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一章 赌局(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甚至觉得有点遗憾。一个骰子能玩的花样相当有限……当然,能玩的鬼也十分有限。

    他突然意识到,他居然一点也没有怀疑过海琳诺会作弊——毕竟那颗骰子一直在她手里。这小小的忧虑才刚刚泛上来就被他挥开,既然他厉害的精灵朋友们谁也没有提出质疑,也许对于“精灵的长老,流火王族的后裔”这样高贵的精灵而言,“作弊”是比毫不犹豫地牺牲无辜者的性命更不能接受的吧?

    他不无讽刺地想着,从踏入此地开始一直被强按下去的愤怒再次无声地燃起。他不敢多看一眼地上的尸体——他已经认出了俄林。他更不敢想象如果他们晚了一步,等待佩恩的会是怎样的结局……可他所在意的,对海琳诺而言根本不值一提。

    “你想怎么赌?”他再次开口,语气平静,并不知道自己眼中有炽热的战意和冰冷的厌恶。

    海琳诺永远不会承认那一瞬间的不安,气势却已经不自觉地弱了下去。

    “……那并不由我决定。”她说。

    那颗骰子已经离开她的手心。它漂浮在半空,悬在她与埃德之间,缓慢地旋转着。埃德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跟随它的每一次转动,跟随它每一面上浅浅的刻痕。他看不清上面刻的到底是什么,但肯定不是数字,也不像是符文……

    眼前骤然一黑,像是坠入了另一个世界。这一再反复的遭遇让埃德哭笑不得,却也无力表达他的不满。有好一会儿他只是安静地站在那一片黑暗之中,脸上毫无表情,内心平静无波。

    简直比泰丝准备的晚餐还要缺乏新意——他忍不住暗自腹诽。

    “开始吧。”

    他听见低低的声音,不知来自何处,空空洞洞没有起伏,也分辨不出性别,仿佛充满了整个世界。放在两年前这足够让他心生敬畏,此刻却只觉得心累无比。

    “……开始什么?”他反问。

    没有回答。却有隐约的.欲.望自灵魂深处升起。

    埃德环顾四周,这世界冰冷空旷,一无所有。他依然不太确定道到底该干什么,但不管怎么样——

    他想,至少……先来点光吧?

    .

    埃德的神情凝固在半是惊讶半是厌倦的那一瞬时,佩恩下意识地冲了过去,却在斐瑞开口阻止之前就硬生生地停下了脚步,没有碰触埃德仿佛失去了灵魂般的身体。

    他不敢冒险中止这个赌局,他也怀疑自己是不是能做到。

    “……有谁能解释一下吗?”

    在一阵漫长的沉默之后,柯瑞尔的声音响了起来。

    似乎永远精神十足的小个子精灵,脸上也终于显出了一丝疲惫。

    佩恩望向斐瑞,斐瑞紧闭双唇。

    “不知道,还是不能告诉我?”始终勾在柯瑞尔唇边的最后一点笑意也没了影。

    “……我能告诉你的只有猜测。”佩恩终于开口,“那东西……”

    “那是造物者之骰。最古老的……真正的神器。”

    萨克西斯柔和而缺乏回响的声音自他们头顶落下,只余幽魂的半龙低头看着他们,如俯视众生的神灵,“至少我的父亲是这么告诉我的……这是他最得意的收藏。”

    柯瑞尔握着细剑的手微微一紧。时隔数千年,已经没有几个精灵还知道萨克西斯这个名字,知道他被诅咒般的生与死……他却是知道的。

    他也知道那条斑叶龙留下的藏宝导致过多少血腥的争斗。精灵们数度分裂,彼此残杀,但据说……据说他们事实上从来没有找到真正的藏宝。

    “据说,”萨克西斯平静的语气里依然听不出情绪,“诸神创造世界时想法各异,因为无法统一而争吵不休,各行其是,导致了可怕的灾难。于是他们创造了这个,用古神的遗骸和每个世界诞生时最初的一点微尘。他们轮流掷骰,获胜者便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创造一个世界,谁也不能干涉。只是,轮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们弄丢了骰子……他们互相指责,瞬间万年已逝,当他们发现时,这个世界已经创造了自己——它比任何一个世界都混乱,却也比任何一个世界都完美。他们为之惊叹,却又忍不住加以改变……这个世界才最终变成现在的样子。”

    那单纯的叙述里没有做出任何评判,柯瑞尔仍有点无法控制自己脸上的肌肉。

    他是个精灵,他的信仰即使并不狂热也几乎是种本能。尽管萨克西斯的声音空灵如神旨般难以抗拒,这个“据说”却实在匪夷所思,大概也只有龙……和人类能够接受了吧。

    “……‘据说’。”他只能这样干巴巴地重复。

    “是啊。”萨克西斯轻笑,“‘据说’……但至少,由它开始的赌局绝对公平,你们不用为埃德担心。”

    “……你玩过?”柯瑞尔试探着。

    “我们玩过。”萨克西斯轻描淡写地回答,“我……和我。”

    柯瑞尔闭上了嘴,莫名地有点毛骨悚然——这话题实在不太好继续。

    “瞧……”萨克西斯微笑,“已经结束了。”

    这个游戏比他们预料之中更快地有了结局。

    悬在半空的骰子始终转得不紧不慢,连忽然停止旋转直坠而下时都显出一种奇异的从容,稳稳地落在地面。

    那一声轻响让埃德和海琳诺几乎在同一个瞬间清醒过来,一个刚睡醒般的迷迷糊糊,一个一脸难以置信般的茫然。

    “所以……谁赢了?”哪怕已经有了猜测,柯瑞尔还是忍不住问出口来。

    片刻之后,埃德犹犹豫豫地指了指自己:“我……吧?”

    柯瑞尔神情复杂地瞪着他,他也只能讪讪地笑。他不是刻意装傻……他只是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赢的。

    骰子朝上的那一面,一个浅蓝色的标记隐约浮现在模糊的刻痕之间,像朵雪花,又像颗星星……只是很快就消失不见。

    “……是我。”埃德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终于能够确定,“我赢了。”

    并没有多少喜悦可言……但总比输要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