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微光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黑暗之中,那一点光明逐渐远去。

    但仍有一点微光留在了冰墙上——埃德在那里刻了一行字:

    “我关上了那道裂缝……小心。”

    或许是担心他看不明白,字是倒着刻的,因此显得分外难看。魔法的光芒在那蚯蚓般扭来扭去的线条中流过,渐渐消失不见。

    冰龙闭上眼睛,重新蜷缩成一团。

    “他离开了。”心底有一个小小的声音,低沉又飘忽,仿佛带着嘲弄,又或许是不安:“瞧,你并不那么重要。”

    那是他的声音,又不是他的声音……不,那就是他自己的声音。

    他只有一个灵魂——他不是费利西蒂,他没有什么没能诞生的同胞兄弟;他也不是萨克西斯,那个不该诞生的生命是强行用魔法创造出来的……龙与精灵之间根本无法孕育后代,无法融合的血脉因此生出两个截然不同的灵魂。

    而他由始至终都是一条龙……他只有一个灵魂。

    他或许太像个人类,但这就是他,他二十几年的生命与记忆把他塑造成现在这样。他对自己并不满意……他远远不够强大,但他不会允许他所继承的那些久远的记忆将他扭曲得面目全非,更不会允许自己再一次失控。

    他才是这个身体绝对的主宰。

    ——而在他能做到之前,他最好还是离自己的朋友远一点。

    .

    “……你们没有找到他吗?”

    邦布眼巴巴地往埃德身后——甚至手中看了又看,掩饰不住满脸的失望:“他不在那儿吗?”

    埃德闷声不响。泰瑞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本能地抬头向伯特伦求助。

    “去看看你的父亲吧。”伯特伦走过来,用眼神警告邦布闭嘴,“或者……斯托贝尔大人在问斯特雷关于死灵法师的消息,如果你想听的话……”

    埃德点了点头。

    伯特伦带他去了那间暂时关押着斯特雷的船舱,体贴地将他一个人留在门外。埃德听着薄薄的门板另一侧,两个法师你来我往地互相试探,三句话里有两句毫无意义,忽然间暴躁得只想在木板上轰出一个洞来。

    双手握紧又松开,他最终默默地转身离去。

    伯特伦将里弗·辛格尔安置在自己的房间。那是整条船上最舒适的船舱,收拾得极其整洁——整洁得更像个骑士而非冒险者。

    埃德靠在门边,怔怔地看着里弗。男人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双眼一动不动地看着虚空中的某一点……那样子像极了被他带回灰岩堡时的塞尔西奥。

    他没能及时救出那个男孩儿……他也没能及时救出自己的父亲。

    堵在胸口的重量让他无法呼吸。

    门外有细碎的脚步声来来回回。他忍了一小会儿,猛地拉开门,徘徊在门外的小法师吓得瞪圆了眼睛,下意识地转身要逃,逃出两步又讪讪地退了回来,笨拙地安慰他:“他会没事的。”

    埃德紧紧地盯着他,想要看出这只是随口一句安慰,还是他确实掌握的真实。

    泰瑞在他锐利的视线之下深深地低下头去,好一会儿才嗫嚅着开口:“你的父亲……他好好地活了很久。”

    如释重负的同时埃德骤然一惊——他做了什么?他明知其中的危险,却还是逼得这个莫名地崇拜着他的小法师说了他不能说的未来。

    “还有,那条龙,”或许是被逼到了某种界限,小法师索性抛开了他的“不能说”,开始破罐破摔滔滔不绝:“他也好好地活了很久,他……”

    “够了!”埃德只能开口阻止他,“够了……抱歉。”

    “……也……没什么。”泰瑞反而红了脸,故作轻松地耸耸肩,“瞧,我还在这儿呢。我并没有透露什么很重要的消息,所以我想应该没问题。你说过时间的规则简直是个谜,鬼知道它……”

    他停下来,默默地捂住了自己在嘴。

    埃德终于忍不住笑了笑。

    他仍有许多疑问,可再也问不出口。一时间他们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该如何把交谈继续下去。

    好在,没过多久伯特伦便匆匆跑来告诉他:“有消息了。”

    .

    黑帆之中并没有死灵法师。他们的能力对海盗们的帮助,远不及收留他们会带来的麻烦。九趾不傻,他没有必要为此而得罪大法师塔。但不久之前,的确有一个陌生的法师曾出现在无望之丘——如果不是斯托贝尔反复的逼问,甚至使用了法术,斯特雷似乎真的不记得有这样一个人。

    “一个老人。”斯托贝尔说,“像个学者。这是斯特雷能记得的全部。”

    埃德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得干干净净。

    ——杰·奥伊兰。他还活着……他当然还活着。

    悔恨与怒火将他的脑子烧得一片空白。在一次又一次地被欺骗,被禁锢,被利用之后,他居然还蠢到曾经与那个老法师合作……他早该在有机会的时候杀了他!

    可仔细想一想,他似乎也从来没有过那种机会。

    当他说出那个名字,连斯托贝尔的神情也变得格外凝重。

    “我听说过他。”他说,“事实上,他曾是大法师塔的学徒,但并没有待太久……甚至在他开始研究死灵法术之前就已经离开。他的力量是天生的,就像传说中的私语者,那力量令人觊觎,而他十分聪明……在发现这一点之后就迅速消失了。”

    留在塔中的结果多半是变成某个法师的试验品,运气好的话还能拥有个“弟子”之名苟延残喘,运气不好就会像那些被困在法阵里的小恶魔,到死都是个囚徒,连尸体的每一块碎片,都会被炼化在各种药剂里。

    “……您把大法师塔说得像个地狱。”伯特伦摸了摸后颈。他也算是见多识广,都听得有点发毛。

    斯托贝尔苦笑。他会在外人面前如此诚实地揭露那些隐藏在高塔下的黑暗,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惊讶。

    可是……他也已经退让得够久。如果让那从无尽的贪婪中生出的黑暗再继续滋长下去,塑石者桑托为探寻这个世界的奥秘,为传承知识与力量而筑起的高塔,终有一日会被彻底毁灭。

    “我会试着求见至高塔的维罗纳大师。”他告诉埃德,“不知您是否愿意与我同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