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五章 风暴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现在说这个有用吗?”里格利嗤笑,“你该问的他们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吧?——如果他们只是想要钱,你简直该为此而感谢神明!”

    埃德哑口无言。

    他垂下头,视线落在那短短的几行字上,忍不住猜测那个用优雅的措辞直截了当地让他前往尼奥“用十条装满宝石和金币的好船来换您的父亲”的海盗首领,到底是个怎样的角色。

    信都送到了他手上,对方不可能不知道他是谁。哪怕不再拥有圣者之名,他依然是足够强大的施法者,斯科特·克利瑟斯的外甥……一条冰龙最好的朋友。

    再自大一点——鲁特格尔和安克坦恩的统治者都对他信任有加,格里瓦尔的精灵王也是他的朋友,哪怕他们各自麻烦缠身,在他需要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吝于向他伸出援手。

    无论多么惊人的财富,也不值得为之面对如此可怕的对手……尼奥城里绝对有比里弗·辛格尔更软的柿子可捏。

    黑帆找上了他,为的就绝不只是钱。

    “伊斯见过那个九趾。”娜里亚说,“在北方某个叫藏宝海湾的地方……他就提了这么一句,但看起来他很讨厌那个家伙。”

    她歪了歪头:“……也许不只是讨厌,提起九趾的时候,他的眼睛都红了——他恨那个海盗恨得要死。”

    “据说那家伙杀过一条龙。”里格利兴致勃勃,丝毫不理会娜里亚带着恼怒与警告的眼神。

    “他只是找到了一条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龙的尸体而已!”娜里亚重重地把啤酒杯砸在桌子上。

    时间太短,她来不及了解更多,但至少这一点她还是可以肯定的。

    里格利耸了耸肩,不以为意:“总之,那家伙不好惹……我还听说他刀枪不入,永生不死呢。”

    娜里亚终于听出了一点戏弄的意味,却还是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他还有条船,就叫龙骨号。”里格利只会因此而更加兴致勃勃,“据说那条被他杀死的龙的灵魂就附在那条船上。那是海上的恶魔,无人能敌……他用它毁灭了不止一个城市,每死一个人,它就会更强大一分。”

    娜里亚朝天翻了个白眼,终于打定主意再也不搭理他。

    埃德默默地收起信,吐了口气。

    “我得去尼奥。”他说,莫名地有些愧疚。

    这座城市因为那个可怕的预言而正陷入恐慌之中,连昔日喧闹无比的鹦鹉螺号里都没已经没剩几个客人。他不该在这种时候离开……可那是他的父亲。

    即使他们并不怎么亲近,他也还是爱他的。何况这一场无妄之灾,很可能是因他而起。

    “你当然得去。”娜里亚说,“可我讨厌这样……”、

    她皱眉:“你不觉得吗?就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操纵者一切,拖着我们东奔西跑,疲于奔命……完全无力反抗。”

    里格利嗤嗤地笑出声来。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呢?卡沃家的小姑娘。”他说,“所有人的一生……大多都是这样。你在维因兹河上遇到过风暴,那感觉如何?而那与海上的风暴相比,根本不值一提。许多时候你只能听天由命……可即便如此,也得拼死坚持到最后——哪怕是靠着一点好远,说不定就又撑过去了呢?而且……你是没见过,娜里亚,风暴过后的天与海,简直美得无法形容……美得让你觉得为了能看到那一刻,就算再死一次,也是值得的。”

    可你总得活下来,才能看得到。

    .

    埃德已经习惯了使用传送术,娜里亚却坚持让他像个普通的旅人那样前往尼奥。

    “辛格尔家不是还有船停在码头吗?”她说,“乘船去尼奥也不过三天的时间。如果有人想做点什么……总得给他们一个机会。”

    埃德点头——这是要拿他当诱饵的意思。

    而约定的时间在十天之后,怎么算都是来得及的。

    “加文还在尼奥,他会为你收集任何有用的消息……罗莎的家人也在尼奥城里,她的父亲也许更了解那些海盗……”

    娜里亚得留在斯顿布奇,却试图为他安排好在尼奥的一切。

    “还有,那位塑石者的弟子,斯托贝尔大人,已经回了大法师塔。”她说,“如果需要他的帮助,可千万别跟他客气——那位大人,我看脸皮还没厚到能对你的求助置之不理的地步。”

    她甚至让埃德牢牢地记住了几个名字和暗号。如果加文没有出现,他也不至于毫无头绪,孤立无援。

    她忙来忙去,到最后自己也不知道她在忙什么,不自觉地站在那里,发了好一会儿呆。

    “……我们会找到他的。”埃德轻声开口。

    他告诉了她伊斯可能遭遇了什么……他可能已经不是他们认识的那一个。他说得足够明白,娜里亚应该能听懂,却显然不愿意接受。偶尔提起伊斯,她的语气就像他不过又是任性地飞去了哪里——很有可能是去找那个海盗的麻烦。而等他回来的时候,她绝对要好好地给他一点教训。

    女孩儿沉默片刻,把他还给她的银鸟胸针又别回了他的胸口。

    “当然。”她说,语气并没有她想要的那么坚定。

    埃德本想说点什么,心脏却突然紧缩。仿佛一瞬间四面的空气都紧压过来,压得他无法呼吸,眨眼间已经冷汗淋漓。

    他冲向窗边。芬维正从屋顶上翻下来,微微一愣,然后伸手拉住了他,毫不费力地把他拖上了屋顶,抬手指向西南。

    夜色如墨,西南方那一线直刺天空的光芒,分外清楚地印在埃德的眼中。

    “欧内斯特……”他喃喃低语。

    欧内斯特荒原,基茨山脉……那应该是诺威和泰丝此刻所在的地方。

    娜里亚也已经紧跟着他们爬上了屋顶,沉默地看着远方的天空。

    那光芒极亮,却没有持续太久。只是,该看到它的,必然都已经看到了。

    夜空重归沉寂,漫天星辰无声地闪烁着,璀璨又冷漠。

    “……他们会没事的。”娜里亚轻声开口。

    埃德苦笑起来。

    现在……他们也只能如此相信。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