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至高之塔(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维罗纳大师拥有至高塔最高的三层。斯托贝尔却只能带埃德传送至倒数第四层,在空荡荡的大厅里等待着,得到许可才能沿着楼梯向上,到达他们的目的地——倒数第三层的会客室。

    这里同时是维罗纳大师的书房。宽阔的空间里没有用墙壁间隔,一排排书架似乎看不到尽头,让埃德莫名地有了点亲切感——它很像柯林斯神殿里,伊卡伯德·贝利亚的图书室。

    他们穿过书架。几盆长得极高的仙人掌围绕出一个布置得堪称简陋的会客区,一张高背的黑色木椅背向巨大的落地窗,下方左右摆着四张椅子,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一个身披灰袍的法师正站在落地窗前。玻璃窗没有镶嵌出任何花纹,纯粹的无色,干净透亮得像是一整块水晶打磨而成。秋日的阳光满满地洒进来,在法师身后拖出一道长长的黑影。

    他转身时灰袍漾起柔和的银光,袖口银线绣出的花纹简洁优雅,颇有几分精灵的风格,连那张没有多少皱纹的、带着点矜持的面孔,都让埃德不由自主地想起斐瑞·银叶。

    这是个清瘦文雅的中年人——至少看起来绝不会超过五十岁,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像是被灿烂的阳光刺激得看不太清,又像带着点轻蔑。

    埃德还在疑惑,斯托贝尔已经恭敬地躬身行礼:“图姆斯大人。”

    这是东塔之主,威克菲尔德·图姆斯。

    图姆斯的视线漫不经心掠过斯托贝尔,落在埃德的身上。他灰蓝色的眼睛里没有多少怒意——即使他已经知道是谁破坏了他在怒风之门的布置。他兴致勃勃地看着埃德,那视线让埃德毛骨悚然。

    “我应该再次向您致歉。”斯托贝尔稍稍提高的声音打破寂静,“我并非有意欺骗您的弟子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事情太过紧急……”

    “该道歉的是我。”埃德随之低头,“我急于救出我的父亲……而我并没有足够的把握说服您的弟子让我接近那道裂缝。”

    这是他们在独角兽号上商议出的结果。

    现在还不是跟威克菲尔德·图姆斯撕破脸的时候。他们只能将一切归结于埃德情有可原的急切——他必须关闭那道裂缝才有可能从黑帆手中救出里弗,而斯托贝尔在他的恳求下不得不帮助了他。他们不会愚蠢地指责图姆斯在利用那道裂缝做任何事,他留在那里的弟子当然只是为了看守裂缝,避免可能的危险。至于那些弟子是否知道黑帆海盗就在附近,是否与海盗们有什么交易……当然,无论如何,图姆斯是不知道的。

    斯托贝尔一回到尼奥就将那些弟子交给了东塔,没有多问一句。

    事实到底如何,彼此心知肚明。图姆斯轻轻地笑了一声,不以为意地挥挥手。

    “而我应该感谢你们。”他说,“不是吗?”

    这个意味不明的问题实在不好回答,埃德索性保持沉默,把它丢给斯托贝尔。

    “的确。”

    另一个声音回答了图姆斯。

    埃德根本没有听到脚步声——从重重书架后走出来的老人裹着一身厚厚的褐色长袍,秋日初凉的天气,穿得如在隆冬。斗篷下露出一张苍白干枯的脸,缺乏生气的皮肤像纸一样绷在骨头上,即使也没有多少皱纹,却已显出快要走到生命尽头的苍老。

    他颤颤巍巍地在高背椅上坐下,拉下斗篷露出稀疏的白发,让自己沐浴在阳光中,似乎十分惬意地闭了闭眼。

    所有人向他行礼时他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请原谅我们用这样的琐事来打扰您,维罗纳大师。”斯托贝尔谨慎地开口,“正如我……”

    然而维罗纳并不耐烦听这个。

    “你。”他搁在扶手上的手指抬了抬,指向埃德,“孩子……过来。”

    他手指瘦得像骷髅……他整个人都瘦得像骷髅。

    无法拒绝。埃德硬着头皮一声不响地走过去,站在他面前,还没有做好准备,手腕上骤然一痛。

    维罗纳尖利的指甲划破了他的皮肤,快得他根本反应不过来。

    他呆呆地低头看着手腕上那一丝缓缓渗出的血迹,又看着维罗纳旁若无人地舔了舔指尖上的血,一瞬间浑身的血液都仿佛被冻结,不由自主地想要后退。

    老人毫无血色的嘴唇间吐出生冷而奇妙的音节,振动着空气,如风般掠过整个房间,起初泛着淡淡的血腥……而后变成淡淡的草木气息,仿佛春日林间湿润的晨风。

    埃德惊疑不定地僵在原地,心跳慌乱地敲击着胸腔。他并没有听懂老人的咒语,却能分辨出那独特的旋律……虽然听起来重音不太对,但那是龙语。

    他以为如今只有伊斯和他……或许还有斯科特和安克兰能掌握的语言,对这个老人而言,似乎也不是什么秘密。

    “幸运的孩子。”维罗纳终于睁开眼睛看他,“如他们所说……你的确有天赋的力量。”

    他的眼中布满血丝,黑色的瞳仁深不见底。

    “又或者该称其为不幸?”他垂下眼低声嘟哝,像是在自言自语。

    他显然不需要回答,埃德也就紧闭着双唇。怒火从心底烧了起来——高高在上,拥有强大的力量,并不意味着就能无视他人的生命与尊严……这位至高塔的主人,对待他与杰·奥伊兰没有什么两样。

    “……你在生气。”维罗纳低低地笑了起来,但他脸上的肌肉似乎已经无法做出“笑”这个表情,因此而显得分外诡异,“我能感觉到你的怒火……瞧,你的一举一动,你脑子里晃过的每一个念头,都能影响周围的一切,这个世界与你共鸣……但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该如何控制你的力量——你对自己一无所知。”

    “……我至少知道自己为何而来。”埃德生硬地开口,“杰·奥伊兰——他曾经是您的弟子……我相信他与黑帆海盗勾结,并且摄取了我父亲的灵魂……”

    “那么,你是来追究责任,还是来寻求帮助?”

    在他身后,威克菲尔德·图姆斯淡淡地问道。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