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章 俘虏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戴布·斯特雷醒来的时候并没有睁开眼睛。他软软地瘫在那里,侧耳倾听着周围的动静。

    空气沉闷,头顶有来来回回的脚步声,地面摇摇晃晃……以及,无论他如何尝试,魔法之力都毫无回应。

    他暗自咒骂,知道自己依旧被困在独角兽号上,却也没有太多的忧虑。

    睁眼时他以为自己看到的会是伯特伦,但光线昏暗的舱室里,坐在他对面的是个穿得像个商人,却手持法杖,风度翩翩的中年人。

    斯特雷眼角的肌肉控制不住地跳了跳。

    对方或许不认识他,但他不可能不认识尼克·斯托贝尔,塑石者最后的弟子……一个幸运超过实力的家伙。

    在大法师塔,他们的地位截然不同。斯托贝尔从进塔的那一刻起便高高在上,而他却不得不竭尽全力、不择手段地往上爬——即便他的天赋远胜过斯托贝尔,他能得到的资源却远不如对方。

    从记忆深处翻涌出来的嫉恨丝毫没有减轻。他脸色阴沉地瞪着对方,至少此时此刻,作为“俘虏”,他不需要掩饰自己的情绪。

    “里弗·辛格尔在哪儿?”

    斯托贝尔直截了当地开口。

    斯特雷冷笑:“我怎么知道?”

    “能在虹弯岛和尼奥之间的海域上无声无息地劫走一个被严密保护着的商人,除了你之外,还能有谁呢?”斯托贝尔语气平静。

    斯特雷咧了咧嘴,皮笑肉不笑:“多谢夸奖。”

    但斯托贝尔的下一句话让这一层假笑也僵在了他脸上:

    “可是你也应该明白,大法师塔让你潜入黑帆之中,并不意味着你可以为所欲为。”

    心脏急剧地跳动了几下。斯特雷紧盯着对方,惊疑不定。

    斯托贝尔在大法师塔因为身份特殊而地位超群,却并不处于权力的中心——他被忌惮,也被排斥,许多事,他本该毫不知情。

    但或许……他毕竟是塑石者的弟子。他总有自己的势力。

    斯特雷动了动僵硬的身体。他调整着坐姿,也调整着脸上的表情,把那层真实的恨意,隐藏在浮起的谦恭之下。

    “但我不得不服从命令。”他说,“九趾想要的,我怎么能不给他。”

    “你至少可以告知大法师塔。”

    “我早已经发出消息……”斯特雷故意露出惊讶的神情,“难道您没有收到吗?”

    斯托贝尔看着他,眼神波澜不惊,只是简单地反问:“是吗?”

    那两个字异常沉重地砸在斯特雷的心上。他眼前一黑,有好一会儿全然无法呼吸,当他像个溺水的人一般从濒死的绝望中挣扎出来,冷汗淋淋地喘着气,最初的轻视已不见踪影。

    这是个幸运的家伙……但如今他的力量已远在他之上。

    “我……还没有来得及。”他急促地呼吸着,“九趾并不那么信任我,我不得不格外小心。”

    “你的确该格外小心。”斯托贝尔直视着他,语气温和,“现在,让我再问你一次——里弗·辛格尔在哪儿?”

    .

    斯托贝尔推门而出,神情远没有在舱室里面对斯特雷时那么从容冷静。

    他并不掩饰他的恼怒与无奈——在埃德·辛格尔面前挂出一副高深莫测的面孔没有任何好处。

    “是他。”他走向甲板另一边的伯特伦和埃德,这样告诉他们,“他们把人藏在怒风之门。”

    伯特伦挑了挑眉:“……那不是大法师塔的地盘吗?”

    “并不是。”斯托贝尔下意识地解释,“我们封锁了那里只是因为它太过危险……”

    结果那里已经变成了海盗的巢穴。

    法师颓然闭上双唇——还不如不解释呢。

    伯特伦随手抽出地图,摊在木箱上,迅速找到了他们所在的位置。

    “并不远。”他说,手指向西一划,落在一大片散落于海中的礁石上,“那里是一片珊瑚礁……跟刚才那个小岛差不多,只是更多,多得几乎连成一片迷宫,涨潮时大半会被隐藏在海水之下,一不小心就会船毁人亡,所以也被叫做碎骨滩……”

    “不止如此。”斯托贝尔不得不补充,“那里有道裂缝……通往某个异界的缝隙。在那种地方,‘施法’本身就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你完全无法预料会得到怎样的结果。”

    “……又一个吗?”埃德喃喃。

    这个世界怎么漏得像个筛子一样!

    斯托贝尔忍不住看他一眼——你还知道多少个?!

    伯特伦抓了抓脸。这倒是个意料之外的麻烦。他现在有两个法师一位圣者,他胆大包天的计划多半建立在这强大的力量之上,但如果这力量会变得并不可靠……

    “没关系。”埃德说,“堵上它就好了。”

    斯托贝尔忍不住再看他一眼——你说得倒是简单!

    连伯特伦也不禁开口问道:“你有把握?”

    “当然!”回答他的是终于不再红着脸但依然两眼亮晶晶的泰瑞。即使被吉谢尔气冲冲地一次又一次扯开,他还是会锲而不舍地一次又一次粘回埃德身边。

    “那就这样吧!”伯特伦迅速做出了决定,“詹西!转向……”

    “等等!”斯托贝尔头痛无比——这些随心所欲的家伙怎么能如此轻易地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可以保证斯特雷没有撒谎。”他说,“但他知道的未必就是真的……何况我们并不了解怒风之门现在的情况。更不必说,这样的天气,即便是晚上,这样一条船驶过去,他们也老远就能发现不是吗?”

    埃德赞同地点头。他同意伯特伦这个冒险的计划,是因为伯特伦告诉他:“九趾从不留人质。”如果他真的老老实实地等到约定的那一天,即使里弗能够活着回来,他的灵魂亦将破碎不堪。

    伯特伦和他的同伴们眼中的沉痛……以及斯托贝尔的沉默,让他明白那并不是危言耸听——他不能再浪费一点时间。

    但那并不意味着就该拖着这一船的人送死……哪怕船上的人几乎全都与黑帆有仇,并不惧怕死亡。

    “其实,起雾……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他说,“你想要多大的雾?——那对独角兽号会有影响吗?”

    伯特伦挥了挥手,笑了起来。

    “不,不需要。”他说,“这天气再好不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