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平衡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如果不想要,你可以还给我。”维罗纳回答。

    紧按在黑色皮面上的指尖泛白。埃德很想把书砸在对方的脸上,但他不能。老法师至少有一句话没有说错——他不会放心把父亲送到这里来,他更不能指望九趾或杰·奥伊兰会大发善心,把里弗完完整整地送回来……唯一可以信任的,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力量。

    他冷冷地开口,不再试图掩饰他的讽刺,“我不会因为握有这本书而被当成盗贼,被灭口,或被当成死灵法师追杀吧?”

    “你是个牧师。”维罗纳指出,“你也不属于大法师塔……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告诉所有人,是我把它送给了你。但除此之外,我可无法保证更多——你会在人们眼中变成什么,取决于你,而不是我。”

    埃德紧闭双唇。

    “……不过,如果你真的如此害怕面对黑暗,也许它并不适合你”老法师垂下双眼,“你与一条巨龙为友……我以为你多少是有些不一样的——你在害怕什么呢?决定你的是你手中的武器,还是你所做的一切?”

    埃德微微一怔。他本能地警惕着老人这句话真正的用意,警惕着他在不可理喻的乖戾之后突然显示出的通情达理,却不可避免地被他脸上隐约的失望所刺痛。

    他也没有忘记,他曾经对斯托贝尔说过类似的话——“魔法就像战士的长剑,本身并没有正义与邪恶之分,只看它如何被使用,为何而使用。”

    到现在他也并不认为自己是错的……那他又凭什么指责维罗纳?

    他沉默了许久,才抱紧那本书,微微躬身。

    “多谢。”他说。

    有些生硬,但发自真心。无论老法师到底有什么目的,至少现在,他给了他所需要的东西。

    “不必。”维罗纳低低地笑着,他的笑声总让埃德有种下一刻就会喘不上气来的感觉。

    “我承认我只是想看看,以你的‘天赋’,能走到哪里……”他说,“你也许能看到我看不到风景……真是令人嫉妒。”

    他看了埃德一眼。那双难以看透的深黑色的眼睛里并没有嫉妒,只有让埃德头皮发麻的审视,仿佛从头顶到脚底被一点点切开,连灵魂最深处的秘密都无处可藏。

    “当然,你也有可能在没有爬到真正的顶点之间就摔下去,尸骨无存,魂飞魄散。”他说。

    “……我会尽力。”埃德干巴巴地回答。

    “希望你没打算就这么抱着它走出去。”维罗纳满意地把自己缩起来,“图姆斯倒不会说什么,他贪心不足但至少会审时度势,他现在不敢对你怎么样……但你的朋友,斯托贝尔,简直就是他的老师拿石头捏出来的,固执且死不开窍——他跟你念叨过他的‘平衡’吗?”

    埃德默默点头。

    “桑托死得太早,他也只能把那些只言片语当成不可违逆的圣典。”老法师嗤笑,“他知道什么叫做平衡?平衡可不是一成不变,永远纹丝不动的天平,只能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容不得一点碰触。平衡是云生自海,雨落成溪,流过大地仍归于大海……平衡是夏季的洪水摧毁村庄,淤泥掩盖腐烂的尸体,丰盛的草木拔地而起,滋养更多的生物——平衡是这个世界固有的规则,根本用不着他来操心。”

    “……规则也是会被打破的。”埃德轻声为斯托贝尔分辩了一句,“他只是担心我们付不起代价。”

    “即使这个世界毁灭又如何?总有新的世界会诞生。”维罗纳闭上了眼睛,“当然,如果你们非得挣扎……”

    埃德等了好一会儿,老人却再没有说一个字——意识到他似乎已经睡了过去的时候,埃德也只能放轻了脚步,心情复杂地悄悄离开。

    他依然无法信任这个行事随心所欲毫无顾忌的老法师,却不得不承认,对他已经没有了那么强烈的厌恶。

    .

    他当然不会明目张胆地抱着亡灵书走出大法师塔,却也没有隐瞒斯托贝尔。

    斯托贝尔眉间的皱纹更深,几次三番欲言又止,分手时却像是想开了什么。

    “据我所知,亡灵书是银杖哈罗德从某个死灵法师手中得到的。”他告诉埃德,“我的老师反对研究死灵法术,却也没有阻止哈罗德将亡灵书收藏起来,而不是彻底摧毁它……”

    塑石者桑托,银杖哈罗德,行者塔奇曼。创立大法师塔的三位法师性格截然不同,处事各有坚持,经常争论不休……却也始终相互理解和信任。

    “他们是真正的传奇。”

    敬仰与怀念让斯托贝尔沉重的脸色多了一分柔和与从容,“或许也是这个世界不会再有的传奇……我没有他们那样的强大与睿智,但我至少能做到一件事——怀抱希望,尽力而为。”

    埃德似懂非懂,甚至无心去思考,却分明觉得肩头的重量又沉了许多。

    大概,就是把厚厚的亡灵书压在肩上那么多吧。

    .

    回到云堡时,已经有客人等待了许久。

    “要见你一面真不容易。”

    克莱·加文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找埃德,多少有几分不耐烦,却在看见埃德眼下掩饰不住的青灰时顿了顿,把更尖刻的语句吞了回去。

    他带来了埃克托·卡罗的消息。那个艾伦托他打听的法师,十天前就不见了踪影。

    “我算了算,九趾沃克大概也是在十天前驾着龙骨号驶向东南海域。”他告诉埃德。

    书房里的墙上就挂着一幅绘制精美的海图,加文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岛。

    “戚林岛的人在这附近见过龙骨号。”他说,差点习惯性地将匕首扎在地图上,“龙骨号,还有两条更小的双桅横帆船。”

    “……你是说,埃克托·卡罗有可能在龙骨号上?”埃德猜测着。

    他向斯托贝尔打听过埃克托·卡罗的消息。那个法师在大法师塔并不引人注目,与研究法术相比似乎对世俗事务更感兴趣,也常被派出去与尼奥城的商人和官员打交道。

    “不是‘有可能’。”加文递给他一张长长的纸条,“这是埃克托·卡罗消失之前收集的东西……他们可能找到了沃瑞缇之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