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章 怒风之门(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白色砂砾堆积在黑色礁石间。日复一日,海浪将它们推上来,疾风又将它们带走,留下的始终只有薄薄的一层,像初冬落在山巅的细雪,人踩上去,无论如何都会留下痕迹。

    但法师原本也无意隐藏自己的行踪。他在礁石间从容而行,仿佛走在尼奥城石砌的街道上。没有人看得出他内心的不安——不能施法,让他觉得自己简直比还是一个对世界一无所知的稚童时还要脆弱。

    然而一路上,除了如刀般刮过他的脸颊的风,并没有什么阻拦他的去路,直到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才有一个黑影从礁石间飘了出来。

    法师停下脚步,在那黑色的斗篷之下,找到他似曾相识的面孔。

    “斯托贝尔大人……真是意外。”来者向他行礼,举止恭敬,神情平静,只有微微紧绷的声线透露出一丝紧张:“您怎么会来这荒僻之地?”

    斯托贝尔记不起他的名字——大法师塔里来来去去的法师太多,这个脸色苍白、颧骨略高的中年男人能让他觉得有点印象,就已经十分难得。

    “我在虹弯岛听到一些令人不安的传言。”他直言,“说怒风之门已经成为黑帆海盗的巢穴。”

    “……那怎么可能!”对方露出恰如其分的惊讶和恼怒,“我奉大师之命看守此地,五年来除了为我送补给的弟子,你是我见到的唯一一个人。”

    “是吗?”斯托贝尔随口问着,无法掩饰其中的讥讽——他看起来有这么傻吗?

    “我也的确没看见什么海盗。”他漫不经心地说,“但既然已经来了这里……带我去看看那道裂缝如何?”

    中年男人在突然袭来的怒气中紧闭双唇,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他应该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他早就知道斯托贝尔不会那么好打发,只要拖上一点时间,自然有人把所有的痕迹收拾得干干净净……

    但或许是在这里待久了,他不再能像还在大法师塔时那样善于忍耐。他有自己的手下,在这样的无人之地,对付一个不能施法的法师,事情结束之后把尸体往海里一扔……神不知鬼不觉。

    哪怕他是塑石者的弟子又如何?伟大的塑石者,毕竟已经是个死人。

    藏在长袖下的双手握紧又松开,谨慎的天性压过了被蔑视的愤怒——斯托贝尔不是傻瓜,他敢孤身一人来到这里,必然有所依仗。

    斯托贝尔站在那里,似乎根本看不见对方脸上变幻的神情,也没有察觉到任何危险。这里的风声有些怪异,沉闷的空气有着疾风都吹不开的重量,某种无形的力量自四面八方压过来,心跳和呼吸都似乎变得有些困难。

    他沉默地计算着时间——正如埃德所说,那并不会太久。

    “如果您……”中年男人斟酌着开口,语气更加谦恭……但并没能把话说完。

    有一瞬间,风声停了下来,时间仿佛静止,连快要消失的阳光都似乎被冻结。当空气重新开始流动,斯托贝尔的手杖轻点地面,骤然炸开的力量弹开了站在他面前,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法师,和隐藏在礁石后的敌人。

    斯托贝尔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再一次确定——无论如何,不能与埃德·辛格尔为敌。

    .

    事情其实并没有法师以为的那么轻易。

    埃德突然出现时,简陋的石台上只有一个年轻的法师低声诅咒着,胡乱踢开一堆堆碎石——法师们已经匆匆带走了各种工具,只是尚未来得及消除地面的痕迹。

    他一脸震惊地瞪着埃德,埃德却心无旁骛,眼中唯有夕阳渐渐黯淡下去的光芒里,那一丝细长的裂痕。

    它与圣墓之岛和伯兰蒂图书馆地底被伊斯扎出的缝隙都不同。它不像一只深黑无底的眼,而更像岩石上的开裂的痕迹,只是同样的黑——任何光明都无法照亮的黑。

    埃德的手心已经微微汗湿,龙血凝成的宝石红得瘆人,那颜色几乎渗进他的皮肤,让他微微颤栗着,感觉到难以形容的恐惧和兴奋。

    他的龙语有些生硬,但他能够毫无困难地发出那些人类难以掌握的音节。他全神贯注,根本无暇……也无力理会直刺他脑后的利刃。

    他听着利刃被弹开时的轻响,动也不动。吉谢尔纤细的身形快得像一道影子,牢牢地护在他身后,在短暂的时间里,挡住了一切攻击。

    伯特伦顶着泰瑞充满渴望的眼神,让这个总是臭着一张脸的半精灵战士来保护他们,不是没有理由的。

    完成咒语的那一瞬埃德回身面对敌人,没有去看落日的最后一丝光线里逐渐消失的裂痕。他能感觉得到,混乱的空气像失去了方向的鸟儿,有片刻的茫然和凝滞。但很快,一切恢复正常。

    除了倒在他脚边的那一个,其他几个法师都躲在远处,尚未察觉到异常……或者即使察觉也难以置信。近身攻击的战士们,则有着埃德熟悉的沉默与敏捷。

    蜘蛛啊……他想。张开的双手向前推出,巨大的蛛网将所有的敌人裹得严严实实,延伸出的细丝灵活如触手,迅速将远处的法师们拖到近前。

    在这个“不能施法”的地方,没有人对魔法准备任何防御。

    过于震惊的法师们瞪大了眼睛,埃德所惊讶的却是泰瑞不可思议的力量——在这个风里藏着混乱的魔法之力的地方,再高阶的隐身术也会被轻易撕裂,泰瑞却能用一瓶药水解决问题。

    这甚至都不是隐身药水——埃德留意过,他没有在细沙上留下半点脚印……这可不是凭他自己的力量能做到的。

    他觉得在那段时间里他似乎并不处于这个世界……那感觉实在难以描述。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问问泰瑞这到底是什么法术,却隐约知道,他能得到的答案,大概依然只有一句“不能说”。

    “……你发呆发够了吗?”吉谢尔不耐烦地伸手在他眼前晃晃。

    埃德眨眨眼,冲她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错觉……在这短暂,但是十分成功的合作之后,半精灵浑身的尖刺似乎收起来了一些。

    能认识新的朋友,总是值得高兴的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