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章 不能说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血色渐渐从小法师发红的脸上褪去。他沮丧地垂下双眼,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盯着自己的脚尖,许久不发一言。

    ——语气太凶恶了吗?

    埃德愧疚地反省,冷静了一会儿才格外温柔地开口:“我们什么时候见过面吗?抱歉,我不记得了。”

    泰瑞不停地摇头,始终紧闭双唇。埃德感觉到逼人的视线,抬起头,不远处,那个半精灵女孩正冷冷地盯着他,一柄小小的匕首从左手抛到右手,又从右手抛到左手,眼神和刀锋一样寒光闪闪,锐利无比。

    埃德摸摸脖子,决定还是暂时放弃——他的确太过冲动。

    但在他把右手从小法师的肩头放开时候,泰瑞哼哼唧唧,声如蚊蚋地开了口:“……我不能说。”

    埃德怔了怔。

    是“不能”……吗?

    这样的回答可以衍生出无数种猜测。埃德沉默片刻,轻声问道:“所以我们的确见过面……那是在很久之前,还是很久之后?”

    泰瑞终于抬头。这个问题如此怪异,他却并不惊讶——他兴奋又不安。然而他的双唇蠕动着,最终只是重复:“我不能说。”

    连这句“不能说”,他原本也不该说的。可是,他无法忍受被这样当成一个陌生人。

    埃德明白过来,却也只能苦笑,耳边似乎响起凯勒布瑞恩平静又冰冷,犹如月色般的声音:

    “时间,是超出诸神之上的存在,它不会被创造,也无法被消灭,它的规则即便是众神也只能遵循——那是远比诸界中一切魔法都要精密而冷酷的规则,一点点细微的波动,都足以改变整个世界……”

    不能说。

    此时此刻,就算站在面前的是他的儿子,他也只能当做陌生人。

    ——你是我儿子吗?

    那突如其来的念头让他险些脱口问出这个问题,即使努力吞了回去,也还是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小法师的头。

    ——可是我和娜里亚都没有雀斑啊!

    他想。

    ——所以我到底也没有娶到娜里亚吗?!……

    一个念头接一个念头,他无法甩开,并且飞快地、控制不住地想到了一大堆的乱七八糟。

    泰瑞看着他呆呆地站在那里,神情变来变去,越来越忐忑。

    他真的什么也不该说的!他甚至都不该表现出认识他的样子!他一直躲得这么远!……不,其实也没有躲,他只是顺其自然地走到哪里算哪里,埃德说过这是最好的办法……

    他们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别人看来则是莫名其妙地相对发呆。吉谢尔终于不耐烦地大步走过去把泰瑞拖开,狠狠地瞪着埃德。

    一头砂色短发的半精灵像柄出鞘的短刀,看起来随时可能扎他一刀,埃德却忍不住向她微笑。她的锋芒是为了保护……那对埃德来说一点也不可怕。

    他的笑容倒像是扎了半精灵一刀。女孩儿向后一缩,看他的眼神像看个傻瓜……又像看个怪物。

    “别这样,这是埃德。”泰瑞认认真真地向半精灵介绍,“埃德是……是朋友。”

    “你是吉谢尔?”好朋友埃德笑容灿烂,“我听过你的名字。”

    吉谢尔冷着脸看了看这两个傻瓜,果断地扔开泰瑞的手臂,扭头走掉了。

    远远旁观了好一会儿的伯特伦走上来,咳嗽了一声。如果气氛再这么奇怪下去,他觉得他们只能赶紧返回虹弯岛找个酒馆喝点小酒唱唱歌——一个缺乏紧张感的小法师他还能应付自如,甚至觉得相当可爱,但再加上一个缺乏紧张感的牧师,实在很容易让人失去斗志。

    独角兽号既然出航,他不打算空手而归。从北方归来之后黑帆意外地没有再找他们的麻烦,伯特伦却绝不会以为九趾会就此放过他们。

    而他们也同样不会放过九趾……失去同伴的那一天浸透甲板的血迹,至今亦未能洗净。

    “关于你的父亲。”他问埃德,“恕我冒昧,黑帆向你要求了什么?”

    “十条载满宝石和金币的船。”埃德没有隐瞒。

    “……以你的身份,这绝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

    “你比我更了解他们……你觉得他们想要什么?”

    伯特伦沉默片刻才说出他的猜测。

    “九趾中了某种诅咒。”他说,“大概是因为他亵渎了一条龙的尸骨,拿它做了一条船……‘魂咒’,伊斯是这么说的。他的肉体几乎不灭,他的灵魂则饱受折磨——这是赛斯亚纳说的。”

    “……他想让我为他解除诅咒?”埃德摊手,“我听都没听过什么‘魂咒’”!

    “但你是最有可能做到的那一个——精灵和巨龙都是你的朋友。赛斯亚纳说精灵曾解除过这样的诅咒……何况你还是水神的圣者。”

    埃德没有否认,只是唇边扯出一丝苦笑。

    “当然,他想要的或许更多。”伯特伦说,“我听说他在寻找龙骨之岛……那是巨龙们的埋骨之地。他得到的那条黑龙的尸骨即使给了他可怕的诅咒,却也让他成为黑帆的首领,像他那样的人,永远不会满足。”

    “我可不知道龙骨之岛在哪儿。”埃德摇头,但他立刻想到,伊斯必然是知道的。

    “……伊斯不会为了我的父亲——或者我,泄露龙骨之岛的秘密。我也绝不会要求他这么做。”他说,“他是我的朋友……可他也是一条龙。”

    “不要小看九趾。”伯特伦告诉他,“很多时候他看起来毫无计划,更别提什么深思熟虑,但大多数情况下,他都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您根本想到不到他为此能做出什么来。毕竟,就算结果再糟,他总归是不死的,除此之外的代价,他根本不在乎。”

    埃德忍不住想叹气——所以他面对的敌人,是一个凶残、不死,又完全难以预料的疯子吗?

    “我听说你们是唯一得罪了九趾,还能从他手里逃脱的人。”即使明白伯特伦很可能就等着这一句,他还是直截了当地问道,“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对付他?”

    伯特伦笑了起来,脚尖轻踢甲板。

    “我们一次又一次死里逃生,靠的就是这个。”他说,“比他更快……比他更难以预料。”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