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章 赌局(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的视线在海琳诺带笑的面孔和她手心的骰子之间转来转去,疑虑与不安中夹杂着不合时宜的感慨——原来精灵也玩骰子?!

    柯瑞尔无奈地扯扯嘴角,收回了他毫无威吓作用的细剑。

    “你还有什么可以拿来赌的?”他反问。

    “我所知道的一切。”海琳诺依旧直视着埃德,回答得毫不犹豫,“你没有一剑刺穿我的脖子,为的不就是这个吗?”

    “要得到那个,”柯瑞尔轻笑,“好像也不一定非得跟你打什么莫名其妙的赌吧?”

    海琳诺终于看了他一眼,微挑的唇角带着说不出的嘲讽:“你确定?”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柯瑞尔的语气带着一种跃跃欲试的轻快。

    埃德忽然间一阵发寒——这个活泼爱笑得简直不像精灵的小个子精灵,或许也有着他并不太想看清的另一面。

    “谁能确定你就一定会履行诺言?”他开口问道,“你要是输了不认……”

    他也不能拿她怎么办。

    “……我是精灵的长老,流火王族的后裔!”海琳诺低吼,他的质疑对她而言似乎是难以接受的侮辱,“我才该有这样的担心……人类!”

    那个刻意加重的称呼里充满不屑掩饰的轻蔑。埃德耸耸肩:“是嘛……那就别跟我赌啊。”

    当他不以为意地索性就当个无赖的人类,骄傲的精灵长老一时竟说不出话来。柯瑞尔毫不客气地发出愉快的笑声,连佩恩紧绷的嘴角也在控制不住的笑意里微微扭曲了一下。

    “……我不可能反悔。”强压下的怒气让海琳诺的语气变得生硬起来,“它不会允许。”

    她抬高了手,被磨损得失去了棱角的骰子颜色暗淡,毫不起眼,却让埃德感觉到某种难以形容的压力……和若有若无,并不强烈却无法忽视的诱惑。

    “你能感觉到的,不是吗?”海琳诺的声音低了下去,“它的力量与你同源……我可以告诉你它是什么,我甚至可以把它送给你,无论你是输是赢……只要你愿意打个赌。”

    “……我这里到底有什么值得你付出这样的代价?”埃德不得不问。

    “让你的‘朋友’下令放我离开。”海琳诺回答,“驱逐也好,失踪也好,我不在意你们用什么借口……别让那些只会躲在阴影里的狗追在我身后——这是为他们好。”

    “如果你要的是这个,”佩恩冷冷地开口,“该跟你打赌的是我。”

    “以及,”海琳诺无视了他,“把你手里那个……留在格里瓦尔。你可以把它交给你的朋友……毕竟那原本也是他想要的。”

    埃德掂了掂手里的“石块”,只觉得有点好笑。

    “你觉得这样如何。”他说,“我现在就可以把它交给银叶王,然后他们会抓住你,试试看到底能不能从你脑子里榨出点他们想要的东西。即使他们做不到……说真的,那其实跟我也没多大关系。至于那个骰子……我倒的确有点好奇。”

    他转头望向佩恩,举起石块:“我拿这个跟你换可以吗?”

    他裂开嘴,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笑得十分灿烂。

    佩恩瞬间明白了他的意图,眼中掠过一丝笑意。

    “当然。”他说。

    “瞧……”埃德转向海琳诺,摊了摊手,“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打赌的必要。”

    海琳诺阴沉地瞪着他。但很快,她笑了起来。

    “太过贪心果然是不行的呢。”她喃喃,“好吧,我只要求你把那东西留下——即使有一天你知道了拥有它意味着什么,也再不能将它夺走。它永远属于格里瓦尔……永远属于精灵。”

    “那我也用不着……”

    “就当是我信不过你吧。”海琳诺打断了埃德,“就像你信不过我一样……我信不过你的本性,人类。你比我更清楚你们能有多么贪婪……能在.欲.望.的驱使之下做出多么无耻的事来。”

    埃德的嘴角抽了抽。

    “您可以先看看您自己吗?”他说。

    三个精灵的尸体还倒在地上……帕纳色斯的血已经快要干在他的衬衣上。

    “可我并不是为了自己。”海琳诺坦然回答,“从来不是为了我自己。”

    ——这并不是可以不择手段的理由。

    那句话堵在埃德的胸口,并没有说出来……显然,海琳诺根本不会在意这个。

    “你到底在犹豫什么呢?”海琳诺有些不耐烦,“既然你可能失去的对你而言并不重要……只需要一点点时间,就能让很多事情变得更简单。你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帮助你的朋友不是吗?何不索性帮到底?”

    埃德沉默了一小会儿。他本能地不太想打这个赌——谁知道这个活了几百年、傲慢又偏执的精灵长老到底在想些什么?何况海琳诺这样千方百计地想要把他拉入这个赌局,总让他觉得有些隐隐的不安。

    那实在不像是走投无路时的挣扎……她说出口的赌注,是她真正想要的东西吗?

    “埃德。”佩恩开口道,“你不需要答应她任何事……这原本也与你无关。”

    埃德没有回答。

    他明白他的意思——银叶王并不想让他卷入精灵的麻烦里,即使身陷危机,大概也从未想过向他求助……那是好意,却也让他有种说不出的郁闷。

    也好——他想。难道我自己的麻烦还不够多吗?

    “好。”他说,“那就打个赌嘛。”

    脱口而出的回答鬼使神差地违背了他的心意,让他自己也目瞪口呆。

    “我没想……”他喃喃,不自觉地抬头。

    萨克西斯依旧面带微笑,从头至尾不发一语。当视线相接,埃德也无法从那变幻于灰绿和金黄之间的眼睛里看出任何东西。

    然后他低头,正对上小白浅蓝色的双眼。

    白豹抖了抖耳朵,若无其事地扭开头,并不给他任何暗示。

    “无论你想不想……”海琳诺轻笑,“赌约成立。”

    骰子自她手心漂浮起来,灰暗发黄的表面泛起温润的光泽。

    “……你想怎么赌?”埃德问,随手把石块塞进怀里,撸起了袖子。心底微妙的不安被拨到了一边,替之以破罐破摔的坦然。

    说到掷骰子……他小时候跟水手们在码头上玩的那些游戏可不是白玩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