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 缘分尽了

作者:言小念 萧圣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最新章节!

    经过两天的抢救,聂芫终于脱离了危险,但心理遭受了创伤。

    她的皮肤烫伤面积达70%,自从苏醒之后就以泪洗面,唯恐留下疤痕,变成丑八怪。

    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是写了一份放弃追究萧纱责任的协议,交给了萧君生。

    萧君生正准备和她商量这件事,见她已经写好了,内心还是有些触动的,怜她年纪轻轻,细嫩柔肉的,哪经得起这样的摧残?

    唉,左右都是他的错,聂芫不过是个牺牲品罢了。

    见舅舅一脸的愧疚和怜爱,聂芫又忍不住流泪了,楚楚可怜的说道,“舅舅,我们虽然拜了天地,但并没有领结婚证,所以没有法律效力。您就当我替舅妈拜的堂,去找她吧。”

    “你好好养伤,别想太多了。”萧君生帮她擦泪,没接这个话题。

    也许他和夏瑾的缘分真的尽了。即便去找,夏瑾也不可能原谅他的,即便原谅他,也不可能接受聂芫的。

    聂芫落到这个地步,又没有其他亲人,让她一个女孩子孤苦伶仃的肯定不行,自己只有陪着,等她伤好再做打算。

    到目前为止,萧君生并没有打算和聂芫成为真正的夫妻,而是想带着聂芫去追夏瑾,可是去探视过萧纱之后,他彻底改变了想法……

    安抚好聂芫之后,萧君生买了萧纱最喜欢的零食,以及一些滋补品去看望女儿

    萧纱的病房外有两个保镖守着,见萧君生来了,两人都低头行礼,“萧先生。”

    “我来看纱纱。”萧君生微一点头,然后抬手推向房门。可下一秒,他却被礼貌的拦住的,“对不起您,因为大小姐情绪不稳,所以萧少有令,任何人不能随意接近。”

    尤其是萧君生不能接近,所有悲剧的源头都是他,心里没数吗?

    “放肆!”追风大怒,唰唰几招就把两个保镖撂倒在地,压低声音斥道,“我主子也是你的拦的?而且父亲来探望女儿,天经地义,再敢拦着,我要了你的狗命!”

    “不是……追风大哥,您听我解释一下子。”保镖技不如人,顿时失去了锐气,“主要大小姐不想看到父亲,将心比心,夏夫人够惨的了,她能不恨萧先生吗?”

    萧君生心咯噔一沉,这话从保镖嘴里说出来,他已经很难受了,如果听见萧纱亲口说出……

    “追风,放开他们。”萧君生淡淡的吩咐一声,伸出一只手拉起保镖,“兄弟,你帮我通传一下,我很担心自己的女儿,我和她母亲的恩怨,不应该影响到我们父女之间的的感情,你说呢?”

    “对,对。”被这么一个大人物握手,并被称为“兄弟”,保镖有些受宠若惊,“萧先生,请您稍等。”

    “谢谢。”萧君生很有涵养的道谢。

    保镖推门进了病房,见萧纱正靠在床头作画,低声禀报道,“大小姐,您父亲看您来了,要不要请他进来。”

    父亲?

    萧纱手一抖,一幅画全都毁了。她的脑海里浮现出父亲和聂芫举行婚礼的场景,瞬间浑身都哆嗦了,眼神泛起猩红!

    萧纱狠狠的扯下画纸,扔在地上,“你去告诉他,他的女儿已经死了!”

    “大小姐,可不敢这样说!不管怎样,您也不能咒自己啊。”保镖好生劝道。

    “你以为我还活着吗?”萧纱侧身把笔放在桌上,表情阴鸷的说,“他娶我表妹的时候,我就想跳楼自杀了。你现在看到的只是我的尸体,我的灵魂永远留在了窗台上,千百次的重复着跳楼的动作和步骤……”

    这话挺瘆人的,保镖听得头皮发麻,微一鞠躬退了出去。

    萧纱这才捂住嘴唇,睫毛一颤,大颗大颗的泪水无声滑落……爸爸,你太让我失望了!

    曾经,她也渴望有个温馨完整的家,但父亲始终没给她,她再有钱,骨子里也是自卑的,因为比起同龄人,她缺少一个甜蜜幸福的童年。

    父亲对母亲一直比较疏冷无情,这是事实,所以不要说他娶聂芫是被迫的,喜欢年轻的女孩就直说!

    门外,萧君生深深的盯着门,心跳的很厉害,希望女儿愿意见他,哪怕哭着怪他,哪怕咒骂着给母亲出气,也别不理他。

    “对不起萧先生。”保镖走出来,表情有些内疚,“大小姐正准备午睡,不便见客,请您原谅。”

    萧君生的心呼通一声,但他到底是能沉得住气的人,把礼盒递过去,微微一笑,“那我下次再来,这些都是她爱吃的,你拿给她,另外和她讲,聂芫不追究她的责任,已经写了书面协议交给了警察,让她放宽心吧。”

    “是,萧先生,我一定送到。”保镖拎着礼盒进了房间。

    萧君生转身落寞离去,刚拐过走廊,就听到背后传来噗通一声。追风立刻贴紧墙角,试探着往萧纱病房那边看了一眼,只见刚才的那几个礼盒,顺着门缝掼了出来。

    萧纱拒绝接受父亲的礼物。

    萧君生站得笔挺,心里却裂开了一道口子,被亲生女儿嫌弃的滋味,痛彻心扉,但他无话可说。

    追风一拳砸在了墙面上,无力的叹了口气,不知怎么帮到自己的主人。

    明明萧君生过得也不幸福,在他想和妻子儿女大团圆的时候,命运却把他耍了。

    失去了姐姐,失去了妻子,失去了儿女,失去了三个小孙子,身边只剩一个外甥女,代价太惨重了些。

    “走吧。”萧君生颓废的看向追风,这时,走廊那边又传来了声音,是楚昱晞看望萧纱来了。

    “楚少,请您稍等。”保镖进病房里通传,不到半分钟又走了出来,“楚少,我们大小姐请您进去。”

    女儿睡觉是假,在她心里,从小一起长大的楚哥哥,也比父亲重要。萧君生颜面扫地,抬步走向电梯。

    他心里明白,失去的亲情再也不可能捡起来了。

    自己也算求仁得仁了。一辈子不爱与人培养感情,不愿套近乎,现在终于成了孤家寡人。

    他累了,不想折腾了,就带着听话的聂芫慢慢往前过吧!如果再有孩子,他一定把孩子捧在手心,每天至少花一半的时间,陪在妻子儿女身边。

    二婚的男人,往往会懂得珍惜。因为失去过,心痛过,把对前任的悔意,全都化成爱洒向了现任,就当是一种心理补偿了。

    只是,萧君生一旦产生这样的想法,夏瑾就彻底回不来了,一缕香魂永远飘在了异国他乡。

    ……

    病房内,萧纱看到楚昱晞,面带微笑的打招呼,“昱晞哥。”

    “嗯。”楚昱晞走过去,再次帮萧纱检查了一下受伤的地方,“没问题了,但还是多休养几天吧,平时注意调节自己的情绪,不管怎么样,天都不会塌下来的,地球也照样运转。”

    楚少就这点好,再讨厌萧圣,也把萧纱当妹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