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三章 迷失(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甚至当法兰蒂还在低声叙述时,埃德已经在试图施法寻找伊斯。

    他记得很清楚,伊斯曾将自己的血涂抹在银鸟胸针上,只要他能够找到魔法连接的方式就一定能找到伊斯——他连安克兰都能找到……他没理由找不到自己的朋友!

    可是他的指尖一直在发抖,他的每一个念头都被难以形容的慌乱与恐惧撕扯得零碎不堪,他的喉咙发紧,吐不出一个音节。

    有谁轻轻地碰了碰他的手臂。他茫然地抬头,看见芬维带着忧虑与安慰的眼神。

    只一瞬间,那怯于交流的影舞者就垂下了双眼,埃德满心的、几乎要将他溺毙的恐慌,却也缓缓退了下去。

    “……它飞得不高。”说到最后,法兰蒂的声音终于不再像绷得过紧的琴弦,“看起来也无意隐藏……南边的岗哨应该会传来更多的消息。”

    她并没有察觉自己的语气柔和了许多——这个慌了神的、年轻的人类,睁大的眼睛里不知何时漫上了一层水气,像某种小动物一般,看着格外的可怜。

    “……我可以帮你找到他。”萨克西斯突然开口,“如果你需要的话。”

    他迎着埃德惊喜又不安的视线微笑:“无论如何,我总有一半是龙,我的速度也能比你们更快。而我欠了你一个情……我从来不喜欢亏欠。只不过……”

    他唇边的笑意更深,却也更难看透:“我是自由的吗?”

    他看向佩恩,歪了歪头就像那只是个玩笑——但谁也没法把它当成玩笑。

    “你不是吗?”斐瑞冷冷地反问。

    如果有可能,他更愿意把这个危险的幽魂锁在某个角落……或干脆彻底摧毁他,可是显然,他做不到。哪怕只剩一半灵魂的时候,萨克西斯恐怕也从来没有真正被那些自以为是的长老们控制住。

    佩恩却听出了更多——这个古老的幽魂要的是一个承诺。

    “当然。”他回答,“你是自由的……无论如何,你也有一半是精灵,我们并不想与你为敌。”

    那是承诺,却也是警告。

    萨克西斯低头看着他,没有再多说什么。离去时他向埃德点了点头,他似笑非笑的神情随着他渐渐消失的身影一起模糊,谁也没能看清。

    斐瑞只是淡淡地看了佩恩一眼,沉默了许久的海琳诺却低低地笑出声来,死水般的眼底泛起一丝讥讽。

    “你真觉得你这天真得可笑的侄儿能拯救精灵?”她问。

    佩恩根本没有理会她——他们永远也不可能说服彼此,又何必多费力气。

    “如果有任何关于那条龙的消息,我会尽快让你知道……无论你在哪里。”他柔声告诉埃德,接下来的话却有些难以启齿:“这里恐怕还会有一些混乱。你是要回斯顿布奇,还是……”

    他最好还是回去。让一个人类待在这里,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即使他匆匆而来,竭尽全力地帮助他,并不求任何回报。

    埃德神情依旧有些恍惚,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

    “娜里亚还在等我……”他喃喃,却仍下意识地向佩恩挤出一点微笑,“别担心……总会有办法的。”

    佩恩摇摇头,笑了起来。这脱口而出的一句话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谁,压在心上的重量却莫名地轻了一分。

    不需要他的吩咐,芬维已经默默地跟随埃德离开。但片刻之后,黑发的年轻人又急急地冲了回来。

    “我忘了一件事!”他说。

    而他原本是为此而来。

    .

    “‘最初的歌’,”埃德说得太快,以至于有点没头没脑,“你给我的那个……你听过吗?我觉得那是个警告,可我想不明白……”

    他抓了抓头发,为自己的颠三倒四而懊恼地咬住了嘴唇。

    “我听过。”佩恩刻意放缓了语气,“那首歌是诺威和维奥莉塔的母亲唱的。据说在格里瓦尔,近千年的时间里,那是精灵之中最美妙的歌声。”

    埃德怔了怔。

    “是吗……”他说,“维奥莉塔没告诉我这个……她只告诉我那首歌里用她父亲创造出的某种密码藏了一句话——就是你曾经告诉过我的那一句……”

    他不自觉地犹豫了一下才轻声说了出来:“最后的逐日者将追随他的脚步,安克兰的亡者在他指间起舞……世界终结于他眼中。”

    佩恩骤然一惊。

    他对诺威的父亲伊安拉尔·逐日者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与他制造出的那些精巧绝伦的珠宝和工艺品不一样的是,伊安拉尔沉默寡言,毫不起眼。对那时还过于年少的佩恩来说,这个总是谦恭地低着头的精灵温和而缺乏个性……根本不值得他多加关注。

    他记得更清楚的反而是诺威的母亲西莉雅。西莉雅是森林女神纳西安达的咏者,有一双淡到几乎透明的灰眼睛。她的歌声能抚慰万物,却极少开口。即便是他,也只听过一次——一次就已经足够难忘。

    但无论是伊安拉尔还是西莉雅,都不该知道那个被长老牢牢控制住的预言……或诅咒。他们到底从何得知,又为什么以这种方式小心地隐藏?

    “最初的歌”,那个星图是伊安拉尔送给他的兄长伊维里的礼物,不只是为了庆祝夏焰之夜,也是为了庆祝伊维里的生日……所以,如果那是个警告,是为了警告伊维里?——他们那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儿子有问题吗?

    但诺威和维奥莉塔才能听懂那首歌……伊维里却应该是听不懂的。

    佩恩不自觉地揉了揉眉心——他也想不明白。伊维里已死……西莉雅则在两百多年前就离开了她的丈夫和儿女,向西而去。在那之后不过几十年,伊安拉尔亦悄悄离去。在格里瓦尔,这样的事情十分常见……越来越常见。漫长的生命对于精灵来说似乎已经不再是什么珍贵的礼物,而是某种沉重的负担,让他们日益疲惫而茫然。

    向西……那所谓的圣岛,所谓“灵魂的归处”,是否真的能让他们得到安宁?

    ——他们是否真的向西而去?

    佩恩的瞳孔猛然收缩。一些零碎的记忆忽然间以他从未想到过的方式连接在一起,而隐藏其中的真相……他竟不敢去细想。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