神的血脉,他毕竟活到二十岁才开始接触魔法,或许有点小聪明,却到底不是什么过目不忘一点就通的天才。

    他模模糊糊地知道这个法阵和希德尼盆地那座神殿里的祭坛差不多一样,源自远古的巨龙却已经改变了许多;他也模模糊糊地知道虽然同样是祭坛,洛克堡地底的那一个却又有些不一样。

    但不管有多少模模糊糊,总有一点他是能确定的——在这个法阵之上,献出祭品,便能够得到回报。

    撕去神圣……或邪恶的面纱,这更像是个交易。

    “我献出的愈珍贵,我得到的愈丰厚。”

    安特·博弗德得到过的承诺,并非全是谎言……然而想起那个发了疯的国王在不知是哭是笑的嘶嘶声里说出这句话时的情形,想起他现在不死不活的样子,埃德却只觉得厌恶到恶心。

    “有些交易能做,有些绝对不能。”他的父亲这样告诉过他,带着少见的严肃,“赔上自己的灵魂的买卖,怎么赚都是亏本的。”

    所以,他才不要这样的回报……这用他人的血与生命换来的回报,分明是一种诅咒。

    ——我不要!

    虽然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他只能再次坚定地拒绝,无声却用尽了所有的力量。

    那原本温柔如水般的黑暗渐渐沉重得令人窒息,像是整个天空坠落在他身上。他死命地咬着牙,怀疑自己下一刻或许就会被压个粉碎。

    不能不要吗?——他愤愤地想着。生意怎么能这么做!……

    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在淡淡的光芒从他身体里浮出来的时候被压下去了一点点。

    那是光之镰……虽然不知道它们到底是什么时候融入了他的身体之中,那种头发发麻的感觉即便是在这种情形之下也半点没有减少。

    埃德不知道自己怎么有了这样连精灵都没有的视力——它们细小的身体在此刻在他眼中清晰得纤毫毕现。不像蜜蜂,倒更像那种圆溜溜的甲虫,只是身体扁平,仿佛除了翅膀之外就只有细细的六条腿,半透明的翅膀没有颜色,却似乎有蝶翼般极精致的花纹……并不难看,甚至称得上美丽,可这样密密麻麻地凑在一起,又拥有那么可怕的力量,却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以及……它们杀了帕纳色斯。

    即使明知那其实是因为自己的失控,埃德也只想让它们远离自己。

    似乎感觉到他的厌恶,那些小小的飞虫向上浮去,起初如轻纱般飘拂在他的头顶,而后越来越明亮而坚实,直至像一面光盾般……将黑暗阻隔开来。

    嗡嗡的低鸣声变得过于响亮,仿佛千万只夏蝉声嘶力竭。那光芒渐渐明亮得刺眼,埃德却在焦躁与疑惑之中平静下来,心生愧疚。

    它们回应的不是他的厌恶,而是他的拒绝。

    它们到底来自何处?它们有智慧吗?……它们是否也能够感觉到,他的歉意与感谢?

    .

    芬维觉得自己的灵魂被一阵风吹了出去。

    并没有恐惧与痛苦,倒像是在做梦……像是终于挣脱了肉体的束缚,自由自在地漂浮起来,如果抬头看向星光深处,就能看见灵魂永恒的居所,一如千万年来精灵们深信不疑的,诸神的承诺。

    可当他抬头,所见的却只有一片黑暗。那黑暗里空无一物,又充满诱惑。

    他犹豫了一下,不安与抗拒油然而生……然后在那一瞬间重新感觉到身体的重量,和被撕裂般的痛楚。

    美梦变成了梦魇……柔和的风变成了无数利刃,一点点将他的灵魂硬生生割碎剥离。

    佩恩依旧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在芬维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的时候,他却还能动……而且似乎比刚才还多了几分生气。他开口说着什么,可芬维只能怔怔地看着他,意识挣扎在清醒与混沌之间,耳朵里像是灌了水,什么也听不清。

    “……斐瑞!”

    佩恩叫道,干涩的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嘶哑难听。

    “我只能救一个。”

    斐瑞的回答冰冷而直接。他的手抓在柯瑞尔的肩头——刚刚回过神的精灵动了动嘴唇,到底没有说出让他放弃自己去救一个影舞者的蠢话来……即使那个影舞者能为了佩恩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的生命,在这种情况之下,仍会是最先被放弃的那一个。

    不公平……甚至是可耻的。但如果不这样冷酷地计算得失,他们最终失去的只会更多。

    “如果连自己的属下都无法保护,你该问问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按捺不住的愤怒与焦躁让斐瑞忍不住多说了这一句。

    海琳诺笑了起来。

    “不问问我吗?”她说,“我其实不介意帮个小忙。”

    他们现在仅能自保,海琳诺却没有趁机攻击或逃离。她微笑着站在一边,并不掩饰始终紧握的右手。

    佩恩强迫自己移开视线。这个精灵是条美丽的毒蛇,信任自然全无可能,利用也最好别想。可抓在手中的芬维以一种怪异的姿势保持着静止,温润的浅褐色眼睛因为扩散开来的瞳孔变成一片无光的深黑……像一具沉在水中的尸体。

    他正在失去他……无论抓得有多紧。

    他只能看向埃德,怀着忧虑和微弱的希望。

    埃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被明亮到无法直视的光芒所笼罩,仿佛聆听神意的圣徒,又仿佛被神明所选择的牺牲。白豹低吼着徘徊在他身边,似乎也无计可施。

    而依旧漂浮在半空的萨克西斯看起来恍若神明……他低头俯视着埃德,过于冷静的眼神里看不出恶意,也绝没有善意可言。

    那是纯粹的审视与评判。

    佩恩的心往下沉。萨克西斯是个幽魂……他本该是最容易被卷入其中的那一个,却似乎毫无所觉。

    他的力量到底有多强?

    当锁链般的光从幽魂半隐半现的手中探出,佩恩本能地想要开口警告。但光索并没有触及埃德的身体。它蜿蜒而来,缠绕在了芬维的身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