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儿子碍事怎么办

作者:言小念 萧圣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最新章节!

    “妈咪你看,他们的手握在一起了,分明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有吗?我看他们分明只是在……掰手腕。”

    “唉,妈咪你太单纯了。快看,他们抱在一起了,一白一黑,一攻一受,不堪入目。”小萌宝很专业的解说道,“我爸在摸我师父的肚皮,检查他是否怀孕!啊,还抱了大腿,我得捂眼睛。”

    言小念斜了儿子一眼,屈指在他脑瓜上凿了个爆栗子,“他们好像只是在切磋武功吧,不经常事吗?什么攻啊,受的,你哪来的这些词?”

    “这些词都是常识。”言大发摩了摩被母亲凿痛的地方,又吃惊的指过去,“妈咪,你看他们kiss了!”

    “k你个头啊?”言小念受不了儿子浮夸的演技,揪着他的头发一顿暴打,“你这只小渣渣,到底想说什么啊?”

    不揍不行了,害她多想,以为萧圣真喜欢上男人了。

    言大发被揍倒在地,眨巴着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自下往上的望着母亲,小小的脸上有些委屈。

    言小念瞬间心疼了,但语气还是很凶,“说啊,你搞什么鬼?”

    “……我想让你把我师父赶走。”言大发磨蹭了半天,老实交代道。

    言小念愣了一下,觉得事有蹊跷。把儿子拎起来,放柔声音问道,“为什么呀?你不是很喜欢师父的吗?而且妈咪和爹地也喜欢他,他是我们的家人。”

    “因为他明天一大早就要走了。”

    “余冲要走了?”

    “是啊,妈咪!我怕你难受,还不如让对他产生不好的感觉,然后……你就不会想他了。”小家伙垂着脑袋,心里挺难过的。

    他怕妈咪和他一样难受,他只想让妈咪开心,一辈子无忧无虑,受尽宠爱,福气无边。

    “原来是这样。”言小念心里呼通一沉,一种淡淡的离愁漫了上来,确实难受,鼻尖都酸了。

    儿子是好儿子。

    “谢谢你宝贝,下次不要打马虎眼了,妈咪一点都不难过。”言小念抱过儿子亲了亲,被儿子的孝心感动。不过,隐隐的,她又有些愤怒。

    余冲这人的嘴巴真够严实的,明天要走,今晚却不吭声,什么意思啊?知不知道身边重要的人突然消失,甚至来不及说再见的滋味,有多难受?

    这简直就是无耻的欺骗行为。言小念安抚好儿子,气恼的走出房间,径自来到余冲的卧室门外。

    犹豫了几秒,她推开房门,一股淡淡的花香飘进鼻端。

    余冲是个极其爱干净的男子,房间里纤尘不染,没有多余杂物,只有一只旅行包放在地板上,看来行李已经收拾好,准备赶凌晨四点的游轮离开……

    因为这个地方并不是景区,几乎没有外人会来,所以交通并没不便利,每天两趟船出海,凌晨四点一班,下午两点还有一班,载货又载人。

    言小念悄悄走进去,把旅行包拎起来,藏进了一个自以为隐蔽的地方,然后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回房搂宝贝儿子睡觉。

    约莫十点钟,那俩兄弟也切磋够了。

    余冲收拾桌面,打扫卫生,心中充满离愁别绪。而萧圣大爷则直接回屋了,他很高兴自己重新过上家庭煮夫的生活。

    平时看余冲带着言大发在厨房做饭,配合默契,他挺羡慕的,但天生清冷的性子,让他无法过去凑热闹。余冲一走,他就可以和儿子一起做饭了。

    ……

    洗好澡,萧圣围着浴巾出来,一边走一边擦头发,深邃的目光紧盯着“熟睡”的母子俩。

    言小念侧卧着,大发蜷缩在那里,像只小奶狗,脸贴在母亲的大肚上,乍一看像亲吻母亲的肚皮,温情弥漫,让人心里暖暖的。

    好可爱的母子俩。萧圣勾唇,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才有了今生的幸福收获。

    其实言小念并没有睡着,当夹杂着沐浴液清香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的时候,她情不自禁的打了个颤,眯眸偷看一眼。

    入目的是一副令人喷鼻血的画面,老公精实的肌肉随着擦头的动作滚动出弧度,健康的小麦色,那么的性感,秀惑,充满着力量美,让人好想摸一下。

    言小念咽了下口水,只觉得全身都酥了。这段时间因为肚子太大,儿子也同床,所以一直很消停,可是今夜不知怎么的,莫名其妙的发了情,想要老公,想得睡不着。

    也许是余冲的离开刺激到她了。每当生活出现变故,她就不想再思考,只想依靠萧圣强壮的臂弯,缓解自己的不安。

    萧圣擦好头发,在妻子的耳畔吻了一下,抬起修长的手揉了揉儿子的小脑袋。

    见言大发脸上不自然,他低沉的问道,“是不是在装睡啊?”

    言小念以为自己装睡被识破了,直接睁开眼,谁知说的是言大发,她连忙又闭上了。

    小家伙也没睡着,被爹地看穿后,闭着眼睛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小牙。萧圣也不逗他,唯恐兴奋起来更加睡不着,也怕惊扰了小念。

    “睡觉。”他压低声音命令儿子,然后在妻子身侧躺下,从后面拥住她,很绅士的那种拥抱。

    他不是不想摸媳妇,关键儿子在呢,怎么着也得收敛点,保持一身正气,给小孩子树立榜样。

    但是他的心是不淡定的,鼻尖都是妻子柔软的发香,好闻得心颤,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能不触动吗?但目前的条件不允许,他只能努力克制着身体的反应,不然怎么理直气壮的做个好父亲?

    萧圣闭上眼,强迫自己睡。

    突然,他的手腕被什么啮咬了一下,不疼,痒痒的,就像顽皮的猫儿在磨牙。

    小念?萧圣身子一下紧绷了,夫妻之间的默契让他知道了妻子的想法和需求。这么久了,这丫头终于想起丈夫了,快憋死他了。

    紧要关头,不能让儿子碍事。

    “言大发,去你师父房间睡。”慈爱宽容的父亲立刻消失了,一秒变得吹毛求疵起来,“你挤得你妈咪睡不着。”

    言大发立马往床角缩了缩,意思是不挤了,给他一个小小的角落容身就行。

    萧圣偷笑,有些舍不得,但还是霸道的说,“缩床底下都没用,你把房间的空气都呼吸完了,你妈咪差点缺氧了。”

    噗!言小念差点笑喷了,堂堂的一个大总裁欺负人不打草稿。

    言大发立刻翻身下床,把窗子开了条缝隙,然后爬回来继续睡。现在空气是连通了的,爸爸别再找借口撵人。

    萧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