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伪装(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信上没有再提时间,但埃德不敢有丝毫耽误。

    离开之前他去看了里弗——将父亲带回来之后,这还是第二次。就像第一次一样,他只是站在门边,看着艾达忙忙碌碌,絮絮叨叨。女管家似乎把她失去了灵魂的主人当成暂时失去意识的病人,坚信多跟他说说话总能有所帮助。她甚至试图让埃德相信这一点……但埃德不敢再面对那双无神的双眼。

    他对父亲实在太过疏忽。他也曾经因为怀疑里弗在计划什么危险的事而特地找人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但在发现里弗只是一心一意地造船准备远航之后便不再关心。如果他能早一点察觉……

    强烈的愧疚和沉重的无力让他迈不动脚步,就像几个月前在灰岩堡,沉默地看着犹如木偶般的塞尔西奥。

    他没能救回那个男孩儿……他真的能救回自己的父亲吗?

    “……您要跟他说说话吗?”艾达走到他面前,满怀期待地问。

    埃德摇着头向后退去。

    “我得走了。”他说。

    艾达有些失望,但并不勉强。接替她照顾里弗的侍女进入房间后她才关上了门,神情突然郑重起来。

    “请千万小心。”她说,“我一点儿也不想打开那封信……哪怕您把云堡整个儿送给我都不想。”

    埃德苦笑。他留下了几封信以防万一——如果他回不来……哪怕一时回不来,也总得有所安排。

    女管家从她老旧但精致的小腰包里掏出了一条项链,不由分说地挂在了埃德的脖子上。

    “带上这个。”她说,“这是我从前在柯林斯的水神神殿里求来的护身符……是那位白发蓝眼的圣者大人亲自施加的祝福呢,它一定能保护你的。”

    埃德垂头看着链坠上,嵌在样式简单的银制花托间的蓝宝石。柯林斯神殿的确会向信徒赠送或售卖这样的护身符,其中多半只是一个小小的祝福术……那并不能给他多少帮助。

    他向艾达感激地一笑。让他无法拒绝的不知道是费莉西蒂,还是艾达单纯的善意与热情。

    “可惜我只有这一条。”艾达遗憾地叹气,“不然真想也送一条给你的朋友。不过……”

    她探头向他身后看了一眼:“他应该不会接受的吧?”

    埃德随之回头,伊斯正大步向他走过来。

    “还不走吗?”他问,“船已经准备好了。”

    .

    他们在正午时分出发。十条单桅船在灿烂的阳光下破浪而行,在海面上拉出整齐的白线,像十条疾速向前的海豚,快得能让最好的水手瞠目。

    除了伊斯,埃德没有再带任何人。用魔法操纵十条小船并不难……他可以失去十船的金币与宝石,却不能再牺牲更多的人。

    他也没有向尼奥城传递任何消息。如果那些被派来“保护”云岛的人召来了尼奥的战舰和法师,面对九趾时,他至少还能分辩一句“与我无关”。

    天气晴朗。湛蓝的天空与平静的大海几乎是同一个颜色,看得久了,颇有些头晕目眩,分不清自己是航行在海上,还是漂浮于天空。

    “……这种天气,你飞在天上的时候会不会晕乎乎一头栽进海里?”他没头没脑地问。

    伊斯回他一个白眼。埃德自己嘿嘿地傻笑起来,绷得过紧的神经里生出几分从容。

    罗比岛在夏之海的东部,岛上只有一个小小的渔村。罗比岛正东二十海里,已接近夏之海的边缘。他们到达指定的海域时,天色渐暗,落日如血,将天与海都染成一片不祥的血红。

    几乎是一眨眼,夕阳沉入海面。夜色降临,群星闪烁,像尚未来得及绽放的花朵,在残留的天光里显得异常晦暗。

    有好一阵儿整个世界都模糊不清。埃德索性抬头凝望星空,从走出无声之塔的那一天起,他已经没有余力去关心星辰的变化,但他看了太久的星图,几乎每颗星星都刻在了他的脑子里。

    “那里。”他指向西北,“好像又多了一颗星星?”

    伊斯漫不经心地抬头看了一眼。

    “……你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吧。”他说。

    可是眼前只有黑沉沉的海面,无论看向那一个方向,都看不到一点黑帆或白帆的影子——这里并不在航道上,没有抵达独角湾之前,向东的商船更喜欢靠近海岸线前行。

    “听说龙骨号能在海底航行。”埃德说,“也许他们现在就在我们的脚底下呢。”

    他没话找话,伊斯爱理不理。直等到夜半时分,埃德已经蹲在船头发了好一会儿呆,伊斯突然踢了他一脚。

    “来了。”他说。

    埃德骤然起身,差点栽进海里。

    他的视力远不及伊斯,眯着眼看了好久,才看见海面上那一片迅速接近的黑影。

    距离足够近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生出后退的冲动——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船……一团巨大的,浓黑的暗影,沉重又轻盈地飘在海上。它疾行而来,没有丝毫减速的迹象,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见……或在意这可怜的十条小船,像一头沉默的巨兽般直撞过来,顷刻间就能把他们碾个粉碎。

    埃德坚持着停留在原地。龙骨号擦着小船的边缘微微掉转了方向,掀起的海浪几乎能把小小的单桅船整个儿压进海里,却在撞上小船之前骤然回卷,重重地拍打在船身外灰白的龙骨上。

    埃德沉着脸放下手。他并不熟悉大海,但这里好歹是水神的领域……他不打算让自己还没有见到九趾就已经狼狈不堪。

    但龙骨号的确给了他极大的压力。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灰白的骨骸上似乎缠绕着无法驱散的黑影。巨龙长长的肋骨如利爪般一根根紧抱船身,仿佛出自强烈的爱恋,或刻骨的诅咒……已经完完全全成为船的一部分。与之相比,龙骨号上其余怪异的雕像,繁复扭曲的装饰,连同那如云的黑帆,都根本不值一提。

    埃德无法想象伊斯会有怎样的感觉。

    被他推回去的海浪对庞大的龙骨号而言微不足道。它稳稳地停在海中,片刻之后,船头有个声音飘了下来,

    “上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